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王軍濤:中共特務五花八門 世界之最(3)

【大紀元2023年10月05日訊】(大紀元記者張奕採訪報導)今年5月,美國司法部抓捕兩名中共代理人——加州華人陳軍(John Chen)和林峰(Feng Lin)。外界好奇:中共在海外安排了多少特務和代理人?他們又是如何執行中共特殊任務的?

「中共的特務活動遠比我們想的要長遠。特務活動非常多,而且是五花八門,全世界之最。」王軍濤說。

王軍濤畢業於北京大學,因六四事件,自1994年流亡美國。後獲哈佛大學公共管理專業碩士、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學位,現居紐約,任中國民主黨全國委員會共同主席。王軍濤的父親曾出任中共國防大學政治學院院務部政委。

多年來,王軍濤和中共海外特務有各種接觸。近日,王軍濤接受大紀元專訪,講述了他對中共特務活動的了解。

上接:

專訪王軍濤:中共特務五花八門 世界之最(1)

專訪王軍濤:中共特務五花八門 世界之最(2)

中共在學科院對外機構安插特務

王軍濤說,「因為共產黨要派的特務是五花八門,(包括)中共所有的對外有限單位。」

「所有的這些學科院的(對外)這種,比如說西非所(研究中心)、東亞所(研究中心)這些單位,都有一個行政副職是特務。他們這種公開身分是正式的,一些有外交身分。」(編注: 大紀元無法獨立證實此觀點的真實性。)

