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與中共同聲共氣

許家印被抓 曾聲稱恆大「都是黨給的」

【大紀元2023年10月01日訊】(大紀元專題部記者徐亦揚、寧芯採訪報導)中國房地產巨頭恆大集團的執行董事及董事會主席許家印因涉嫌違法犯罪被抓,其二兒子和一眾親信也被帶走調查。許家印曾多次稱,恆大的一切是「黨給的」,並常在公開場合力挺中共。時政評論人士表示,恆大集團和許家印的命運預示著一個時代的終結。

9月28日晚間,中國恆大在港交所公告,公司接到有關部門通知,公司執行董事及董事會主席許家印因涉嫌違法犯罪,已被採取強制措施。同時,公司股份將繼續暫停買賣,直至另行通知。

同時停牌的,還有恆大汽車和恆大物業。

事實上,自9月21日前後開始,市場就開始流傳有關許家印已被相關部門帶走的傳聞。此後,還有消息稱許家印已被警方控制,在指定的地點接受監視居住。甚至還有知情人士透露,許家印此前已被監視居住近一年。

除許家印外,在近期被帶走的恆大核心成員還包括許家印的二兒子許腾鶴(Peter Xu),他曾主導恆大財富的工作;恆大前首席財務官潘大榮,主要負責恆大系資金運作;恆大地產集團、恆大物業集團前董事長甑立濤;以及恆大前首席執行官夏海鈞,他是恆大除許家印外名氣和權責最大的第二號人物。

此外,9月21日,恆大人壽前董事長朱加麟傳出被調查;9月16日,恆大財富總經理杜亮等人被深圳公安採取刑事強制措施。恆大財富是許家印的「錢袋子」,給恆大自身或關聯的項目提供融資。

在此之前,恆大集團前執行總裁柯鵬於今年1月被警方帶走調查,他涉及的深圳舊改項目曾被視為恆大最重要的「壓艙石」。

中國媒體稱,夏海鈞等人被有關部門控制,無疑是一個明顯的信號,表明有關部門對於恆大的處置工作已到收網階段,即使是以前離職的高管也難逃其責。

三把利劍直戳恆大 中共對恆大下手

中國媒體「北向財經」近日發文稱,有三個消息如同「三把利劍」,每一把都直指恆大的命門,顯示中共當局對恆大開始收網,這座搖搖欲墜的金融帝國面臨瓦解。

除9月16日杜亮被深圳警方採取強制措施外,9月22日,恆大發布公告稱,由於銷售情況不如預期,原定於9月25日和9月26日的債務重組會議被擱置;9月24日,恆大在港交所公告稱,鑒於附屬公司恆大地產集團正在被立案調查,公司目前的情況無法滿足新票據的發行資格。

「三個消息如同三把利劍,每一把都直指恆大的命門。」文章稱,恆大金融涉嫌刑事案件,直接將恆大財富的行為提升至金融犯罪的高度;債務重組會議被擱置,表明債權人不會再給許家印輾轉騰挪的機會;無法再發行新票據,就是無法再發債借錢,也就意味著從融資端堵住了恆大的輸血管道。「短短一週時間如此密集的動作,表明高層已經下決心要解決恆大的問題了。」

文章還稱,許家印會迎來什麼樣的結局,「其實答案早就已經明瞭,自從他手下三員大將被抓,一切就只是時間問題了」。

恆大目前仍然負債累累。截至2022年12月31日,恆大集團的負債總額是24,374.1億元(約3,339.4億美元)。2.4萬億的負債總額,接近甘肅、海南、寧夏、青海、西藏加在一起的2022年GDP總額。

恆大在2021年8月理財產品爆雷,隨後美元債和內地債務悉數違約。2021年12月,廣東省政府向恆大派出工作組,督促推進恆大的風險處置工作;恆大各地的房地產開發項目也很快被地方工作組接管。此後,許家印失去對恆大項目預售款的掌控權。

許家印本人及恆大在爆雷初期曾試圖出售一些資產以填補債務缺口,包括許家印的私人豪宅、私人飛機等,還有恆大一些資質較好的項目。然而到2022年,恆大資產出售的速度接近龜速。

據統計,截至2023年4月底,恆大集團已完成過戶的房地產項目總數達65個。這意味著,在爆雷發生後,恆大在全國範圍內近800個儲備樓盤,平均每月只轉讓2個項目。這種自救進度,離許家印所承諾的「一定能償還各種債務」的目標似乎遙不可及。

從2021年8月到2023年5月,恆大官司無數,許家印本人似乎沒有受到什麼影響。外界對於恆大是否能夠成功重組感到擔憂,由於該公司一旦倒閉將拖累整個中國房地產市場,進而對鋼鐵業等其它行業產生連鎖影響,因此有人認為恆大已經「大到不能倒」,官方必然會出台救援措施。

