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承諾再投資剛果金70億 專家:恐成畫餅

【大紀元2024年02月03日訊】(大紀元專題部記者何嘉幸採訪報導)上個月獲得連任的剛果(金)總統齊塞克迪(Felix Tshisekedi)宣布,通過與中國投資財團就2008年華剛礦業協議的重新談判,為剛果國庫獲得70億美元的額外收入,將用於一項道路建設計劃。但分析人士認為,70億恐成「畫餅」。同時,中共鈷礦優勢地位仍有變數。

多年來,中共一直許諾在基礎建設上幫助剛果(金)脫困,以此換取對其銅鈷礦的大規模開採權。近日,中方承諾再給剛果(金)70億投資基礎設施。據一份聲明稱,雙方同意維持目前的股權結構,華剛礦業的中國水利水電建設集團公司(Sinohydro Corp)和中國中鐵股份有限公司(China Railway Group Limited)將向剛果支付每年1.2%的特許權使用費。

位於非洲中部、擁有1億人口的剛果(金),全名剛果民主共和國,礦產資源非常豐富,是世界上最大的鈷生產國,全球70%的鈷來自那裡。鈷是電動汽車和手機鋰電池的關鍵組成部分,目前剛果(金)80%的鈷礦被中國公司控制運營。

2008年,中共與剛果(金)政府達成一項以基建換礦產的協議,由成立的合資公司——華剛礦業開採剛果東南部科盧韋齊的露天銅鈷礦。中方承諾投資30億美元用於基礎設施,建設3,500多公里的公路、鐵路、31家擁有150張床位的醫院、145個醫療中心以及兩所現代化大學。此外,中方還承諾要建造5000多套廉租房,其中首都不少於2,000套。作為回報,剛果(金)國家礦業總公司(Gecamines)將68%的股份轉讓給中方合作公司,允許中方公司開採1000萬噸銅和60萬噸以上的鈷來換取這一切。

自2015年起,華剛礦業公司生產的銅和鈷源源不斷運往中國,而中方只完成了承諾的基建項目的一小部分。根據2023年剛果(金)財政監察局(IGF)的一份報告,中方所承諾的30億美元投資中,僅支出了8.22億美元。

剛果(金)財政監察局認為該銅鈷礦的價值可能被嚴重低估,因此2023年2月要求中方將基礎設施投資增加至200億美元,以反映礦產的實際價值。

對於剛談成的70億美元的基建投資,該國的一些專家表示,新協議缺乏透明度,對剛果(金)不利,原來存在的問題仍然沒得到解決,比如探明礦產儲量、中方的投資都去了哪裡,修建了什麼項目。

一位聽取了剛果(金)政府與中國投資者談判情況介紹的專家對媒體表示,他理解,這70億美元將在10到15年內支付,這筆交易看起來非常不利。

許多觀察人士認為,中方一直未能按照原始協議履行所作的承諾,再加上各種支出缺乏透明度,使人們懷疑該項目存在貪腐問題。

旅美中國投資策略專家Mike Sun對大紀元表示,中共的一貫做法,是用舉國之力砸錢。無論是對總統本人,或者是對相關的項目負責人,它都會給予個人經濟利益輸送,給予雙重的利益,來保住中資的礦產項目,不是真的為剛果(金)搞建設。「中方承諾的投資,實際並沒有兌現或只是部分兌現,能偷奸耍滑的地方就偷奸耍滑,能坑一下就坑一下。現在看來,70億恐怕也是個『畫餅』,很可能像過去那樣拖下去,最終不了了之。」

Mike說:「如果剛果(金)能堅持談200億美元,恐怕中共最後也得同意。因為中共搞的『一帶一路』,除了經濟帳外,還要算整個的外交政治影響以及與西方國家的競爭,有多重的因素在裡面。」

剛果(金)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之一。交通、醫療等基礎設施非常落後,礦產開發能力很弱。中共用基建換礦產,既可以掌控廉價的礦產,又可以輸出過剩產能和商品。同時,中共又向剛果(金)學生提供獎學金去中國讀書,用一些恩惠手段開路,於是幾十家中資公司順利湧入了剛果掃礦。截至2020年,剛果(金)19家鈷礦企業中,有15家是全資擁有或部分擁有股權的中國公司。

掠奪礦產資源 中共把利益最大化

在與華剛礦業重新談判之前,剛果(金)也與中國公司洛陽鉬業就先前的協議進行了談判。去年7月,洛陽鉬業同意向剛果礦業公司Gecamines支付20億美元權益金,從而達成和解。

