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勞拉‧川普: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將大重組

【大紀元2024年03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Janice Hisle和Lawrence Wilson報導/吳香蓮編譯)美國新任共和黨全國委員會(RNC)聯合主席、前總統川普(特朗普)的兒媳勞拉‧川普(Lara Trump)表示,從她上任第一天起就開始了和其他新任領導人一起對該委員會進行大重組。

3月12日(週二),川普女士在接受《大紀元時報》獨家專訪時說:「這是共和黨全國委員會新一天的黎明。我認為人們看到我們所做的很多事情都會感到好像呼吸到了新鮮空氣。」

她沒有透露上任時解僱了多少RNC員工。她說,最終人數還沒有確定,因為「有些人還會回來,有些人不會」。

她指出,新上任領導人的快速行動表明「我們真的非常認真」,「共和黨的首要目標是幫助川普總統和其他共和黨人贏得選舉。這意味著籌集資金、理智地花錢、吸引選民,並確保選民的選票發揮作用」。

她是川普總統的兒子艾瑞克‧川普(Eric Trump)的妻子。她和其他RNC高層領導人,包括北卡羅來納州共和黨領袖、新任主席邁克爾‧沃特利(Michael Whatley)對RNC的改組採取強硬態度。

「我們來這裡不是為了交朋友,我們是為了獲勝。」她說,「如果你真的專注這個目標,你就必須對人們說『不』;你就必須進行艱難的對話。」

她的態度代表了一種重大轉變。政界人士告訴大紀元,多年來,RNC的運作方式就像一個「老好人俱樂部」,裡面充滿了樂於助人的人。

勞拉‧川普在回應這一狀況時說:「我認為這是太多人對RNC的看法。這就是為什麼我公公呼籲改革這個領導層。」

她和沃特利的上台,加上RNC首席營運官、川普競選團隊長期合作經理克里斯‧拉西維塔(Chris LaCivita),他們三人鞏固了川普作為共和黨實際領導人的地位。

南方衛理公會大學(Southern Methodist University)政治學教授馬修‧威爾遜(J. Matthew Wilson)說:「領導層的這一變化標誌著RNC與川普競選團隊之間的完全融合。」

他說:「顯然,『讓美國再次偉大』(MAGA)派現在已經牢牢控制了共和黨。」

這些變化是否有利於整個共和黨還有待觀察,但勞拉‧川普表示,決心為整個共和黨的利益,而不僅僅是為她公公的利益而努力。

3月13日,她在社交媒體上發文表示,她和沃特利當選後的週末,是共和黨「度過的2020年以來最大的數字籌款週末……我們才剛剛開始!」她沒有透露籌到的總額。

過去與現在

在川普的支持下,從2017年起開始擔任RNC主席的羅娜‧麥克丹尼爾(Ronna McDaniel)於3月8日辭職,原因是長期領導不力、籌款不佳,以及一系列損失和錯失良機。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共和黨未能在2022年11月贏得參議院多數席位。

根據川普的建議,共和黨全國委員會成員於3月8日,在休士頓舉行的春季會議上把票投給了勞拉‧川普和沃特利,投票表決時無人反對,一致同意他們當選。

在會上,阿拉斯加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委員辛西婭‧亨利(Cynthia Henry)告訴大紀元,她相信人們「對領導層的變動感到非常高興」。她認為人們「感謝過去的領導,也受到新領導層的鼓舞」。

也有一些觀察家對勞拉‧川普與川普總統的緊密關係感到擔憂,此外,還有川普所背負的沉重包袱:91項刑事指控和眾多民事案件,包括他正在上訴的3.55億美元罰款案。川普和他的支持者譴責對他的法律攻擊是「法律戰」和「干擾選舉」。

與此同時,民主黨人對共和黨內的劇變和幾乎空空如也的國庫,以及川普總統持續面對的法律訴訟感到頭暈目眩。

相較之下,許多共和黨的忠實擁護者對共和黨的轉變感到高興。他們設想,在多年的停滯不前和愚蠢的決策之後,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將變得更加強大,重新煥發活力。

勞拉‧川普在擔任共和黨全國委員會聯席主席之前接受大紀元採訪時曾說:「我們需要進行這個國家有史以來最大的合法選票收集行動。」

選票收集在許多州是合法的,它允許人們將其他選民的缺席或郵寄選票交給選舉官員。但有人擔心這種做法會助長選舉舞弊。共和黨人長期以來對這種做法不屑一顧,而民主黨人則利用了這一點。勞拉‧川普說:「他們(民主黨人)這樣做是否合法,還有待討論。」