統戰部如何統戰海外精英

王軍濤表示,中共曾對紐約一個天主教研究所所長進行統戰。

他說,「紐約有個天主教的研究所。那個所長要去中國訪問,他第一次去。」

「他回來跟我說:王,共產黨不像你說的那麼壞,他們對聖經了解得非常深。」

「我跟他聊了才知道,共產黨接待他的是統戰部。他看了名片。」

王軍濤對他說:共產黨迫害天主教徒是公安部,接待部門不一樣,

對方說:可是他們聊到天主教徒。

王軍濤表示,「因為統戰部這些人,未必贊成地方公安系統的迫害,所以,他(統戰部)這些話是半真半假在說。」

「實際上,(統戰部)是在做這個人的工作,讓他對中國(中共)有個好印象。」

別人幫付了旅館的錢 公安部為什麼不高興

「我給你說個笑話。是不是真事你自己猜一下。」王軍濤說,「我太太第一次回去,後來共產黨派人全程監視她,但是,又不能讓她知道,因為她膽小。」

後來,一個朋友去看王軍濤的太太,順便,把旅館的錢也付了。

王軍濤說,結果,「公安部就很生氣:你怎麼能跟我們搶呢?」

等這個朋友回去,(公安部)就把他的生意給關了。

「他現在也不知道為什麼要關他的生意。我知道。因為公安部(要)去他們付錢的旅館,都是他們那些安了東西(攝像頭等監控設備)的旅館。」

「結果,你弄個旅館沒東西(監控),或者他可以臨時再安。但是就麻煩。」

「反正是,他(公安部)覺得你給他製造麻煩了。」王軍濤說。

中共將特務活動拆解

王軍濤表示,中共會找多個代理人,將一個特務活動,分拆成好幾部分,讓不同的人來完成。

「單看哪個部分都不是特務活動,但湊到一塊,就是個完整的特務活動。」

「它是防不勝防。總之,它這個人民戰爭,把所有能用的人都用上,把工作拆解。」

王軍濤表示,要在「人情世故」中去理解中共的特務工作。

他說:「比如哪天派你姐姐來找你,跟你說一堆事,你姐姐也不知道(讓她)說這些事是幹嘛,總之跟你說這些事,還是為你好。」

「但,這是整個環節中的一個步驟,他(中共)找不同的人來做不同的環節。只有(所有的)環節湊到一起才是一個工程。」

「你旁邊的這些本來跟你非常好的摯愛親朋,都有可能(無意中)成為害你的一個環節。這就是可怕的地方。」

公安二處的一個人「來看我,我知道他來看我是真心的,說的話都是真話,但是,假如我真的跟他成為好朋友的話,下次,共產黨(讓他)來做特務,他也會做」。

「事就複雜在這個地方——讓他做特務他不知道。他覺得好像對我也沒什麼害處,反正我是個公共人物。」

「(有時候,)北京會把很多活給拆開了,讓每個人都不知道。」

共產黨什麼人都利用

王軍濤表示,任何人都可能被中共利用來做特務工作。

「他(中共)什麼人都用。」他說,「(像)現在共產黨寫的回憶錄,你看那些(共產黨的)將軍經常用土匪。毛澤東剛到井岡山還跟土匪拜兄弟呢。」

「所以,他(中共)有可能是僱用黑社會的,什麼樣的人都有可能有。他甚至僱用國際社會的職業犯罪集團都有可能。」

中共特務活動無所不在

王軍濤說,「第一,中共的特務工作,是無所不在的。」

「第二,很多被做特務工作的人,他自己不覺察。」

「它(中共特務活動)是一個涉及的很複雜的一系列的操作,而且它(中共)害你呢,也不讓你知道。」

「能看到的特務活動都不是什麼要命的事。黑白分明的那些東西,也嚇不了特務,因為你根本抓不住他。」

「我這個人和共產黨打了四十多年交道。我覺得,我已經非常專業了。」

「這些東西說出來之後,你會知道是真的,但是沒證據。我舉這些例子,我也不能說(名字),都是朋友,我不能說。」王軍濤說。

中共的軟性報酬

王軍濤表示,中共會以各種方式,給這些代理人一些好處,包括「軟性報酬」。

「比如對追星族啊,他就安排你跟你喜歡的明星見一面,你要喜歡鞏俐,下次讓你跟鞏俐一塊照個相;讓你出席一個什麼會議;到國慶館裡頭讓你看看什麼煙火之類的,讓你在慶典中長長臉;或者你的小孩要申請大學的時候,幫你疏通一下;給你買張機票……」

「這就是美國抓特務難又一個地方。他(中共)的報酬不是一個明碼的(標價)……」

「不是那種什麼的錢的報酬,對吧。(比如)你喜歡這個,免費讓你到黃山去玩一圈去,一個朋友請你玩一圈。美國也查不到啊。」

公開的特務和潛伏的特務

曾在美國舊金山喧囂一時的白蘭,是外界公認的中共特務,曾受江澤民的「禮遇」。

白蘭,出生於大陸,經澳門來美,曾在《舊金山觀察家報》做過8年的記者,並擔任中華總商會顧問。

中共駐舊金山總領館人員曾透露,白蘭是他們在舊金山打壓法輪功的工具。

白蘭也是鎮壓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的私人朋友。

據《星島日報》2001年11月23日報導,白蘭在陪同舊金山前市長布朗訪華時受到前中共總書記江澤民的接見。其一行得到下兵馬俑第三坑等特殊待遇。美國前總統克林頓曾享受過這種待遇。

2002年2月,當原北京市長劉淇和遼寧省副省長夏德仁在舊金山被法輪功學員以酷刑、反人類罪等罪行起訴。根據法庭資料,白蘭以中華總商會的名義曾致信法官阻止有罪判決。但最後,美國聯邦法庭北加州法庭2004年12月8日判決劉淇、夏德仁罪行成立。

但是,在王軍濤看來,白蘭這種公開身分為中共跑腿幹活的,還「不算什麼『了不起』的特務」。「這是公開的。他(中共)也不在乎你(白蘭)被暴露。」

什麼是極具殺傷力的特務?「(中共)不會讓你發現,不會讓你覺察的。」

王軍濤舉了一個例子。

差點被鬥死的中共地下特務

「共產黨很看重的事情,經常搞聲東擊西。」王軍濤說,「我給你講一個故事吧,這是我中學的一個同學。」

「因為他也是共產黨的高幹子弟。所以,我們聊的時候,他就說他有一個舅舅,這個人『原來做過日本人的維持會長』。」

「後來,歷年都在鬥他,每次運動都在鬥他。」

「(鬥)到快死的時候,突然全縣開會。北京來人說,授予他勞動模範,說他是地下黨。」

「因為共產黨一直在迫害他。他一輩子受共產黨迫害,但實際上,他是共產黨的家奴。」

「他(中共)把這種人派出來的話,那是『無堅不摧』的。誰敢把他當特務抓呀?誰在他面前都比他像特務。」

「所以,你就知道,共產黨這個毒啊,真是個邪教。」

(完)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