此前,洛陽鉬業以低報儲量逃避向剛果(金)支付數百萬美元的特許權使用費而被指控,剛果(金)法院剝奪了其對TFM礦(Tenke Fungrume Mining,滕科芬古魯姆礦)的控制權。

TFM礦是世界鈷儲量最高的銅鈷礦之一。2016年,洛陽鉬業以26.5億美元,從美國麥克莫蘭自由港公司(Freeport McMoRan Inc)手中收購了全部股份,現在間接持股80%。收購費靠的是來自中共政府的資金。

剛果(金)總統齊塞克迪2023年5月訪問北京期間,曾經到訪洛陽鉬業。這之後兩個月,剛果(金)就放棄了原來數百萬美元的聲索指控,洛陽鉬業僅以20億美元就拿回了控股權,恢復開採TFM銅鈷礦。

洛陽鉬業2020年12月從麥克莫蘭手中又收購了全球最大、品質最高的KFM(Kisanfu,基桑富)銅鈷礦,當時以5.5億美元獲得了95%的股權,目前洛陽鉬業持有KFM 71.25%的股權。這座當時未被開發的銅鈷礦,在2023年高速投產。

中國的民生證券報告顯示,收購KFM項目後,洛陽鉬業控制的鈷資源量由357萬噸增長56.23%,至558萬噸;權益量由286萬噸增長50.08%,至429萬噸,超過了原來世界第一大鈷商——瑞士嘉能可公司。

根據剛果(金)礦業協會發布的信息,中國投資者目前控制著該國大約70%的礦業資源。剛果(金)的銅礦也已經被中資公司主導。其中,中國礦業龍頭紫金礦業公司持有全球第二大的剛果卡莫阿-卡庫拉(Kamola-Kakula)銅礦實益約45%股權、剛果科盧韋齊(Kolwezi)銅鈷礦72%股權。

作為中資公司加快攫取銅礦的結果,剛果(金)由世界第三大銅出口國在2023年變成世界第二。

「一帶一路」 使多國陷入債務危機

中共為了搞全球戰略擴張,大搞「一帶一路」,以投資基建為誘餌,掠奪窮國資源。為了達到目的,中共要求國有銀行借給企業足夠的優惠貸款,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拓展國際礦業投資開發,構建自主的全球礦產資源供應鏈。

剛果(金)是「一帶一路」在非洲的戰略要地之一,其豐富的礦產資源是中共志在必奪的目標,特別是美國倡導清潔能源產業轉型以後,中共想主導世界新能源經濟。在「中國製造2025」的目標下,中共把新能源汽車(電動汽車)電池作為「製造強國」計劃的10個領域之一。因此,剛果(金)對中共的意義更加重要。

然而,中共承諾的基礎建設,卻只是部分實現,甚至很少實現。

美國智庫的調研顯示,中共在「一帶一路」國家承諾的大規模基建計劃中,讓中低收入國家背上了總額3850億美元的隱性債務,有42個中低收入國家目前對中國的債務敞口規模超過了其GDP的10%。在這些基建中,有35%的項目涉及腐敗醜聞、違反勞工規定、環境危害和公眾抗議等問題。

剛果(金)的隱性債務有多少尚不清楚,但中資公司存在的問題,與其它國家相似。

比如,TFM礦被中資公司收購後,不再遵循過去的制度。而是連續24小時運轉,到處都是正在開挖的深坑和運土車輛揚起的塵土;在不做空氣質量檢測的情況下,工人被要求爬進酸罐進行維修,安全事故時有發生。

多位前任和現任員工、經理及承包商都表示,之前的美國礦主對危險活動和違反安全規定的行為「零容忍」。而中國新主人的所有做法截然不同。

英國記者希欽斯(Peter Hitchens)根據他在剛果(金)和贊比亞的親歷,在2008年寫下一篇題為「中國如何在非洲建立新的奴隸帝國」的文章。文中說,非洲人好似在一個古老的奴隸帝國殖民地服苦役的勞工,中共只顧開採資源,視人命如草芥,使人很難相信,中共來到非洲是出於誠意。

Mike也說,西方國家的公司在剛果(金)投資,在環保、生產安全等方面會按法律標準執行,成本代價就會高。中資公司不會在意人權、環保,廉價採礦,非常便宜。出了事,就用在中國的那套手法壓下去。中共現在派到那裡維護礦業安全的武裝人員越來越多,甚至開槍殺人。當地民眾非常反感。

同時,Mike也不認為中共能穩占鈷礦主導地位。他解釋說,非洲政治很不穩定。政權更迭的時候變數很大,新總統上來了,就可能跟過去的做法很不一樣,他可能不承認跟中共的合同。這種事情在以前發生很多次,他相信未來也會繼續發生。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