她表示,無論如何,現在是共和黨人「以不同方式開始攻擊遊戲的時候了」。

過去的優先事項出現偏差

在麥克丹尼爾退出之前的一次採訪中,亞利桑那州的共和黨全國委員會委員泰勒‧鮑耶(Tyler Bowyer)告訴大紀元,變革「來得還不夠快」。他說,麥克丹尼爾在「認真利用川普的名氣」來籌款,「任何聰明的主席都會這麼做」。

但麥克丹尼爾之後批准的辯論「只是為攻擊川普提供了素材」,他說:「共和黨不能再將籌款與川普總統的名字掛鉤,因為擔心在川普總統面對其他共和黨挑戰者時受到偏袒。」他說,這讓他和其他志同道合的共和黨員只能說「我們早就告訴過你」。

鮑耶說,前共和黨領導層不一定反對川普,但他們「心中有其它利益考量」。在他看來,舊的領導團隊一心只想安撫根深蒂固的共和黨政客。而這些政客缺乏「做艱難決定的勇氣」,更缺乏建立政黨正確基礎的勇氣。

他表示,共和黨領導層應該告訴參議院少數黨領袖米奇‧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他們不會在競選中為參議員麗莎‧默科斯基(Lisa Murkowski)的連任提供1000萬美元,因為她幾乎肯定會贏。相反,這筆錢應該用來支持正在努力推翻民主黨的共和黨候選人。

他認為,如果當時喬治亞州參議員候選人赫歇爾‧沃克(Herschel Walker)的努力得到黨內的更多資助,他在2022年獲勝的機會就很大。

鮑耶認為,如果一個政黨的領導人不願意根據明智的策略做出決策,而是一味地討好麥康奈爾等人,「你就會輸」。「我們共和黨領導層願意這樣做的時候非常罕見。(所以)它不受歡迎。」他說,「當你離任時,你不會比上任時有更多的朋友。」

「每一分錢」都花在獲勝上

共和黨新領導層的一個潛在早期考驗是,該黨是否應承擔川普的法律費用。

川普的一些支持者認為,為川普承擔法律費用才公平;他們同意川普的說法,即民主黨總統拜登的盟友在州和聯邦法院出於政治目的把川普作為攻擊目標。

其他人則對把捐款用於法律訴訟的想法感到憤怒。

本月早些時候,在一次RNC會議上,密西西比州議員亨利‧巴伯(Henry Barbour)試圖提出一項動議,以禁止此類捐款。但該動議未能得到足夠支持,沒有列入議程。

隨後,RNC的兩名成員拒絕就使用黨內資金去支付川普律師費的問題發表評論,媒體也無法聯繫到巴伯。

目前看來,共和黨並沒有直接禁止為川普支付法律費用。最近,川普贏得了足夠的選票,成為共和黨的總統提名人。

勞拉‧川普告訴大紀元,所有資金的用途都將經過仔細考慮。她說:「我認為我們的一大重點是削減開支,確保每一分錢都花得明智,花在有助於我們獲勝上,除此之外別無他用。」

南方衛理公會大學教授威爾森表示,籌集更多的資金,並進行分配是新任共和黨領導層所面臨的最重要任務之一。他說:「RNC在籌款方面明顯落後於民主黨全國委員會,而且許多州的共和黨內部也存在分歧。」

「此外,自2018年以來,該黨在選舉中接連失利。新領導人需要扭轉這一趨勢,並表明他們能夠為共和黨候選人帶來選票,而不僅僅是充當推進唐納德‧川普個人利益的工具。」威爾森說。

勞拉‧川普還表示,新的RNC尋求的勝利「不僅僅是川普總統的勝利」,儘管他「極其重要」。她說:「我們還想把重點放在真正重要的下一輪選舉上。」「我們希望擴大我們在眾議院的領先地位,我們想奪回參議院。」

這是「川普的秀」

印第安納大學印第安納波利斯分校政治學教授亞倫‧杜索(Aaron Dusso)指出,勞拉‧川普在其公公的競選活動中「多年來一直是一個有聲有色的角色」。

「隨著她在黨內擁有正式職位,她的影響力可能還會增加。人們期待她成為前台人物,而沃特利則在幕後工作。」杜索說,「但這並不是說沃特利會成為某種傀儡。顯然,這是唐納德‧川普的秀,他們兩人都會對他負責。」

杜索表示,勞拉‧川普的新角色「鞏固了川普對共和黨的真正控制」。共和黨以川普為中心的演變可以追溯到川普在2015年開始的第一次總統競選。

「在2020年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之前,該黨選擇簡單地重新採用2016年的黨綱,而不是撰寫新黨綱。」杜索說,「當時很清楚,現在更清楚,共和黨是川普的黨。」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