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言:跌下天安門城樓的許家印

【2023年10月04日訊】有人說,恆大之大,乃是「大而不能倒」的大公司。而按照恆大集團老闆許家印自己的說法:「古往今來連綿不斷,曰恆;天地萬物增益發展,曰大。」

可是,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登城樓,眼看他樓塌了。曾經縱橫政經兩界,並被中共兩次邀請登上天安門城樓的一代梟雄許家印,最終從首富淪為首負,從雲端墜落谷底;昨日座上賓,今日階下囚。正如其河南老家牆上那副對聯所預示的:「牡丹富貴終無有,松鶴長壽化日空。」下面不妨就來給大家還原一個真實的許家印。

許家印巔峰時期,極度奢侈豪華的個人生活

據說恆大專門成立有一個二百多人的公司,主要就是服務許家印一家的生活起居,裡面從管家到保姆到廚師,各類崗位一應俱全,儼然前清的內務府:

——集團大堂有兩部電梯,而他自己則有一部專用電梯,以顯示他的特殊地位和待遇。
——他花費巨資從美國聘請了專業的健身教練,丁俊暉每月陪他打一場球,便可以拿到20萬(沒指明貨幣名稱的,為人民幣,下同),以顯示他對健康和身材的高度重視。
——他披著大衣,走路帶風,肩膀一抖,大衣滑落,後邊保鏢隨之伸手接住,以突顯他的優雅和高貴。
——他抽雪茄的時候,隨時隨地都會有人迅速替他接過菸蒂,為他的品味和身分提供了註腳。
——他開始玩足球,並聚集了國內頂尖的足球運動員,以表明他在體育界的影響力和資金實力。
——他發行了內部報刊,總是把自己放在頭版頭條的位置,以顯示他在媒體領域的掌控力。

網絡還流傳一張恆大集團的EXCEL接待表,外界甚為震驚,但恆大員工都很詫異:這算個啥。許老闆的海、陸、空三棲座駕將令你驚掉下巴:

——豪華遊艇。市場售價6,000萬美元,荷蘭製造,恆大危機後,只賣了3,500萬美元,虧了近一半!
——豪華汽車。2輛勞斯萊斯幻影,單車售價800萬—1,000萬元,牌照分別為「粵A98888」、「HK3333」,恆大的股票代碼也是「03333」!
——豪華飛機。包括空客ACJ330、空客ACJ319在內的4架私人飛機,其中空客ACJ330售價2.2億美元!

財大氣粗的許老闆還一擲千金,在世界各地購買豪宅。他的這些豪宅被認為是他的奢靡和浪費,也被認為是他的資產轉移和逃避追究的舉措。

——以9.3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香港中環最貴的豪宅,創下了全球最貴住宅的紀錄。這棟豪宅位於香港最高檔的住宅區,占地約1,700平方米,擁有私人花園、泳池、電梯和停車位。
——在美國洛杉磯買下了一座價值1.5億美元的豪華別墅,占地約1.2萬平方米,擁有28個臥室、36個浴室、5個游泳池,以及電影院、保齡球館、網球場等休閒設施。還在倫敦投擲2.1億英磅買下了另一處豪宅。
——在北京什剎海靠近中軸線的大型豪宅,和馬雲的豪宅一起,坐落在御河邊。用金絲楠木做成的門樓,價值高達1.5億。
——周口地區曾爆發震驚全國的「平墳運動」,而許家印在老家耗費1,000多萬,占用12畝耕地修建的祖墳卻安然無恙。並給活人樹立「功德碑」。

許家印的祕密武器,美女如雲的恆大歌舞團

恆大民族歌舞團最早成立於1999年9月,後改為恆大集團旗下的全資子公司。許家印的目標是要打造一個「世界一流的歌舞團」、「中國的迪士尼」和「中國的好萊塢」。以便通過歌舞團來展示他的權力和財富,來滿足他的虛榮和慾望,來實現他商業帝國的夢想和野心。

為了實現這個目標,許家印不惜傾注大量心血,親自從全國各地精心挑選了上百名集美貌、身材、歌舞、公關於一身的絕世佳麗。並投入50億元重金,專門打造了一個占地3,000畝的恆大藝術中心。每位演員的月薪高達5萬元以上,等於普通百姓的一年收入,二百餘人的演出團隊,每年光工資福利支出就高達1.6億。即便是恆大負債高達兩萬億的情況下,許老闆也從未拖欠過演員們的薪水。

