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圖:德州司機與老卡車的35年「感情」

【2023年09月04日訊】(記者Michael Wing報導/趙孜濟編譯)達雷爾‧考德威爾(Darrell Caldwell)的第一個「愛人」被稱為「機艙」(Engine Room),是一輛卡車。

像許多「初戀」一樣,考德威爾先生和「機艙」之間的紐帶並沒有持續很長時間,因為他的爺爺很快就把它賣掉了。那是在1980年代,當時只有七八歲的考德威爾非常傷心。

因此,當這位來自德克薩斯州韋科(Waco)的45歲的司機最近在Facebook上看到到他「初戀」的照片,一輛1972年的彼得比爾特(Peterbilt)的照片時,他以為自己在做夢。

「那是我的女朋友」,考德威爾現在是一名州際卡車司機,他告訴《大紀元時報》,「我曾經在那輛車上,和那輛卡車交談,我說,『有一天我會駕駛你。總有一天,我們要去拖運貨物。』」

關於他爺爺的記憶如潮水般湧來,他駕著大卡車來到他們家,柴油煙霧的刺鼻氣味,舊發動機的粗糙、原始的聲音,沒有消聲器,那輛車「具有現在的發動機不再具有的某種音調」。

「對我來說最棒的時刻之一就是我的生日。」考德威爾說。

「來吧,我們去兜風。」爺爺對他說。

「我就坐在他身邊」,考德威爾告訴《大紀元時報》,他坐在副駕駛座上一動不動,等待著高潮的「交響樂」,「爺爺會換擋,換擋的聲音在我聽來就是音樂。」

爺爺總是喝咖啡,「杯子裡還有別的東西」,考德威爾說,「他會坐下來談論卡車」,並講述有關卡車運輸的故事。

爺爺抽著菸斗,他們的關係圍繞著「機艙」展開。

直到有一天,爺爺把它賣掉了。

有一天,考德威爾和他的父母去爺爺家,「機艙」不見了。「卡車平常就停在拐角處,他們有一個拐角處」,考德威爾說,「我沒有看到卡車。那是一輛與眾不同的卡車。我問,『這是怎麼回事?……機艙在哪兒?』」

「我把它賣掉了。」爺爺說。

他買了一輛新卡車,雖然考德威爾還會進去按喇叭,但那不是「機艙」。

隨著生活的繼續,考德威爾獲得了長途卡車運輸的駕駛執照,「機艙」逐漸消失在記憶中,但他說他「並沒有真正忘卻」。

他的「女朋友」仍然在他的腦海中揮之不去,每當考德威爾在網上瀏覽卡車時,他都會睜大眼睛。他知道,卡車司機喜歡個性化他們的卡車,所以他不確定自己會認出「機艙」,即使他看到它。

「好吧,這輛看起來很相似。」他會說,仔細查看一輛待售的卡車。但是不,這不是「機艙」。

直到2020年的一天,他看到了一則廣告:「希望找到一輛類似的卡車。」

「當我看到卡車的照片時,我拿起了電話。我簡直不敢相信我所看到的」,考德威爾告訴《大紀元時報》,並補充說,他爺爺姓名的首字母「P.C.」和「機艙」(Engine Room)就印在車身上,「這就像一個時間膠囊。」

「那是『機艙』!」他想,「它確確實實就在那裡。」

(左)「機艙」(Engine Room),達雷爾‧考德威爾的爺爺曾經擁有的卡車;(右)達雷爾‧考德威爾少年時期和「機艙」合影。(由達雷爾‧考德威爾提供)

他發布了一張他童年時代的盛裝照片,當時「機艙」停在他父親擔任傳教士的教堂的停車場,而他站在「機艙」前。

很快,消息開始在Facebook上傳開了,帖子迅速走紅。「我好朋友曾擁有它!」有人寫道。他們找到了一名男子,當年他爺爺把卡車賣給一家經銷商,而這名男子從經銷商那裡買了它。

但考德威爾說,那個人後來又賣掉了它。現在,「機艙」在明尼蘇達州北部某個農場。

「我本來以為有機會見到它,但希望又破滅了。」他說。

直到2023年,考德威爾收到了查爾斯‧賈維(Charles Jarvi)的消息,「你就是那個正在尋找祖父卡車的人,對吧?嗯,我的朋友喬希(Josh)擁有它。」

賈維發來了照片,證明卡車沒有被龍捲風襲擊,也沒有改變,對考德威爾來說,一切都開始「變得真實」,他將這一刻描述為上帝的干預。

尼克‧尼爾森(Nick Nelson)是明尼蘇達州克萊蒙特(Claremont)的一名農民,他是一名業餘收藏家,他購買了這輛卡車,這是他收藏的幾輛卡車之一,是他農場的紀念品。他們邀請考德威爾和他的妻子艾梅柏(Amber)參加一場聚會,因為他們知道「機艙」對他來說有多重要。那時他的故事已經傳遍了互聯網。

考德威爾不想去,因為他知道自己會在一群陌生人面前「控制不住自己而失態」,但考德威爾太太堅持要去。

「不,我們要去」,她說,「你必須去,你不能放棄。」

於是,他們終於在尼爾森的農場見面了。沿著尼爾森家的車道走上去,考德威爾一家繞過了一個彎道,「機艙」突然出現在考德威爾面前,他石化了,眼前幻影重重。

它很漂亮,一點沒變,還像當年他爺爺賣掉時一樣。

左圖,(左至右)尼克‧尼爾森(Nick Nelson)、達雷爾‧考德威爾(Darrell Caldwell)和查爾斯‧賈維(Charles Jarvi)站在「機艙」前;右圖,考德威爾夫人和先生站在「機艙」前。(由達雷爾‧考德威爾提供)

他們邀請考德威爾坐進駕駛艙,但他禮貌地拒絕了,仍然希望和新朋友一起與老朋友團聚。

「這種事可不會經常發生。」他們說,然後再次請考德威爾坐進駕駛座。

當他最終坐進去時,你可以猜到發生了什麼。

達雷爾‧考德威爾與他的「初戀」機艙淚流滿面地重逢。(由達雷爾‧考德威爾提供)

「他們轉動了鑰匙,它被發動了」,考德威爾對《大紀元時報》說,他穿著的衣服和他舊照片上的衣服一樣,一切都重演了。「我曾失去了它,但是我們又重逢了。我又成了當年那個小孩子,和爺爺一起玩。」

男人在眾人面前淚流滿面。他把頭深深埋在方向盤上。

回到德克薩斯州,考德威爾仍在回味初戀的重現。當被問及他是否會考慮購買「機艙」作為他爺爺的紀念品時,他說他的意思是順其自然。

他說,如果它是「屬於我的」,那他對這種可能性持則開放態度。「我要讓上帝來處理這件事。」

原文「Trucker Tearfully Reunites With First ‘Girlfriend’—Grandpa’s Old 72 Peterbilt—After Over 35 Years」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網站。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