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菁:新增選工程院院士夏強 對肝移植「着魔上癮」

【2023年12月04日訊】近日,2023年新晉中國兩院院士名單公布,在器官移植領域,增加了一個工程院院士,他就是上海交通大學醫學院附屬仁濟醫院院長、上海市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長夏強。

夏強今年57歲,他2004年起擔任仁濟醫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使仁濟醫院成為目前國內肝移植手術量、門診量最大的器官移植診療中心和世界最大的兒童肝移植中心。同時,該醫院也是中國肝移植醫師培訓基地。

據中共官媒宣傳,在夏強由上海市第一醫院調入仁濟醫院之後「白手起家」,第一年就完成了肝移植120例,成為當年上海器官移植量「名列前茅」的醫院。夏強說:「對肝移植我是着了魔的」。「我現在簡直像上癮一樣,一天不到病房看病人,心裡就會不踏實;每週至少做2~5台肝移植,失敗了也不怕,認真總結分析,第二天就會繼續做」。

這位着了魔的夏主任,「究竟做過多少例肝移植手術,夏強自己也無法統計,他只記得自己的最高紀錄是,一天之內完成了6例肝移植手術。」

同時,夏強還在器官移植領域衝擊各種世界和亞洲紀錄,如2005年1月26日,上海《解放日報》發表一篇題為「乾坤挪移九小時」的文章,說的就是夏強為了衝擊亞洲肝腎聯合移植這個項目的65歲高齡記錄,親自開車往返140公里將一位72歲的病人接到醫院做手術。

資料顯示,夏強領導的同濟醫院移植中心肝移植總量在2011年超過1000例,2015年超過2000例,2016年超過3000例。2017年一年內,同濟醫院肝移植量突破800例,成為世界上單中心肝移植的第一名。

做器官移植着了魔上了癮的夏強,失敗了也不怕第二天繼續手術的夏強,做到移植量世界第一的夏強,都離不開一個關鍵要素,那就是器官供體。很顯然,夏強團隊有著器官供體的堅強後盾,他才能有這樣的底氣去著魔、不怕失敗、爭第一。然而,人們不禁要問,夏強團隊是從哪裡得到這些源源不斷的供體器官呢?

中共國的器官供體,一直受到國際社會的質疑,也一向是中共官方的禁忌。從2000年之後,中國的器官移植量呈現出爆炸式的增長,幾百家醫院湧入器官移植領域,每年大幾萬的手術量,超短的移植等待時間,都成為國際社會關注的焦點。

2006年,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皇家檢察官大衛·喬高和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發表了調查報告《血腥的器官摘取》,曝光了中國活體摘取器官罪惡的存在。

2016年,他們又和美國獨立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聯合推出了調查報告的更新版,更多的證據顯示,中國的器官移植手術數量遠高於官方數字,每年約為6~10萬例,從2000年至2016年,總量可能高達150萬例。更新版調查報告的最終結論是:「中共令整個國家參與到大規模謀殺之中,而受害者主要是無辜的法輪功學員,但也有維吾爾族人、藏族人以及家庭教會成員,中共這樣做的目的是獲得用於移植的器官。」

同時,通常在美國器官等待時間需要幾年的時間,但是在中國多家醫院的網站上卻赫然寫著:保證1~2週內就能為病人找到器官供體。2013年,香港《鳳凰週刊》的一篇題為《中國人體器官買賣的黑幕》的文章寫到,「過去十年,赴中國『器官移植旅遊』盛行一時,高效得不可思議的移植手術屢見報端。」

韓國是到中國進行「器官移植旅遊」人數最多的國家,韓國最大日報社《朝鮮日報》旗下的「朝鮮TV」2017年推出了紀錄片《殺了才能活》,片中真實記錄了在中國存在的系統性活體摘取、販賣、移植器官的不為人知的罪惡,公安、監獄、醫院都在這個罪惡鏈條之中。

正如紀錄片名字「殺了才能活」,其意味著在許多絕症患者因器官移植而得救的背後,卻是以許多人因被摘取器官而死亡為代價的。那麼,作為器官移植科的醫生,手術做的越多,也就意味著被摘取器官死亡的人越多。根據世界人權組織「追查國際」調查,目前,全中國做器官移植手術的醫院大多和活摘器官有關。也因此,人權組織「追查國際」將夏強列入了涉嫌活摘器官的責任人之一。