據說這個歌舞團有兩個功能,一是為許老闆個人唱歌跳舞;二是為集團進行高級別的「公關」,成為公司簽約的一個殺手鐧。多年來,恆大歌舞團曾四度登上春晚,可謂驚豔中華。並為許老闆撈錢和拉項目立下了汗馬功勞,為集團發展做出了巨大貢獻。與賴昌星的「紅樓」有異曲同工之妙。哪怕在恆大爆雷之後,許老闆仍然依依不捨,不願解散這支有「後宮」之稱的歌舞團。

恆大也是貴州茅台的大客戶,有心人整理出來,他們至少合作了五款專用酒。前恆大員工還爆料,香港的酒窖是你想像不到的奢華和極其昂貴,比飛機貴多了,你還想像不到的是全球有多少酒窖。

恆大許家印與蘇寧張近東的一杯交杯酒,就讓張近東掏出了200億元人民幣,堪稱史上最貴的「交杯酒」。國內一裝修巨頭為了與恆大進行戰略合作,竟當著許家印連喝了20杯酒,結果喝得胃穿孔。

可見,歌舞昇平,酒池肉林,燈紅酒綠,紙醉金迷的許家印,過著比古代帝王還要奢侈豪華的現代生活。

許家印揮金如土,斥資建造世界第一大足球場

隨著恆大集團從一個區域性的房地產公司,發展成為一個跨國的綜合性的企業集團,隨著許家印的財富和地位不斷攀升和提高,他的性格和心態也變得越來越自我膨脹,越來越好大喜功,越來越狂妄和不知足,從而開始了一系列的冒險和擴張,並大肆燒錢投資了一大堆無任何回報的失敗項目。

2010年,他收購了廣州足球俱樂部。為了將其打造成中國足壇的霸主,曾經花費至少350億元人民幣,引進多名世界級的球星和教練,包括巴西前國家隊主帥斯科拉里、意大利前國家隊主帥里皮、哥倫比亞前鋒馬丁內斯、巴西前鋒埃爾克森等等。

2018年,許家印又以4.5億歐元的價格,收購了英超豪門俱樂部阿斯頓維拉的55%的股份,成為該俱樂部的最大股東。

2020年,廣州恆大足球場總投資120億,占地15萬平方米,總建築面積49.38萬平方米,可容納10萬名觀眾,號稱世界最大的足球場。結果因資金鍊斷裂而爛尾。

實際上,許家印之所以在足球上不計一切代價,不惜一切血本,完全是為了迎合和滿足習近平對足球的嗜好。

許家印空手套白狼,到底收割了多少韭菜?

恆大只有39億的註冊資金,卻在十幾年的時間內就積累了高達2.58萬億的負債,槓桿率600多倍,也是有史以來世界上債務最高的房地產開發商。其中,貸款3,000多億,商票2,000億,供應商1萬多億,購房者7,000億,剩下是幾千億的信託、保險、理財等金融產品。

在所有這些債權人當中,最慘的當屬掏空了六個錢包、購買了恆大爛尾樓盤的房奴們。除了自己的首付已是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每月還必須如數歸還房貸。否則,將面臨被銀行起訴的風險,甚至關係到個人徵信記錄,對日後的正常生活產生嚴重影響。截止去年9月,恆大在全國二百多個城市共有706個爛尾樓項目,72萬套尚未交付房屋,導致600餘萬業主無家可歸,欲哭無淚。

極其搞笑的是,河南新鄉「恆大御湖天下」,房子也賣光了,預售款也收完了,而整個項目除了恆大耗資千萬建的一座金碧輝煌的大門之外,竟然連塊磚都沒有。因此被稱為史上最牛的爛尾樓。

2021年9月,恆大財富爆雷,發生擠兌之後,沒想到,恆大竟以高收益為噱頭,在短時間內狠狠提高利率,又設圈套繼續吸納恆大上萬名員工的血汗錢。這次融資剛完,恆大財富董事長杜亮便近水樓台先得月,提前贖回1,000萬,還幫老闆娘丁玉梅提現2,300萬。爆雷當天,許家印曾緊急開會並出面安撫稱:「我可以一無所有,但恆大財富的投資者不能一無所有!」

