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真相】軍事法院院長遭免職隱情

【大紀元2023年10月25日訊】今年9月1日在中共人大常委會上,宣布了一項人事任免。在二十多人的任免中,中共軍事法院院長程東方被免職成為輿論話題,媒體不約而同地以「在職僅八個月即被免」作為關鍵詞進行廣泛報導。

由於官方沒有公布程東方的免職理由以及其去向,免職時機正好與傳聞國防部長李尚福等多名軍隊官員受到調查的時間重疊,引起各種猜測。諸多報導指,程東方可能因嚴重失職,被迫下台。不過,所有分析免職關聯的報導在大陸迅速被屏蔽。

值得注意的是,在宣布程東方被免職的同一天,中央政法委書記陳文清主持會議,專題研究執法問題。他在講話中似乎暗示出程東方被免職的原因。陳文清強調,政法部門「要勇於自我革命」,要解決「執法不作為、亂作為」等問題。作為習的親信,陳文清的這番講話更像是在警告:在司法系統中存在「站錯隊,亂作為」的立場問題。

熟知中共軍隊司法內情的前《文匯報》記者姜維平分析認為,程東方卸任的原因和去向都被官方迴避,只可能是立場出了問題,他解釋說:「軍事法院院長這個角色太重要!對習近平正在軍隊展開的大清洗舉足輕重,顯然習對程東方的政治立場不放心。」

前黨媒記者:拖延劉亞洲案 阻礙習快速整肅軍方

姜維平現居加拿大,早前因揭露時任大連市長薄熙來的嚴重腐敗問題和令人瞠目的男女關係問題,2001年5月被以「洩露國家祕密罪」被判刑8年。姜維平曾長期在中共宣傳系統任職,了解中共體制內諸多內幕。

姜維平認為,程東方被免職的主要原因是一直在拖延原空軍上將劉亞洲的案子,至今沒有拿出習近平想要的結果。他說:「程東方顯然是『不聽話』,習近平現在整肅軍隊的速度很快,很多將領被抓,習想以『一言堂』形式快速判案,但是程東方審理劉亞洲的案件,審理多久了?至今還沒有結果,習不會滿意他這樣審案。」

姜維平說,軍隊的法院與一般民間法院有很多不同之處,有它特有的「獨立性」,而且是個封閉狹小的環境,辦案對象不是一般的普通民眾,而是涉及軍中錯綜複雜的各種勢力,通常審理案件的程序過程「比較認真」,不太敢像當下的民間法院那樣可以隨意製造冤案。

據了解,原中共國家主席李先念的女婿、退役上將劉亞洲在2021年突然傳出失蹤的消息,直到兩年後的今年3月,才陸續有媒體放出消息說,劉亞洲涉嫌利用基金會、協會等名義聚斂巨額財富,犯下嚴重貪腐罪行,將遭重判「死刑緩期兩年執行」。

後據大陸資深媒體人高瑜透露,太原「第七幹休所」接到上級通知,要在全所範圍全面徹底清查清理劉亞洲有害信息活動,要清查和下架劉亞洲的相關書籍、報刊雜誌以及影像製品。

高瑜還說,「去年網上還有大量劉亞洲的著作在賣,現在確實清零了。」

高瑜說,劉亞洲與習近平的崇拜對象正好相反。「劉亞洲對毛澤東進行辛辣的諷刺和批評,但是對鄧小平卻歌功頌德、頂禮膜拜。」還吹捧鄧小平動用軍隊鎮壓「六四學運」換來了「十三年的輝煌」。

兩年多過去了,程東方沒有給出媒體放風所暗示的「重判」結果,這讓習近平很惱火。

謎團人物程東方 被稱駐港部隊「名片」

程東方與秦剛、李尚福一樣,都是二十大之後,由習近平親自提拔到重要位置的。那麼他到底是習陣營人馬?還是暗中與習近平作對的反習勢力?或者只是所謂「依法辦案」的逍遙派呢?

翻閱程東方的個人履歷,能找到的相關信息很少,他的個人資料中連出生年月、出生地、家庭背景都沒有公開,履歷很簡單,留下很多空白。到目前為止,程東方最亮眼的標籤是曾經被軍報吹捧為駐港部隊的一張「名片」。

公開資料顯示,程東方畢業於北京大學法學系,獲中國政法大學法律碩士學位。之後於2005年赴港,曾任中共駐港部隊法律處處長和新聞發言人,2015年被調到中共軍事法院工作。2016年,程東方任軍事法院副院長;2017年1月成為中共二級大法官,同年晉升少將軍銜;2020年7月調任四川省軍區政委;不滿一年,於2021年4月,被任命為軍事檢察院檢察長,同年5月獲一級大檢察官職稱;2022年12月,任中共軍事法院院長。

雖然官方沒有公開程東方的出生年月,不過,其獲得法律碩士後,2005年就赴港任職,可以推斷他是一名70後,出生年月大概是1978年、1979年,今年應該是45或46歲。

