【名家專欄】中美關係出現大鴻溝

【2023年08月25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Victor Davis Hanson撰文/信宇編譯)對於中美兩國關係,我們換位思考一下,如果美國以中共對待我們的方式對待中共,結果會如何?

如果美國公司無視中國的版權和專利,隨心所欲地竊取中國的創意、發明和知識產權,卻不受懲罰,中共會如何應對?

如果美國政府以中國產業為目標,以低於生產成本的價格傾銷競爭性的美國出口產品,使中國競爭對手破產,進而吞併整個市場,中共會作何反應?

如果一個巨大的美國間諜氣球大搖大擺地穿越中國大陸,向美國發回對中國軍事基地和設施的監視照片,中共會如何處置?

如果對此美國含糊其辭,不作任何解釋,更不用說拒絕為美國攻擊中國主權的行為道歉,中共會如何反應?

設想一下,由五角大樓管理的位於美國中西部的一個高度保密的病毒學實驗室允許一種經過設計的功能增益型致命病毒逃逸出去四處傳播。

美國政府沒有主動尋求世界各國的合作來阻止該病毒的傳播,而是謊稱病毒是從當地的蝙蝠或野生負鼠身上竄出來的。

然後,華盛頓會讓所有被派往實驗室的相關軍事科學家消失,同時下令媒體全面封鎖消息。

儘管有100多萬中國人死於美國製造的病毒,美國仍會禁止中國科學家與參與實驗室工作的美國同行聯繫。

如果在病毒全球大流行的最初幾天,華盛頓悄悄地阻止所有外國遊客前往美國,同時開放從美國到中國主要城市的單程直飛航班,中共會作何感想?

如果在中國農村發現了美國生物技術公司的倉庫,裡面存放著沒有安全保障的致命病毒和病原體,中國政府會如何應對?

一家美國公司從未通知中國,它在其設施中留下了被遺棄的新冠病毒、愛滋病病毒和瘧疾寄生蟲,地面上到處是腐爛的基因工程老鼠屍體和數百隻被遺棄在實驗室籠子裡的實驗動物,中共會對此感到憤怒嗎?

如果美國製造的芬太尼被大量運往中國邊境附近的西藏,中共黨魁習近平會如何應對?如果芬太尼在那裡被故意重新包裝成欺騙性的娛樂性毒品,並走私到中國,年復一年,每年造成10萬中國青年死亡,中共又會作何感想?

如果今年有1萬名美國人非法越過印度邊境進入中國,並隱藏在中國內地的各個角落,中共會如何處理呢?

如果一個亞洲盟國,如韓國、日本或台灣,內部出現嚴重的核問題,以朝鮮的方式,連續虛張聲勢地將其一枚核導彈射入中國的主要城市,中共會如何應對?

如果中國幾乎每月都會發現一名美國軍事特工隱姓埋名在中國一所重點大學或中共軍隊中授課,事態會如何發展?

如果一名美國女特工與中共政治局的一名中國高官有染,中共會出面干涉嗎?

如果中共高官發現自己的司機是一名幹了近二十年的美國特工,中共會泰然處之嗎?

如果有350,000名美國學生在中國各地的學校就讀,其中可能有3,000至4,000人代表美國積極從事國家安全間諜活動,中共會作何反應?

這些「假設」可以無限擴展,涉及領域非常廣泛。正是這些領域之廣,足以反映出中美關係的巨大不對稱性。

顯然,中共不會容忍美國像中共對待美國那樣對待中共。

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那麼,為什麼這種不平衡還在一直繼續呢?

難道天真的美國人真的相信,對中共越是縱容,中共就越會對美國的寬宏大量作出善意的回應嗎?

美國是否認為,中共越多地接觸我們所謂的徹底民主和自由的文化,它就會越快融入國際社會,成為遵循自由民主原則的模範成員?

我們害怕中共,是因為它的人口是我們的四倍,並且相信它的經濟實力和軍事實力會在十年內超過我們嗎?

我們感到害怕的是中共政權完全不講道德、冷酷無情、無所不能嗎?

還是我們的政治、文化和企業精英們被利潤豐厚的中國投資和合資企業所損害,以至於將資本利潤置於本國的國家安全和自身利益之上呢?

整個拜登家族,當然包括喬‧拜登(Joe Biden)總統本人,過去相當長時間內是否從中國能源和投資利益集團那裡獲得了數百萬美元非法所得?

亨特‧拜登(Hunter Biden)近十年來對中共行賄換來了中國數百萬美元的巨款回報,而這一切的代價就是現任拜登政府和過去的奧巴馬政府對中共咄咄逼人的對外侵略戰略保持軟弱?

似乎沒有人能夠解釋這些問題,因為當事人早已把這些問題攪成了一潭渾水。

然而,與中共和睦相處並重新贏得其尊重的方法之一,就是完全按照中共對待美國的方式來對等對待,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如果做不到這一點,美國就會不斷受到中共更多的蔑視,最終導致極端暴力,乃至形勢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作者簡介:

維克多‧戴維斯‧漢森(Victor Davis Hanson)教授是美國知名的保守派評論家、古典學家和軍事歷史學家。他是加州州立大學(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古典學榮譽教授、斯坦福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古典學和軍事歷史資深研究員、希爾斯代爾學院(Hillsdale College)研究員、美國偉大研究中心(the Center for American Greatness)傑出研究員。漢森教授著有《沒有夢想的田野》(Fields Without Dreams, 1997)、《西方戰爭之道》(The Western Way of War, 2009)、《川普特例》(The Case for Trump, 2019)和《垂死的公民》(The Dying Citizen, 2021)等17部著作。

原文:The Great China–American Abys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