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中共向全球貧窮國家追債

【2023年11月24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Antonio Graceffo撰文/信宇編譯)自2001年開始,包括 2013年啟動的全球「一帶一路」倡議(the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簡稱BRI)在內,中共政權已在全球165個中低收入國家投資了近21,000個項目。這些中低收入國家欠中國的未償債務總額約為1.1萬億美元,其中一半以上的貸款已經到期,到2030年這個到期比例將達到75%。

最初的設想是,這些貸款項目有望推動借款國的GDP增長,增加的經濟產出將使這些國家能夠償還中共貸款。然而,許多項目未能完工或未能產生預期回報。中共與巴基斯坦合作的大型工程計劃中巴經濟走廊(China-Pakistan Economic Corridor,簡稱CPEC)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該項目始於2013年,長期以來一直被吹捧為一帶一路倡議工程的樞紐和旗艦項目。

中巴經濟走廊歷經十年,耗資250億美元,仍未兌現其發展巴基斯坦能源基礎設施、大修瓜達爾港並將其與中國新疆地區的喀什連接起來的承諾。中巴經濟走廊實際上將使中共政權成為巴基斯坦瓜達爾(Gwadar)港的所有者和運營商,同時為中共提供更便宜的貿易路線,並為其提供進入阿拉伯海的通道。巴基斯坦獲得的任何實際收益都被融資和安全問題以及巴基斯坦人的反彈所抵消,他們越來越多地將中共視為中巴經濟走廊的受益者,這個項目讓巴基斯坦債台高築,卻沒有給當地人帶來多少好處。

經濟學家證實,建設CPEC基礎設施的支出所產生的溢出效應微乎其微,而對巴基斯坦債務的影響卻是非常巨大的。截至7月,巴基斯坦30%的外債是欠中國和商業銀行的。更糟糕的是,巴基斯坦盧比貶值,對美元的匯率下跌了40%,從而使還本付息變得更加困難。項目初期階段的經濟不穩定導致項目完工延遲,這意味著用於償還債務的收入也會延遲產生。令許多巴基斯坦人懊惱的是,中巴經濟走廊的下個階段即將開始。屆時,將有更多的債務展期和額外貸款疊加到現有債務中來。

風險巨大的貸款

與巴基斯坦一樣,參與「一帶一路」倡議工程的其它國家也存在類似困境。在中共向發展中國家提供的貸款中,整整80%都提供給了面臨財政困難的國家。這就是為什麼西方指責中共是不負責任的貸款人。高利率和當地貨幣貶值加劇了這個問題。

在最初階段,「一帶一路倡議」是大量貸款的代名詞,旨在為廣泛的基礎設施建設提供資金。然而,這種模式已經發生了轉變,中共當局越來越多地提供救援貸款,而不是僅僅關注大型基礎設施項目。在中國經歷這個轉變的過程中,許多救援貸款都是通過與更傳統的金融機構合作來促成的。

中國約有一半的非緊急貸款是與銀團(syndicates)合作發放的,其中80%是與西方商業銀行(如英國渣打銀行/Standard Chartered或法國巴黎銀行/BNP Paribas)或多邊開發銀行(如美國國際開發金融公司/the United States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Finance Corporation(DFC)和歐洲復興開發銀行/the European Bank for Reconstruction and Development (EBRD))合作發放的。

儘管重點發生了轉移,然而中國仍然是世界上最主要的發展資金來源,其支出超過了西方七國集團(G7)中的任何一個國家以及多邊貸款機構。不過,值得注意的是,七國集團成員國從2021年開始集體超過中共,因為它們正努力打造一個替代中共政府主導的全球倡議。

遭遇重大挫折

在今年10月份北京召開的第三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開幕式上,中共黨魁習近平明確表示,中共正在降低投資風險,重點關注「高質量」投資。習近平承諾提供1,000億美元的新一輪投資,然而其中大部分資金似乎都用於救援貸款,挽救舊項目而非啟動新項目。中共政府不太願意公開的另一個行動變化是,它現在正在扮演討債人的角色。在許多情況下,中共會悄悄扣押拖欠貸款者在代管帳戶中作為抵押品的外匯儲備。

位於美國弗吉尼亞州的威廉與瑪麗學院(College of William & Mary)全球研究院(Global Research Institute)的研究實驗室「援助數據」(AidData)負責跟蹤中國的全球貸款情況,該實驗室認為,中共當局目前正集中精力拯救陷入困境的項目和陷入困境的借款人,以防止公眾反彈,並贏得針對七國集團競爭對手的外交勝利。中共目前正在管理三種風險:還款風險;環境、社會和治理(ESG)風險;以及聲譽風險等。

隨著世界在俄烏戰爭和以哈衝突等全球熱點問題上的兩極分化,中共政權正在失去原有的外交陣地。

根據AidData的評估,中共當局在與華盛頓的軟實力鬥爭中挫折多於成就。「一帶一路」倡議在2019年的支持率為56%,而在2021年則降為40%。根據總部位於華盛頓特區的知名智庫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最近公布的一項研究結果,全球大多數國家對美國的好感度已經超過了對中共的好感度,而且這種差距還在擴大。

長期以來,美國在獲取全球影響力方面拒絕嘗試超越中共。中共平均每年向發展中國家投資800億美元,而美國平均每年僅對外投資600億美元。現在,美國正在加大海外支出,成立於2019年的美國對外援助機構美國國際開發金融公司(U.S.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Finance Corporation,簡稱DFC)的海外活動增加了15倍。此外,歐盟、七國集團和其它發達國家也開始推動由西方主導的「一帶一路」倡議替代方案,如歐盟推出的「全球門戶項目」(the Global Gateway Project)和七國集團倡導的「全球基建與投資夥伴關係」(the Partnership for Global Infrastructure and Investment)等。

作者簡介:

安東尼奧·格雷斯福(Antonio Graceffo)博士是經濟學教授和中國經濟分析師,在亞洲工作、生活了二十多年。他本科畢業於上海體育學院,擁有上海交通大學工商管理碩士學位,目前在美國軍事大學(American Military University)研究國防議題。他為多家國際媒體撰稿分析亞洲經濟形勢,他還撰寫了一批涉及中國經濟議題的著作,包括《一帶一路之外:中國的全球經濟擴張》(Beyond the Belt and Road: China’s Global Economic Expansion,2019)和《中國經濟簡明教程》(A Short Course on the Chinese Economy,2018)等。

原文: China Collecting Debt From Poorest Countries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立場。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