許家印親任集團黨委書記 稱恆大「一切都是黨給的」

許家印是中國民營企業家之中少有的親自擔任集團黨委書記的富豪。

1992年,許家印辭去河南舞陽鋼鐵廠處級幹部職位南下,成為一名業務員;1996年,許家印創立恆大。

恆大集團黨委成立於2002年,是廣州第一家成立黨委的民營企業,許家印任集團黨委書記。

2018年3月,在中共全國政協十三屆一次會議第四次全體會議上,許家印成為新一屆中共政協常委。他是唯一的一個成為中共政協常委的中共黨員民營企業家,也是經濟界別中唯一的一個來自民營企業的連任常委,他曾任第十一屆全國政協委員、第十二屆全國政協常委。

2021年7月1日,中共建政100周年時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舉行慶祝儀式,許家印受邀在天安門城樓現場觀禮。中國媒體稱,作為全國政協常委和恆大集團黨委書記,許家印可謂是天安門廣場上的常客,「他曾經多次在此見證重要時刻」。

許家印也不忘替中共背書,他曾多次在公開場合稱:「恆大的一切都是黨和國家以及社會給的。」

如今許家印被抓,各界都認為,恆大集團和許家印的命運預示著一個時代的終結。

中共是不想還是沒有能力救恆大?

恆大背負巨額債務,中共是不想救恆大還是沒有能力救?總體經濟學家吳嘉隆認為,中共沒有能力、也沒有辦法救恆大。

吳嘉隆9月29日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恆大目前的債務規模表面上是2.4萬億人民幣(約3288億美元),然而有人認為其隱藏的負債更多,可能達到10萬億人民幣(約1.37萬億美元)。中共如果在銀行或其它地方有資金的話,它會把這些資金都保留起來,因為它後面還有更大的債務要處理。

吳嘉隆表示,儘管恆大、碧桂園等房企的債務規模巨大,但相比之下已經算是較小的一部分。他說:「因為後面第一個很大的債務叫做地方債,地方政府欠的錢叫地方債。這個部分現在已經估算出來,已經到達95萬億人民幣(約13.02萬億美元)。地方債還不是最大的,後面還有一個更大的,就是國營企業的債務,這個部分的估算是超過130萬億人民幣(約17.81萬億美元)。而恆大的債務是2.4萬億人民幣。因此,(中共)如果有資金要用來解決債務危機,那麼優先考慮的是後面的問題。」

他表示,中共現在不救恆大,而是利用恆大來建立一種債務重整的模式,比如迫使債權人吞下損失。他說:「這一套債務重整是拿民營開發商來開刀樹立一個模式,將來套用到後面的地方債和國有企業債的處理上。到時候地方政府要對境外投資人賴債、國有企業的債要賴掉的話,就套用債務重整的模板。民營開發商這裡出現的債務重整模式將來套用到後面更龐大的債務危機上面,因此中共一定不會去救恆大,而且它實際上也沒有能力救。」

分析:許家印的問題涉及經濟和政治兩個層面

曾在中國公司任市場部高管的旅美政經分析人士陸遠行9月30日對大紀元記者表示,許家印的問題實際上涉及了經濟和政治兩個層面。

陸遠行說,首先從經濟角度看,許家印肯定存在問題,現在已經牽涉到經濟犯罪。實際上,中國許多房地產公司都有類似情況,甚至可以說大部分知名的大公司都是這樣,他們用很高的槓桿空手套白狼,拿著不屬於自己的錢去賺錢,甚至連本金也不歸還。

通過一系列非法操作,這些錢都流入了他們個人和他們背後的中共權貴的口袋裡,也就是替權貴做白手套。他說,很多已經爆雷和即將爆雷的企業都在做這些非法的勾當,在賺黑錢。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講,許家印一點兒也不冤。」陸遠行說,「當然,大家都這麼做,那誰出問題了,這就涉及政治層面的問題了。政府是否干預,是救援還是打壓,實際上取決於他的政治背景。因為許家印的後台是曾慶紅,他是曾慶紅的白手套,所以他不可能逃脫。他或許自以為他的企業規模巨大,共產黨不敢讓他倒台,但這種想法太過天真。他以為恆大大到不能倒,可一旦涉及到政治層面,習近平是不會給他的政敵留情面和後路的。」

陸遠行表示,恆大的規模雖然巨大,但問題在於掌握在誰的手裡。許家印是習近平政敵的白手套,那麼習近平會毫不猶豫地去清洗。他說:「在疫情爆發之前,習近平在他的第二個任期中強調了『房住不炒』的政策,結果剛講完恆大就頂風上去,大肆地炒房。他之所以敢如此行事,是因為他認為自己有強大的政治後台,曾慶紅在背後給他撐腰。但是現在,江、曾派系已經沒落,曾慶紅自己家族的花樣年都已經不保,哪還有能力保許家印呢?」

他說:「因此,從這個角度來看,現在的共產黨已不再庇護許家印,因為他不是習近平一派的人。這就好比中共官員貪腐,雖然大家都在貪腐,但最終被以反腐名義拿下的,通常都是被當局視為政敵需要清除的人。因此,恆大和許家印的下場不會好。」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