但是,今年以來恆大財富官微一共發布了兩則公告,均為「資金不足,停止兌付」。目前,估計仍有5萬投資者,其尚未兌現的本金達300多億元,以及利息300多億。現在杜亮被抓,要是非法集資和金融詐騙的罪名成立,這些投資者將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俗話說:「城門失火,殃及池魚。」恆大爆雷,除了無數的購房者和理財者血本無歸,還有8,400家供應商,商界大佬的巨額投資也幾乎都打了水漂。甚至還會引發系統性金融風險和社會動盪。這也是中共當局不得不卸磨殺驢,拿許家印「祭旗」的重要原因。

許家印金蟬脫殼,恆大1,133個黨支部成笑談

恆大投資的所有項目不但沒有任何回報,反而出現大量虧損。但許家印為何樂此不疲,照樣拚命加槓桿,全方位、跨行業地拓展各項業務。諸位不知其「司馬昭之心」,一方面是為了源源不斷地給自己分紅,另一方面也是為了保住自己紅頂商人的政治光環。

相關數據顯示,2009年至2022年,恆大幾乎年年分紅,總分紅金額高達733.86億元。許家印夫婦擁有恆大七成左右的股權,占比達68.54%,至少拿走了500億元。哪怕是2020年債務危機已經顯現,依然沒有停止分紅;2021年商票大量逾期,恆大也照樣在分紅;甚至不惜通過財務造假,虛增6,643.44億元的營業收入,來給自己分紅套現。一旦紙包不住火,露出了馬腳,他便絞盡腦汁,挖空心思,溜之大吉,逃之夭夭。

第一,通過假離婚轉移個人資產。恆大集團通過「小紅籌」架構在香港上市的協議安排,由許家印、丁玉梅分別100%控制的英屬維爾京群島和開曼群島的離岸公司,通過中國恆大拿到了其中的大部分分紅,並在出險前後轉移到境外,而通過「技術性離婚」的操作最終落到境外「前妻」丁玉梅的口袋裡。

第二,通過申請破產保護個人資產。許家印夫婦獲得高額分紅後,又借恆大定向發行美元債的機會,自己作為特定對象優先購買恆大的美元債,以此獲得巨大利息收益。2018年11月6日,恆大發行的兩筆美元債,總共才12.35億美元,許家印一人就認購了10億美元,且年利率高達13%和13.75%。2020年—2021年,許家印又分別認購了3筆美元債,總額超過6億美元,年利率也高達12%,合法從恆大拿走數千萬乃至上億美元債券收益。

在恆大這次出現嚴重資不抵債之後,許家印又向美國法院申請破產保護。希望通過法律途徑有效保住個人在境外的所有資產,並將公司債務全部甩給境內替恆大擔保的金融機構。

第三,通過購買信託基金永享紅利。市場傳言,許家印在申請破產保護前,給自己的大兒子祕密申請了一筆高達23億美元的單一家庭信託基金,可以實現家族財富的永續傳承,讓自己的後代可以世代享受紅利。

許家印曾經表決心說:「我和恆大的一切,都是黨給的,國家給的,社會給的。我們一定要回報社會,一定要積極地承擔社會責任……」他還曾信誓旦旦地承諾:「我可以一無所有,但恆大的投資者不能一無所有!」

「工農商學兵,東西南北中,黨是要管一切的。」公開資料顯示,中共恆大集團黨委下設38個二級黨委,27個黨總支,1,133個黨支部,有黨員12,075人。

極具諷刺的是,如今作為集團黨委書記的許家印,卻「明修棧道,暗度陳倉」,採取各種巧妙手段,將自己個人大量財富轉移到海外。卻把幾萬億的天量債務,幾十萬套的爛尾房留給了社會,留給了曾經給予他無數光環的黨。也就是,將資產私有化、負債公司化、風險社會化、子女歐美化。

總而言之,許家印跌落「神壇」,也意味著一個時代的落幕;恆大的縮影,也是中國經濟的縮影;許家印的發展軌跡,也是中國房地產行業的發展軌跡。「明天系」的肖建華、「安邦系」的吳小暉、海航的陳峰、恆大的許家印……有如多米諾骨牌一樣紛紛倒下,無不證明了一條真理。那就是,越接近中共權力中心的商業帝國,越「不忘初心跟黨走」的企業家,倒得也就越快,死得也就越慘!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