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威:李強對東盟念稿喊話有用嗎?

【2023年09月08日訊】9月6日至7日,中共總理李強在印度尼西亞參加了東盟系列峰會,他對東盟和其它國家念稿喊話,仍然稱反對「脫鉤斷鍊」和「去風險」,也反對「選邊站隊」和「新冷戰」;然而這些內容沒有被納入系列峰會的聲明中。相反,東盟卻同意「保障供應鏈更具彈性」和「不易受到衝擊」,東盟與美國及其盟友也找到了印太戰略的「共同點」。

中共「二號人物」份量不夠

9月5日,李強又乘坐包機而不是專機出訪,一出門就不是中共「二號人物」應該有的待遇。這也決定了,重大事項他無權商談或決策。

李強此行主要參加三場會議,一是東盟+中國(10+1)峰會;二是東盟-中日韓(10+3)峰會;三是東亞峰會。

東盟各國首腦相繼與中國、美國、日本、韓國、加拿大、印度、澳大利亞等國首腦分別舉行峰會,最後是全員的東亞峰會。東盟通過密集的系列峰會,加深、協調與各國的合作,以突出東盟的地位。

中共照例派出黨內「二號人物」李強參加峰會,其它國家基本都是元首親自出席。美國總統拜登去年親自出席,今年派出副總統賀錦麗出席。拜登曾把東盟各國首腦請到白宮,可見對東盟很重視。

在中共眼裡,東盟國家應該都被當作小國,基本由黨內「二號人物」出面應付。中國的左鄰右舍日本、韓國、印度都倒向了美國,中共沒打算把這三國拉回來,對前院的東盟也仍然不夠重視。

對比前任李克強,李強更沒有權力,與東盟各國首腦並不對等,與其它國家首腦相比,自然矮了一截。李強說了不算,其它國家首腦對他恐怕也不會在意。此次系列峰會繼續深刻影響印太格局的演變,中共等於主動又輸一陣。

李強只能重複習近平的話

9月6日,在東盟-中國(10+1)峰會上,李強只能念稿子、重複習近平的話。李強稱,願與東盟一道「防止『新冷戰』、零和博弈」;願同東盟國家「推進『南海行為準則』案文磋商」。

中共不希望東盟倒向美國,但也沒什麼好辦法。中共明知南海問題很棘手,不得不提一下;但李強沒有利用峰會的機會,向東盟國家解釋中共新版地圖關於南海疆域的紛爭,進一步埋下了隱患。

中共大概能用的是經濟手段。東盟和中國互為最大貿易夥伴,但貿易嚴重不平衡。按照中共的統計,2022年中國對東盟出口3.79萬億元人民幣,大幅增長21.7%;中國從東盟進口為2.73萬億元人民幣,只小幅增長6.8%。東盟對中國的貿易逆差約為1.06萬億人民幣(約1514億美元)。

李強提出的解決方案,仍然是習近平說過的話。他稱,2021年,習近平「提出在未來5年力爭從東盟進口1500億美元優質農產品,目前已累計進口超過550億美元」。

中共似乎承諾用5年的糧食進口,彌補雙方1年的貿易逆差,這本身就不是一個對等的方案。中共一直大量進口糧食,已經進口的550億美元糧食,早就包括在進口額中,並不是新增的。比起西方國家,東盟更難進入中國市場。

中共更需要東盟市場,也需要通過東盟作為中轉地,再轉口到美國和西方國家。東盟的總體消費能力,比中國大陸要低些;有個別的高些,如新加坡;但更多人口的消費能力有限。

然而,李強卻稱,「中國和東盟共有20多億人口,共同建設好、維護好這個超大市場,就能釋放出巨大的增長內生動力。」

所謂「超大市場」的說法忽悠不了東盟,相反凸顯了中共總理缺乏經濟常識。李強還稱,「攜手推進新興產業合作」,「加強科技創新合作」;但只提到「新能源汽車」和「光伏」。

中共還是想消化過剩產能,可能把部分生產線轉到東盟國家,以規避高關稅或制裁。各國轉移供應鏈之時,中共也在主動考慮轉移供應鏈。

在隨後的東盟-中日韓(10+3)峰會上,李強又稱反對「脫鉤斷鍊」和「去風險」;「反對選邊站隊、集團對抗和『新冷戰』」。

李強明知中共陷入國際孤立,卻還在建議「持續推進區域經濟一體化」;「深化地區產業分工協作」。這可謂南轅北轍,但李強也只能念稿。

李強沒忘拿日本排放核處理水說事,稱關乎「民眾健康」。李強應該知道中國核電站核處理水的指標是日本的多少倍,他以國務院總理的身份在國際場合這樣說,只能降低自己的身價,但他不得不把稿子念完。

2023年9月6日,東盟-中日韓(10+3)峰會在印尼舉行,(前排從左至右)中共總理李強、韓國總統尹錫悅、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會場上。(東盟官網)

中共總理被冷落?

