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 孫志剛落馬四看點 習敲打三名前常委?

【2023年08月30日訊】中共貴州省委原書記孫志剛日前落馬。孫志剛仕途輾轉湖北、安徽、發改委、原國家衛計委和貴州。孫志剛曾做過五年的醫改辦主任,由於目前中共大搞醫藥反腐,所以有人猜測是否被倒查。但現在傳出的消息相互印證,他應該是在貴州出事。孫志剛曾為習近平充斥造假的全面脫貧「立功」,其出事,也可能涉及更高層權鬥。

事涉貴州的「證據」

卸任兩年多的貴州省委原書記孫志剛8月28日落馬,他是中共二十大後第二名受查的正省部級高官。孫志剛的落馬早有跡可尋,今年以來,與他同期卸任的一批前地方大員,繼續在全國人大政協等二線職位擔任職務,而孫在卸任十三屆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委後,就徹底消失。

初步看孫志剛是在貴州任職時出的事。《貴州日報》8月29日報導顯示,習近平的上海舊部徐麟主政的貴州,馬上開省委常委會議,稱堅決擁護中央對孫志剛進行調查的決定。會議特別指孫志剛「嚴重破壞了貴州政治生態」,「影響極其惡劣」,云云。

過去原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被雙開後,曾任職的北京、吉林、重慶、農業部均表態擁護中央決定。原司法部長傅政華落馬,他曾任職的公安部、司法部均表態支持中央決定。但目前未見孫志剛曾任職的其它地方表態,這能說明,孫志剛落馬,問題就出在貴州。

香港《明報》引用網傳消息稱,孫志剛妻舅長期在貴州安順做項目,涉嫌為「礦霸」礦主充當保護傘,孫的家人今年4月已被帶走調查,經過近4個月調查,孫本人才正式「落馬」。

一年前已有與貴州安順「礦霸」的相關消息。大陸網紅紀檢官員「御史在途」(真名陸群),曾在2022年新年第二天發表長篇舉報文章。據指,湖南煤礦老闆曾盛國,2010年到貴州安順市關嶺縣投資2億元(人民幣,下同)開辦煤礦,5年後發覺疑遭相鄰「坪子地煤礦」盜採17萬餘噸煤炭,但官方地質隊勘察的最後結論是盜採6,000噸。曾盛國上訪無果。

陸群說他2021年5月介入此事,向時任安順市委領導張某(曾盛國舉報是保護傘)發了3條簡訊聯繫都不獲回覆。而根據曾盛國舉報,貴州省委原主要負責人的舅子長期在安順一帶搞項目,涉嫌在背後為坪子地煤礦進行運作。

陸群表示,曾給貴州省委原主要負責人寫信報告,但沒回應。他斷定那人確實是貴州省委原主要負責人的舅子,該省委原負責人「甚至不排除出面打過招呼」。

貴州近十年的省委書記,先後是栗戰書(2010年8月-2012年7月)、趙克志(2012年7月-2015年7月)、陳敏爾(2015年7月-2017年7月)、孫志剛(2017年7月-2020年11月)、諶貽琴(2020年11月-2022年12月)、徐麟(2022年12月至今)。

醫改的失敗者

孫志剛曾任國務院醫改辦主任近5年之久,是中國所謂醫療體制改革的主要操刀者,之前也有人將其落馬與近期的醫藥反腐聯繫起來。是否有關不得而知,但孫志剛是代表著中共醫改失敗的一個符號。

醫界腐敗來自1990年代、江澤民掌權時開始的「市場化」。之後胡錦濤時代的「醫改」,一改就是近二十年,醫界腐敗問題卻愈演愈烈,老百姓「看病難、看病貴」沒有改變。

官方資料顯示,醫改辦是2010年中共政府設立的一個臨時單位,全稱為「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主要職責為統籌協調醫藥衛生體制改革。

孫志剛之前在安徽副省長任上搞醫藥衛生體制改革被國務院醫改辦認可,被評為「安徽模式」。2010年12月,孫志剛進京擔任發改委副主任、兼醫改辦主任,在全國範圍推廣「安徽模式」。2013年3月,改任國家衛計委副主任、黨組副書記(正部長級),並且繼續兼任國務院醫改辦主任。

2014年4月4日,財新網報導,在併入國家衛計委一年後,由於「醫改停滯不前」,醫改辦醞釀從衛計委重回發改委。2015年10月16日,孫志剛空降任貴州省委副書記。

孫志剛靠山是三名前常委 又或與陳敏爾不和

孫志剛履歷與多名中央高層有交集,但也可能因此捲入更高層權鬥。

孫志剛在武漢市經委當副主任時,武漢市長是後來官至政治局常委兼中紀委書記的吳官正。有說法指,孫志剛初時受吳官正看重,2001年俞正聲由建設部長空降任湖北書記時,吳曾向俞推薦孫,時任宜昌市委書記的孫隔年獲提拔為省委常委,並調到俞正聲身邊出任省委祕書長,出任「大管家」4年,孫因此被認為是俞正聲的人。