據媒體統計,目前在器官移植領域,除剛剛當選的夏強之外,還有6名兩院院士,他們是:

鄭樹森,2001年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

王學浩,2011年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

陳孝平,2015年當選中國科學院院士

董家鴻,2017年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

樊嘉,2017年當選中國科學院院士

竇科峰,2021年當選中國科學院院士

這些院士都是中國器官移植領域的代表人物、所在醫院的器官移植帶頭人,自身有著豐富的臨床移植經驗,因此他們無一例外地涉入了非法活摘器官的罪惡。

2017年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的董家鴻,曾任解放軍總醫院301醫院的肝膽外科主任、肝膽外科醫院院長、301醫院全軍肝膽外科研究所副所長、國家衛生部人體器官移植專家委員會委員、中華器官移植學會常務委員。董家鴻目前為清華大學臨床醫學院院長,清華大學長庚醫院院長,清華大學精準醫學研究院院長,2023年出任新成立的清華大學「器官移植與仿生醫學研究院」院長。

2018年11月,在以色列海法舉行的第七屆「中以高科技投資峰會」原本邀請董家鴻參會,但因「終結中國濫用器官移植國際委員會」就時任301肝膽外科主任董家鴻涉嫌非法摘取法輪功器官,而向主辦方聯署簽名提出抗議,最終主辦方不再邀請董家鴻參會。

2018年11月1日,人權組織「追查國際」發出「追查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嫌犯北京清華長庚醫院執行院長董家鴻的通告」。通告稱,董家鴻嚴重涉嫌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嚴重涉嫌觸犯群體滅絕謀殺犯罪!本組織對董家鴻立案追查。

2015年當選為院士的陳孝平,曾任華中科技大學附屬武漢同濟醫院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長。武漢同濟醫院是中國器官移植的發源地,網上一篇作者為「俺也是同濟人」的帖子,曝光了陳孝平在2007年擔任同濟醫院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長時,為了衝刺院士(評選),曾承諾一年內要「突破肝移植100例大關」,說服院方為這項院士級肝移植工程出資200萬元進行支持,並親自出馬去給法院的人員送禮、公關。

陳孝平為什麼要親自出馬去給法院的人員送禮、公關?當然是為了得到充分的供體器官,這也說明法院和公檢法系統掌握著醫院所需要的供體器官。

2001年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的鄭樹森,曾任浙江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院長,目前為樹蘭醫院院長。中國器官移植及多器官聯合移植的開拓者和學術帶頭人。2016年10月鄭樹森因在《肝臟國際》發表論文後,無法提供其論文中有關2010年4月到2014年10月間,所實施的564例肝移植手術的供體器官來源倫理證據,而被雜誌撤稿並對鄭樹森等作者實行「終身禁令」。

據大陸媒體報道,截至2012年,鄭樹森「施行肝臟移植1080例,同時開展多器官聯合移植,施行肝腎聯合移植25例,為國內移植數量最多。」

樊嘉,2017年當選中國科學院院士,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院長。2002年開始,累計實施肝移植手術近3000例。

竇科峰,2021年當選中國科學院院士。1997年任第四軍醫大學西京醫院肝膽胰脾外科主任,全軍器官移植研究生主任。他為軍隊培養了很多器官移植領域的「拔尖人才」,中共為其頒發空軍軍醫大學教學終身成就獎。

王學浩, 2011年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南京醫科大學附屬醫院肝臟移植中心主任,衛生部活體肝臟移植重點實驗室主任,中國活體肝移植研究所所長,江蘇省肝臟移植中心主任。

陳孝平、鄭樹森、樊嘉、竇科峰、王學浩都被人權組織「追查國際」列為涉嫌活摘責任人,並發出相應的追查通告。

著有《屠殺》一書的作者葛特曼曾說過,在冷戰時期,(前)蘇聯的精神病學家就是蘇聯體系的一部分,這個體系折磨和殺害了政治和宗教的異見人士。今天,中共的移植外科醫學也是酷刑和殺害異見人士系統的一部分。

中國的器官移植,無論是曝出的對死刑犯的器官割取還是1999年之後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血腥活摘,都帶著中共的原罪。因此,這個領域的從業者,從院士開始及其之下的無數名醫生,都已被中共拖下罪惡的深淵,成為中共的共犯。當黑幕最終被揭開時,這些以院士、教授、專家為首的移植團隊所有成員將會面臨怎樣的結局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