李強參加東盟系列峰會,同時對印尼進行訪問。李強表示,這是他就任中共國務院總理後對亞洲國家的首訪。

黨媒提到,李強抵達印尼首都雅加達機場時,印尼對華合作牽頭人、統籌部長盧胡特前來迎接;有禮兵沿紅毯兩側列隊致敬,還有當地民眾跳印尼民族舞蹈歡迎。印尼對李強來訪的歡迎儀式似乎過於簡單了,印尼首腦並未露面。黨媒也沒有報導印尼總統為李強安排了正式的歡迎儀式。

黨媒稱,訪問印尼期間,李強將同佐科總統會談;但東盟系列峰會已經結束,卻未見兩人會談的報導。

9月5日晚,李強參加中國-印度尼西亞工商界餐會,陪同的仍然是印尼對華合作牽頭人、統籌部長盧胡特。李強致辭時重複了「在兩國元首戰略引領下」之類的話,他也把自己擺在了印尼總統之下。

9月6日下午,李強考察了中印尼合作項目雅萬高鐵,印尼總統仍然未出現。李強沒有得到東道主的最高禮遇,與大多數國家元首似乎也說不上話。

黨媒報導李強會見了柬埔寨新任首相洪瑪奈;也會見了澳大利亞總理阿爾巴尼斯、韓國總統尹錫悅;但與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僅短暫交談。

眾多國家元首匯聚,李強只能與寥寥數人會面,顯然被冷落。美國副總統哈里斯也是「二號人物」,兩人應該對等,但沒有安排會晤。被認為與中共關係較近的新加坡總理李顯龍,似乎也沒給李強面子。

李強此次出訪,王毅沒有隨行,預示不會有太多雙邊會晤活動。各國元首或許冷落了李強,但中共最高領導人應該也在刻意壓低李強。李強難有作為,只能眼看著東盟與美國及其盟友加強合作。

2023年9月7日,東亞峰會在印尼舉行,(前排從左至右)韓國總統尹錫悅、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美國副總統哈里斯(Kamala Harris)、馬來西亞總理易卜拉欣(Anwar Ibrahim)進入會場。(Yasuyoshi Chiba/POOL/AFP via Getty Images)

東盟與美國及其盟友有共同的印太戰略原則

9月6日,東盟-美國峰會之後的聲明寫到,東盟和美國的印太戰略有「共同點」,都包括了「促進開放、包容和基於規則的區域發展的基本原則」。聲明提到的海上合作包括:「加強打擊非法、不報告和不管制捕撈的能力」;「保護沿海社區的生計」;「支持小規模捕撈」等。這是不點名地針對中共的大規模非法捕撈行為。

聲明還強調了「海上航行和飛越自由」,重申「遵循普遍公認的國際法」,包括 1982 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 等。這與美國的說法一致。

東盟-中國峰會之後的聲明,沒有提到印太戰略的「共同點」。聲明也提到海上合作,但僅是「環境保護、海洋生物多樣性保護、可持續利用海洋資源」等泛泛之語。這表明在南海問題上,東盟與中共仍然存在嚴重分歧,只能更多談及原則性的經濟合作等。

東盟-印度峰會後的聲明,重申了致力於「以基本原則、共同價值觀和規範為指導的夥伴關係」。這也是中共難以企及的。聲明同樣強調了《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重申「維護和促進和平、穩定的海上安全的重要性」;也提到東盟和印度的太平洋倡議有「共同點」,即「促進本地區和平、穩定與繁榮的基本原則」。

東盟與印度的海上合作包括:「建立信任措施、協調和分享最佳緊急響應的做法、人道主義援助和救災、早期預警系統」;以及「打擊海盜、武裝搶劫船隻、販運人口、走私武器和毒品」;「打擊非法捕魚」;「促進海事當局間的合作與協調」等。這些都會令中共眼紅。

東盟-日本峰會認可五十年來東盟與日本合作取得的顯著進展和顯著成果,聲明建立東盟-日本全面戰略夥伴關係。

東盟-韓國峰會後的聲明說,「滿意地註意到東盟-韓國合作取得重大進展」;重申「致力於推動東盟-韓國戰略夥伴關係邁上新台階」;也提到東盟與韓國印太戰略有「共同點」,「展現了韓國對自由、和平、繁榮的印太地區的承諾」。

中共缺乏與東盟關鍵的「共同點」,雖然也試圖拉住東盟,但又不真正重視。

東盟-加拿大峰會後的聲明,提出了「政治安全共同體」的概念。

東盟-澳大利亞峰會的聲明,提到了「澳大利亞作為長期可靠的農產品出口國的作用」;以及澳大利亞「為支持東南亞糧食安全做出貢獻」。

這些內容都會令中共感到沮喪。最後的東亞峰會,各國首腦齊聚,聲明再度重申「維持、促進該地區的和平、穩定與繁榮」,「根據國際法解決爭端」。

中共最在意的應該是聲明第14條:「加強區域和全球供應鏈互聯互通,保障供應鏈更具彈性、可持續、安全且不易受到衝擊。」

李強稱,反對「脫鉤斷鍊」,但阻擋不住印太地區的大勢所趨。

聲明第15條還稱,「重申我們對民主價值觀、善政、法治、人權和基本自由的承諾」;「承認和尊重多樣性種族、宗教、文化傳統、價值觀、觀點和立場」;「促進、支持公平和包容性的經濟增長」。

這些都是中共不願看到的內容,但在更多國家首腦參與的東亞峰會上,李強更加人微言輕,等於是G20峰會的一次預演。中共最高領導人是否缺席,實際都無關大局,由中共「二號人物」代替出場,只能顯得更加無奈。

中共的本質與世界格格不入,中共愚蠢、僵化的外交令中國的國際地位不斷受損,離世界越來越遠。不過,中國的大變局正在迅速到來,中共倒台後,中國與東盟、與近鄰、與世界的關係勢必重新來過。

大紀元首發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