孫志剛2006年調到安徽出任省委常委兼常務副省長後,據說和籍貫安徽、生於安徽的時任遼寧省委書記李克強熟絡,李克強升任國務院常務副總理時,2008年至2013年曾主管醫療體制改革,孫志剛2010年獲調進京任國務院醫改辦主任,當時醫改辦放在發改委。李克強當上總理後,醫改辦改設在衛計委(衛健委前身),孫志剛續任醫改委主任,並由副部級升至正部級。

在中共醫改無進展之後,2015年孫志剛空降貴州出任省長,與時任貴州書記的陳敏爾搭檔,一年半後,陳敏爾調任重慶書記,孫接任書記。孫2020年卸任書記後,交班給現在是國務委員的諶怡琴。

不排除孫志剛的落馬,也涉及更高層的內鬥因素。港媒披露,孫志剛疑似在貴州動了陳敏爾的人。

陳敏爾主政貴州時,重用「70後」的福建安溪人黃秋斌,黃曾任貴州息烽縣長、縣委書記,黔東南州副州長,貴州省農信聯社理事長,在陳敏爾任內,黃獲升至省國資委常務副主任兼省委深改辦副主任。陳敏爾離開貴州前,又將黃秋斌升為黔東南州委書記,主政一方。但陳敏爾一走,任職未滿一年,黃秋斌就被孫調回省裡任省糧食局長,8個月後落馬受查,因受賄千萬,獲刑10年半。

陳敏爾是習近平的浙江舊部,現任貴州省委書記徐麟是習的上海舊部,都是習家軍。現在習家軍掌控官場,孫志剛背靠的吳官正、俞正聲、李克強都已過氣。習近平現在抓孫志剛,也有敲打吳官正、俞正聲、李克強的意味。

孫志剛是幫習近平完成脫貧造假的「功臣」

要說孫志剛在貴州的最大「政績」,應該說是幫助習近平完成了全國脫貧攻堅的關鍵一步,但事涉造假。

按中共官方自己的說法,貴州是所謂全國脫貧攻堅的主戰場,「貧困人口最多、貧困程度最深、脫貧難度最大」。孫志剛在貴州主政五年的主要任務是「脫貧攻堅」,2020年11月20日他在卸任省委書記的全省幹部會議上聲稱,貴州「即將徹底撕掉絕對貧困標籤」。

2020年11月23日,貴州省宣布最後9個貧困縣——晴隆、望謨、威寧、赫章、納雍、榕江、從江、紫雲、沿河9縣退出貧困縣序列,省內所有貧困縣全部實現脫貧。隨即中共官媒宣布,全國832個國家級貧困縣「全部脫貧摘帽」。

除了脫貧的標準和國際有較大差距,中共的所謂脫貧真實性一直受到外界質疑。

2019年中共所定的新脫貧標準是每人每年4000元左右。貴州官方2020年11月稱,「截至2019年底,貴州仍有9個深度貧困縣未脫貧。經多方努力,紫雲縣、納雍縣、威寧縣等9個縣達到退出標準。」同時公布的數據為,9個貧困縣「脫貧戶人均純收入平均為11,487.39元,比2020年脫貧標準高7487.39元,比貴州全省貧困人口人均純收入9925.38元高1562.01元」。

這意味著,被宣布脫貧的9個貧困縣,在不到11個月的時間,人均收入從不到4000元,一下躍升到11,487.39元,竟然增加了至少7487.39元,提高到了原來的2.8倍,或者說增加了1.8倍。如此達到「脫貧」,堪稱習近平「新時代」的「放衛星」「大躍進」。

但習近平不會理會下邊是否造假。2021年2月25日,習在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宣布,中國脫貧攻堅戰「全面勝利」,這是「人間奇跡」。此後,官方開始淡化扶貧的說法,官媒網站多報導各地都在編地方扶貧志和回顧過去的扶貧工作,扶貧被視為「過去式」。

顯然,孫志剛在貴州的「最後一項政績」,就是靠造假幫習近平完成不可能完成的「脫貧」。但習近平根本不管他還有苦勞,現在照樣要拿他開刀。其實團派大員胡春華,擔任副總理期間,也是「脫貧」的功臣,結果也在二十大上「出局」。

近年不少港台命理師幫習近平「看相」,都說習眉毛稀疏(稱為「眉淡」),代表對所有人的緣分都很淡薄,因為他愛的只有他自己。其中台灣命理師江柏樂表示,習近平「眉淡」,做事心狠手辣,管你是不是兄弟、朋友。這對大臣們來說真是「伴君如伴虎」。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