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罪行錄之一百九十三:大饑荒時的人吃人

整理:袁斌

【2024年02月11日訊】1959年–1961年三年間,因為中共的瞎折騰,中國大陸發生了一場嚴重的大饑荒。據各方估計,共造成了1500萬人–5500萬人的非正常死亡,被廣泛視為人類歷史上規模最大的饑荒,也被認為是人類歷史上最嚴重的人為災難之一。當時,在極度飢餓下,有些地方甚至出現了慘絕人寰的人吃人慘劇.。

1961年4月23日,安徽省公安廳《關於發生特殊案件情況的報告》中提到「自1959年以來,共發生1289起(吃人事件)」,「據對1144起案件調查,其中賣給別人吃的36起,其餘1108起都是留作自食」。中共山東省委副書記兼省長趙健民在一次發言中說:據不完全統計,從1958年冬到1960年上半年這一年半時間內,人吃人的現象就有23起,沒有文字但有口頭匯報的還有十多起。1960年5月13日,青海省公安廳給省委寫《關於西寧地區當前治安情況的報告》稱,西寧市和湟中縣發生人相食案件300多起。2013年11月20日,美國勞改基金會在華盛頓的國會山莊向媒體公布了中國官方調查文件,臨夏和和政兩地共有75人被吃掉,其中11人是被殺死後吃掉。

前四川瀘州中共地委書記鄧自力說:「賣人肉吃人肉的可怕的事也發生了。宜賓市就發生了將小孩騙到家中,整死煮熟後作為兔肉到街上賣的事。」

時任甘肅臨夏州委書記的李磊在自傳體著作《悠悠歲月》一書中提及臨夏市所屬的十個公社中,「588人吃掉337具屍體。例如紅台公社小門溝生產隊共吃掉屍體125具,活人五名。小門溝生產隊8個作業隊,有六個發生吃人的情況。23戶吃掉57人。社員白一努先後吃了8個人,其中有父、妻、女三代人。李尕六吃了自己的兩個死孩子,李尕六死後又被社員胡八吃了,胡八死後,又被肖正志吃了。」

1959年至1979年在貴州省公安廳工作的晏樂斌回憶,他曾在1961年「發現一位40來歲的婦女正在她家堂屋用菜刀砍一具小孩的屍體,這個小孩屍體的手腳被肢解,頭部已砍下放在一邊,屍體發出腥臭,我們詢問她為什麼殺孩子,她回答:『不,不,不,不是我殺的,是孩子今天早上餓死的,全家人餓飯,沒有辦法,為了救命,不得不拿來吃啊!』又說:『哪個人狠心吃自己的孩子啊!』」

1988年,作家沙青的《依稀大地灣》紀錄了大饑荒時期的真實片段:「有一戶農家,吃得只剩了父親和一男一女兩個孩子。一天,父親將女兒趕出門去,等女孩回家時,弟弟不見了,鍋裡浮著一層白花花油乎乎的東西,灶邊扔著一具骨頭。幾天之後,父親又往鍋裡添水,然後招呼女兒過去。女孩嚇得躲在門外大哭,哀求道:『大大(爸爸),別吃我,我給你摟草、燒火,吃了我沒人給你做活。』」

前新華社高級記者楊繼繩在《墓碑》中寫道:「河南信陽當年有800萬人口,其中有100萬人餓死。飢餓的民眾甚至去吃死屍,在冬天,墳地裡死屍埋得不深,就被人挖出來吃。還出現了人吃人現象,有人把自己孩子吃了。

楊繼繩調查後統計,估計在全中國當年發生了4、5千起人吃人事件。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