程東方任職最長的機構是畢業後的第一站:駐港部隊。他出任這支部隊的法律處處長、新聞發言人。駐港部隊是中共軍隊中唯一有新聞發言人的部隊。程東方在駐港部隊服役長達10年之久,占據了他服役軍隊司法系統17年中的大部分時間。

中共軍報曾經稱,程東方處理了不少在香港有影響的事件,稱他是駐港部隊的一張「名片」。言外之意程東方是駐港部隊的標誌性人物。

不過,十年中能檢索到的程東方以駐港部隊發言人身分出現的兩三件港媒報導中,他遞上名片的場合並不具有當局需要的「正能量」,反而相當尷尬、難堪。

2006年1月,中共一名駐港士兵與妻子到香港迪士尼樂園遊玩時,偷竊了禮品商店中的一枚鑰匙扣,被判罰款一千港元(約129美元)。

針對此事,程東方作為駐港部隊發言人出面解釋稱,駐港部隊駐港八年多,一向依法,「這次只是個案」。

另一件是中共駐港官媒2007年報導程東方如何與港府多次交涉,成功解決了駐港部隊一營區「臭氣熏天」的難題。

報導稱,駐港部隊的新田營區環境優美,唯一不足是營區周圍有9個養豬場,濃重的豬尿糞味隨風飄來飄去,經過營區的運豬車還會時不時掉下「禮物」:一坨坨豬糞,使新田營區「臭氣熏天」。

於是,駐港部隊法律處從2006年開始,與港府多家機構交涉,最後達成協議:特區政府利用扶助金計劃,讓豬農自願交出養豬牌照,停止養豬,政府給予經濟補貼。之後,約有7家豬農交出了養豬牌照。

程東方對港府行動力表示滿意,還自信地預見「新田軍營豬臭問題不久將徹底解決」。

在港十年中,能查閱到程東方從法律專業上,給駐港部隊留下的成績大概是他與他的同事為駐港部隊制定了上百項規章制度,避免中共軍人在法治社會的香港觸碰到法律紅線。

仕途大轉折 參與徐才厚、郭伯雄等軍中大案

程東方在香港十年,時間雖然最長,但是接觸到的幾乎是當地的瑣事,他真正開始「辦大案」卻是在他從香港調回大陸,進入軍事法院。

2015年程東方被調回大陸,進入軍事法院服役。這一年,習近平在軍中反腐運動中,堆積的一系列巨大貪腐案相繼進入調查、審理階段。包括谷俊山、徐才厚、郭伯雄等大案。

公開資料顯示,中共軍事法院是軍隊以及武警部隊的最高級別軍事法院,組織上直屬中央軍委政法委員會,業務上接受中共最高法院以及中央軍委政法委員會的雙重領導。軍事法院主要負責審理正師級以上將官犯罪的第一審案件,或者低階軍人的上訴案件。

2015年7月,卸任中央軍委副主席的郭伯雄涉嫌受賄犯罪,移交軍事檢察機關處理。2016年,郭伯雄涉嫌受賄犯罪案偵查終結,由檢查機關向軍事法院提起訴訟。同年7月25日,郭伯雄因受賄罪一審被判處無期徒刑,褫奪上將軍銜。

此外,曾任軍隊總後勤部副部長的谷俊山2012年因涉貪被查。2015年8月被軍事法院以貪污罪等多項罪行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

另一名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則是在2014年3月涉嫌違紀問題受到調查,不過2015年徐才厚因膀胱癌晚期,醫治無效死亡。

上述幾件軍中反腐大案落幕後,程東方2016年升任軍事法院副院長,隨後又被晉升少將軍銜,推算程東方當時的年齡最多38歲,在中共軍隊的文職官員中,如此年輕就獲得上將軍銜極為罕見。

之後,程東方仕途一路升遷,2021被任命為軍事檢察院檢察長,2022年12月,任中共軍事法院院長。

如果不是在審理「大案」「要案」上有突出貢獻,如此平步青雲,恐怕很難說得通。

習疑慮將領忠誠度 軍隊再次成整肅對象

不過好景不長,程東方仕途很快在另一場對軍隊整肅中戛然而止。

今年3月習近平一手打造的火箭軍的高層傳聞被整肅,其司令員李玉超,副司令員劉光斌,前副司令員、現任中共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副參謀長張振中,於3月被帶走調查。

在今年北戴河會議之際,中共軍報8月3日頭版發表評論文章,強調中共對軍隊的絕對領導,要求確保部隊絕對忠誠,並再提郭伯雄、徐才厚、房峰輝、張陽四名落馬軍虎,稱要「全面徹底肅清其流毒影響」。

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所長蘇紫雲對大紀元表示,在忠誠度問題上,中共軍隊恐再次進入了整肅期。

最早披露李尚福、火箭軍遭到整肅的中國原資深調查記者趙蘭健對大紀元表示,自己的消息源透露,針對軍隊的一場大清洗在所難免,「不可能抓幾個人就結束。軍隊的事是一個大的派系,一個大的系統,現在僅僅是開始,未來會深入到這些派系的支支脈脈,都會遭到整肅。」

也就是在這一時刻,程東方被免去軍事法院院長一職且去向不明。

——《人物真相》製作組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