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英論壇】房地產風暴 大亨各自飛

【2023年10月08日訊】許家印被抓、恆大爆雷,凸顯了中國房地產業正在面臨一個大風暴,而這場風暴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可能將會極為深遠。那些過去二三十年在中國房地產業叱咤風雲的大亨們,現在基本都從中國經濟舞台的中心退居到邊緣。他們的結局和他們本身的性格到底有些什麼關係?這兩天網上流傳了一份據稱是許家印的不檢討書,這份文件中許家印說自己是黨員,和國家和黨是一體的,過去做過很多的貢獻,所以他認為自己沒有錯,不需要做檢討。那麼這個檢討書是真偽如何?背後映襯出許家印的一種什麼處境呢?

網傳許家印不檢討書 中共想推出新階級敵人?

旅居美國時政評論員蔡慎坤在新唐人《菁英論壇》節目中表示,這個檢討書應該是杜撰的成分居多,從語言風格包括內容來看,應該不是許家印自己寫出來的。許家印他是一個懂政治的人,而且是一個講政治的人,在現今這種情況下,我覺得他不會輕易的有這種表述,也不會認為自己沒有錯。如果他現在能夠明目張膽地發出這樣的檢討書來的話,那對他本人乃至他的整個家族包括他的企業都是非常不利的一種情況,所以我不認為這封檢討書出自他本人。

《大紀元時報》總編輯郭君在《菁英論壇》表示,許家印那個不檢討書不會是真的。因為許家印在中國生意做那麼大,他和官方的關係如此密切,他應該很了解中共這個體系,了解中共的做法。一旦事情到了現在這個地步根本不是講道理可以講得通的。其實我覺得許家印的前景非常不妙。因為在中國房地產商不僅僅是房地產開發商,他還必須和官方合作和各級政府官員合作。恆大在中國一千多個爛尾項目,就可能涉及到幾百個地方政府,數以千計的跟它合作的官員,其它還有銀行方面的人脈等等,這牽連是非常巨大的。

其實中國政府也知道,最近中國網路上對許家印的大肆聲討就像文革似的,不光是落井下石,根本就是要置於死地。有人發出文章說,許家印把資金轉移出國,然後把債務、把爛尾留在中國,是和全中國人民為敵,是人民的公敵。

《華爾街日報》最近有報導說,中國正在清查許家印究竟轉移了多少錢到國外等等。比如張宏良這個中國國內著名的毛左,他寫文章說,從許家印這個例子看來,政府應該全面收繳私營企業主的資產,免得他們把資金轉移到海外。所以基本上就把許家印恆大這件事情當成了敵我矛盾,當成國家安全問題,當成階級鬥爭新動向來看。中國房地產業現在帶來這麼大的問題,中共必須找一個替死鬼,找一個能夠轉移視線的人物。如果真的是這樣的,我覺得許家印他可能處境非常危險。

大紀元資深編輯與主筆石山在《菁英論壇》表示,現在網路上有一些批判的文章,外面就有解讀,說你是不是要找一個新替罪羊、新的地主階層?是不是所有的問題都怪在他們身上,可能會讓他們變成新一代的階級敵人?許家印最後的走向,如果按照上面這種情況,可能就會形成一個對比,任志強是政治問題,因為寫的那一篇文章,就是裸奔當皇帝的那一篇文章,最後處理是用經濟問題來處理的。那麼現在許家印如果真的要把他當成替罪羊的話,他實際上是個經濟問題,可能要用政治問題來處理的。這個就是共產黨的做法。

中國房地產畸形發展 地產業越大死得越慘

蔡慎坤在《菁英論壇》表示,兩年前中共已經派出了各種工作組進駐到恆大,實際上那個時候對許家印就已經進行了嚴密的控制,這個工作一直在穩步推進,只是這一次對他進行了正式的逮捕之後,大家又覺得許家印的前景是不是非常不妙。但是我認為對許家印個人的處理很有可能會與肖建華這一些富豪類似。因為中國房地產走到今天,這些頭部企業能夠做強做大,不單單是對某一個人或者某一個階層發生了聯繫,而是對每一任領導,它都必須要有利益的勾兌,都必須要有利益的輸送,不是某一個領導的問題。所以說對許家印採取一種非常嚴厲的懲處手段,我覺得會導致整個中國房地產市場出現全面的崩盤,甚至是出現重大的危機,那就會導致整個中國房地產的企業家們都會集體的逃亡。

我個人還是認為,中共高層已經基本上形成一個共識,就是對這些房地產企業,特別是這些重大的頭部企業通過各種各樣的方式在香港或者華爾街借的這些美債或者是外債,他們採取一個賴帳或者是冷處理的方式賴掉部分外債,那這個風險就劃掉了一半,剩下來的事情就是國內的事情,中共高層實際上是可以解決的。並不是說完全沒有解決方案,也並不是說找不到解決的方法。

蔡慎坤表示,中國的房地產市場應該是過去興旺了二十多年,這是一個很畸形的市場。怎麼來解釋呢?就說中國這麼大一個國家,它採用的房地產的開發模式是完全照搬了當年香港地產商的開發模式,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模式。對於一個14億人的大國來說,採用這種小島經濟的模式,實際上是非常之危險的。最終的結果我們看到了,誰也沒有想到中國房地產出現了長達二十多年的單邊上漲的行情,把中國的房價推到一個天價。這種現象從一線城市最終蔓延到下面四五線城市,這是一個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但是就像我們當初最早發出房地產預警的這批人,後來為什麼都閉嘴了?就是中國房地產實際上後來是與土地財政牢牢地捆綁在一起,所以說是政府銀行助推了房地產的發展。

