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靖宇:瑞幸咖啡加茅台酒能救消費頹勢?

【2023年09月10日訊】大陸瑞幸咖啡和茅台集團9月4日聯合推出了添加茅台酒的「醬香拿鐵」咖啡,引起消費者追捧。有網友分享,一起床打開社群朋友圈,全部是滿滿的「醬香拿鐵」刷屏。

一家位於北京國貿的瑞幸咖啡店裡,第一波醬香拿鐵已經在早上9點全部售罄,後來又重新緊急補貨上架,但不到三小時又再度賣光。店員告知的理由是:「店內牛奶斷貨,並且今天不再補貨。」

還有瑞幸店員崩潰留言:不是只賣一天,你們別喝了行不?系統都崩了。下面的瑞幸頭像接起電話說:「打錯囉,這裡是星巴克。」

醬香拿鐵,就這樣成為人手一杯的爆款單品。

分析認為,瑞幸咖啡與茅台酒聯名,瑞幸要的是「高級感」,茅台要的是「年輕人」,正好一拍即合。

網友指出,擅長跟其他品牌聯名打行銷戰的瑞幸咖啡這次與茅台合作,是看準了茅台的高端商品屬性。90年代以來,茅台成為大陸本土奢侈品,不僅貴,而且難買,它也因此成為「權力的象徵」。但現在優惠後,一杯醬香拿鐵只需要19元人民幣,是之前茅台冰淇淋的三分之一,這也幾乎是一個普通人能夠最快品嚐到茅台的一次機會。

消費下降根本原因:大家沒有錢

最近中國經濟下行,三駕馬車中的投資、出口都熄火,振興經濟的方法只剩下「刺激國內消費」的選項。然而,許多激勵政策出台後,消費數據仍沒有起色。

一些觀察認為,因為缺乏社會政策保障,中國民眾現在很沒有安全感,只想拚命賺錢之後存起來。然而,從之前的淄博燒烤和現在的醬香拿鐵來看,遇到真正喜歡的商品,民眾還是願意花點小錢購買這些「小確幸」,也能爆發出驚人的消費潛力。

因此,消費下降更實質的原因不只是不願意花錢,而是沒有錢。

對此,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院長劉俏指出,中國不是進入低慾望社會,而是民眾收入水平太低,需求被嚴重壓抑。他透露,中國有2.8億人口月收入不到700人民幣,年收入不到8400元人民幣。

知乎網友「開心」說:「他們幻想中的老百姓:有很多錢,不想花,只要使勁刺激,總能從這幫人兜裡掏出錢來。」現實中的老百姓:「兜比臉乾淨,沒錢,沒興趣,告辭」

「時而想起你」說:「我們到底做了什麼,讓國家以為我們都有錢,只是捨不得消費而已。」

「車在李在」說:「在發錢和發券之間,選擇了發文。」

為何不發現金不發消費券?

200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曼指出,現在中國應鼓勵消費者支出,要指示國有企業拿更大比率獲利與員工分享、強化社會安全網,短期內,政府還可大撒幣,直接發錢給民眾花用。

許多人不能理解,為了刺激經濟表現,為什麼中共不發現金、不發消費券呢?

克魯曼認為,原因之一是中共敵視民間經濟動能。因為如果讓民眾擁有經費支出能力,可能削弱共產黨的控制。這種思維在正常社會聽起來匪夷所思,但是中共當局確實有這樣的怪異心態。

80年代「改革開放」之後,中國私有經濟開始活躍,人民逐漸富裕起來,然而,這種情況讓中共感到恐懼。它擔心,在滿足溫飽之後,人們會逐漸向政府要求政治權利與人權自由。

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王岐山曾推薦中共幹部讀《舊制度與大革命》一書。政論家陳破空認為,這反映了王岐山所代表的中共高層的集體焦慮……當今中國,像極了爆發大革命前夕的法國社會。

中共政權骨子裡要的是「國進民退」,或者說國強民弱,它壓根不希望中國民眾過上有尊嚴的生活,不希望賦權給人民。根據心理學的需求層次理論,人一旦滿足了基本的生理、安全、歸屬、自尊需求之後,會開始追求更高層次的自我實現與精神信仰,這時人們會漸漸發現中共的真面目──它用暴力與謊言把持著意識形態的權威,打壓真正的信仰,不讓人們有理想與精神追求。

但是中共又害怕以經濟發展換取人們在政治權利上沉默的「麵包契約」破局,如此,既無溫飽又無自由,民眾絕不可能長期忍受這種奴隸般的待遇,這時,就可能引發民主革命。

然而,時代的發展不會顧及中共的意志,是非顛倒的羅剎國模式已經發展到極致;目前已經有許多人,包括體制內人士都預見到中共政權的瓦解。現在,它只能莫可奈何地在這最後的「垃圾時間」裡,眼睜睜看著一代紅潮的覆滅。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