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靖宇:終結經濟奇跡,只是習近平的錯嗎?

【2023年11月06日訊】近期,美國智庫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所長波森(AdamS.Posen)在知名的《外交事務》雜誌上發表文章《中國經濟奇跡的終結》,他指出,習近平本人的政治轉向和失敗的清零政策,導致了中國經濟長期低成長甚至衰退。對此,波森認為這對美國是一個機遇,美國應該重新回到門戶開放的政策上來,對中國的人才和資本張開雙臂。

這個結論說明波森是一位古典經濟學家,但他實在不懂政治學,更不懂中國的實際社會情況。

中國經濟為何陷入危機?兩派學者爭論

首先談談關於中國經濟為何陷入危機,這是比較沒有爭議的部分。

波森認為,中國經濟奇跡的根源是市場經濟發揮了作用,而不是政府做了什麼。相反地,是因為政府減少干預經濟,從而使中國經濟崛起。

他認為習近平上台後,加強政府的干預,導致企業缺乏活力和創新,並且使投資意願下降。不僅如此,政治倒退以及「數位極權」導致公民社會被打壓,使得民眾缺乏安全感,因此人們會努力把資產轉移到國外或儲蓄,而非消費。

波森將中國的投資和消費下降,主要歸結於政府干預,而大規模的政府干預正是從習近平上台後開始的。

針對波森的觀點,美國外交關係委員會國際政治經濟學研究員劉宗元和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金融學教授麥可‧佩蒂斯(MichaelPettis)在《外交事務》上提出反駁。他們一致認為,波森沒有找對問題的根源,中國經濟的問題不在於習近平本人,而在於中國長期存在的結構性問題。

劉宗元認為,長期以來,中國的投資高於消費,扭曲了經濟。習近平上任後反而在努力解決這些問題,但是由於清零政策、政治倒退和「戰狼外交」,最終導致「不僅沒有拆除中國經濟的定時炸彈,還大大縮短了它的導火線。」

劉宗元也表示,中國經濟衰退可能拖累全球經濟成長,這不是機會,反而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甚至有可能引發戰爭。因此西方不應該採取波森所說的「門戶開放」政策,而是應該繼續遏制中國。

和劉宗元相同,佩蒂斯也認為中國經濟失衡的原因是長期投資占比過高。他分析,中國經濟的崛起在於政府投資,但為了維持高經濟成長,這些投資越來越沒用,最終導致了房地產泡沫和債務陷阱。

佩蒂斯補充,最大的問題在於高投資的模式無法持續。而且,由於中國的政治體制沒有辦法自我糾正,過去經濟的成功還會強化這個模式。

兩派看法是中國經濟的一體兩面

其實這兩派對中國經濟的看法,只是一體的兩面。筆者曾在《經濟大夢碎中共槓上經濟學?》一文中談過,出於極端政權的特性,中共當局就是想要控制一切。舉凡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等各領域,都需要「堅持共產黨的領導」,走所謂「具中國特色的」發展路線。

在這種對權力的狂熱與莫名的「制度自信」之下,數十年來,中國不斷重復「一放就亂,一亂就收,一收就死,一死就放」的惡性循環。當前,中共就是擔心「一放就亂」,所以全面收緊社會控制力道,先後打擊房地產、互聯網、教育培訓行業,還透過各種政策打壓外企,甚至接連禁止日美企業高管離境,使外資加速撤離、民企倒閉,政策不斷朝向「國進民退」的方向邁進,收緊對金融部門與私營企業的控制。

中共當局極權的特性,不是從習近平開始的。共產黨極權主義的本質從建黨以來從來沒有改變過,只是在建政七十多年來,因應各種外部內部環境的變化,中共當局不斷變化統治方式,放鬆或收緊社會控制的力道。然而最終,老大哥始終在看著每一個中國人,它從來沒有主動放棄極權統治的意願,一絲一毫都沒有。

如果是這樣,那怎麼解釋改革開放呢?實質上,從建政以來,中共因為發動大躍進、文化大革命、上山下鄉等各種荒謬的政治運動,已經把民間社會與經濟搞得生機全無、奄奄一息,再不放鬆管制,政權可能就要直接面臨治理崩潰與垮台危機。改革開放就是共產黨放鬆對民間的管制,民間蓄積的經濟能量就自發地爆發出來了,這可不是共產黨的功勞。換句話說,這段過程就是一收就死,一死就放。

但它會不會完全放鬆對經濟的控制?所有人都知道,不可能。面對經濟放緩問題,為了GDP數字,中共政府大力增加財政支出,投入各地方的基礎建設,但因為並沒有充分考慮民間對這些建設的需求,後來「鐵(路)公(路)基(基礎設施)」建設已經嚴重過剩,投資的效益遞減;也造成目前房地產崩盤、地方政府債務狂飆。

都是習近平的錯?

這些都是習近平一個人的問題嗎?眾所周知,在中國,中共體制的政治影響力無所不在,習近平也是不斷受到影響的人之一。換作是別人,面對中國長期以來的政治與經濟沉痾,也不一定能夠有什麼好辦法。習近平只是「躬逢其盛」,碰到了這個紅朝末年,他正好在這個位置;他怎麼做,問題也得不到解決。

我們來一起思考看看。一碰經濟,就要面臨放鬆監管的議題,才能活絡私人企業發展與活絡民間消費。但「放鬆監管」是中共當局的禁區,它現在最在意的絕對是它的執政權力,絕對不能輸掉的是政權,經濟一定是放在政治的後邊。為此,它的想法必定是「一亂就收」,絕對不可能放鬆政治管制。如此一來,經濟要寬鬆、政治要緊縮,就像人的兩條腿,一腳往前、一腳向後,這個人一定摔得七昏八素。

看現在的情況,許多人也心裡有數,中共政權註定即將覆滅,換作是別人掌舵也是一樣的結局。說習是「總加速師」,也確實是,因為他目前的確難以擺脫中共黨性對他的影響,變得越來越無法正常理性地思考。他就這樣被體制同化,失去了人性獨立思考的一面,他的行動、言談展現得都是共產黨的意志……如果無法改變,那他個人的悲劇結局已然近在眼前。

美國重新擁抱門戶開放政策?

從波森文章的另一方面來說,他建議美國應該開放中國的人才和資本流入,這真是大外行的發言。中國的人才和資本從來不是單純的人才和資本,這和古典經濟學理論中生產要素的自由流動,完全是兩回事。任何熟悉中國社會現實的人都非常清楚,中共的人才與資本背後幾乎都有共產黨黨國體制的控制力道。

自由世界的一些學者與政客真是非常欠缺對中共本質的認識,這些人東方西方社會都有,他們真是天真(或是別有用心?)到無以復加的地步。君不見千人計劃,外表包裝是單純的學術交流計劃,結果呢?變成間諜計劃。孔子學院,也不是單純的文化教育機構,變成中共黨文化的大外宣;TikTok、小紅書更不是單純的短影音或社交平台。

開放來自中國大陸的人才與資本,自由世界將直接面臨中共紅色滲透的嚴重後果。特別是如果民主國家由這些完全不懂得中共黨國體制的政客或學者執政,更是直接等著被中共吃乾抹淨,慎之、慎之!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