我們看到中國過去多年的首富都是來自房地產的老闆,這在世界整個正常的市場經濟國家,都是沒有的現象,但是在中國是一而再的出現,而且在中國更有意思的是,常常就是你屯幾塊地,蓋幾棟樓就可以一夜暴富,這種現象也只有中國才出現。

所以像潘石屹,他在所謂的頂峰時候就已經開始撤退,我覺得有多方面的原因。一方面他的妻子在華爾街工作過,他知道房地產還是有一些基本規律存在的。更重要的一點,他是從王健林出現危機時就已經引起了高度的警惕。還有一個是他觀察到李嘉誠最早撤資的時候,從國內房地產領域撤走的時候,這個給他應該是有一個明確的警示信號。當然更重要的我覺得潘石屹能夠在頂部逃離這樣一個高風險市場,與他早年經歷了海南房地產的泡沫有很大的關係。

當年的萬通六君子以馮侖、潘石屹為主,他們對這個房地產一直是高度的警惕,因為經歷了海南的房地產從八百塊錢到一萬塊錢,然後在短短的時間又從一萬回到八百的這樣的一個過程。之後很多從海南出去的企業家們,特別是經歷過那一波的企業家們,實際上對中國的住宅房地產市場一直是保持一種戒備的。

後期在全國大規模擴張的這些所謂地產商人,包括恆大、碧桂園,後期你擴展的規模越大,你的樓盤越多,你儲備的土地越多,你的資產規模越大,實際上今後面臨的問題越多,而且會死得更慘。所以包括現在的碧桂園、還有融創,這些企業都會接連爆雷,很快就會連累到地方政府的財政收入,很快就會連累到銀行。恆大的負債只有兩萬多個億,而中植現在爆出來的負債是高達三萬多億,很多省份全年的財政收入加起來都到不了三萬多億,這是一個非常驚人的債務。我相信信託投資公司要出現爆雷,出現的債務問題,遠遠的會超過中國的房地產企業。

政府欠債天文數字 經濟問題政治解決

郭君在《菁英論壇》表示,恆大留下大量的這個爛尾樓,這其實非常棘手。當局首先是拖了,就是以時間來弱化這個危機帶來的衝擊,他們是希望經濟能夠快速復甦,然後房地產價格重新開始上漲,這樣的話很多問題就容易解決。但現在看來,這是不容易實現的。其它方法,就是國有企業接手,然後把樓交給已經付款的買家。今年中共批准了發行四萬多億的地方專項債,基本上都是為了穩住房地產市場。但實際上根本就不夠用,現在中國地方政府一年收入的一半要支付利息。現在地方政府有多少債,表面上只有二三十萬億。如果再加上地方城建公司呢,據說有將近九十多萬億和上百萬億的債務,光是年利息支出就好像要四萬多億人民幣。最關鍵的是這會引起金融系統性的危機,這個危機不是可能的問題了,其實已經開始了。說實話,因為經濟下滑很嚴重,我看不到中共還有什麼好的辦法,不管用什麼辦法,最後都可能是帶來經濟的一個結構性的崩潰。

蔡慎坤在《菁英論壇》表示,我記得在疫情之前原來中金(中國國際金融公司)的原董事長朱雲來在一次金融峰會論壇透露過,他說的當年中國的總體債務已經高達六百多萬億,這是一個非常驚人的數字,後來方方面面都極力的去掩飾這個數字,但是我相信他這個數字絕對不是空穴來風,以他對中國經濟的了解,對中國債務的了解,他不會輕易的說出這個數字來。而且按照他當時的測算,應該到2019年甚至是2020年的時候,中國的總體債務高達九百多萬億。

按照他的說法,九百多萬億,你光還利息基本上就要吞噬掉中國GDP的一半。所以說這是一個中央政府根本沒有辦法應對、沒有辦法解決的問題。我們看到現在局部的出問題,或者是整體的出問題之後,中國政府採取的辦法就是掩蓋,或者是就像過去化解廣東國投的這樣一些老辦法,最終跟這些債權人債轉股也好,或者是以很低的折扣也好,或者是就像現在對外債一樣完全的躺平、連利息都不還的一樣。我相信最終中共會選擇這樣的一些方案,這些方案可能都會逐一的來實施。最終你要想指望這個政府如果是化解不了危機最終走向破產,這種可能性不會太大的。因為這是一個完全的集權國家,它面對危機的時候,會採用非常強硬的手段來處理這些危機,它不會用經濟的手段也不會用市場的手段,更不會讓西方人所想像的用一種非常理性的方式來化解來處理這個危機。

而現在一個新的班子上來之後,他們從來沒有處置過這樣的危機的經驗。所以面對這些雙重的或者是多重的危機。你指望現在的一個從來沒有面對過危機的這個領導班子,他們根本不足以來應對未來出現的這個危機。

新唐人、大紀元推出的新檔電視節目《菁英論壇》,是立足於華人世界的高端電視論壇,該節目將匯集全球各界菁英,聚焦熱點議題,剖析天下大勢,為觀眾提供有關社會時事和歷史真相的深度觀察。

本期《菁英論壇》全部內容,敬請線上收看。

——《菁英論壇》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