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組織聲援709維權律師 受害者家屬未放棄

【大紀元2022年07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徐曼沅洛杉磯報導)7月9日(週六),美國、台灣和香港多個關注中國人權律師狀況的人權組織舉辦網絡線上或戶外聚會活動,回溯2015年7月9日起,中共當局對人權律師大規模抓捕、關押、實施酷刑的「709事件」,呼籲大眾關切大陸急遽惡化的人權問題,幫助中國維權律師們維護自己應有的權利。

下午3點,南加民運人士界立建於好萊塢星光大道杜比劇場門口組織「聲援709律師、抗議中共侵犯人權」活動,他說:「這真的很諷刺,替民眾維權的律師們,最後需要為自己維權。」

好萊塢聲援709律師的活動一度遭「親共」者擾亂,雖未造成損失或人員傷害,但界立建表示會將相關資料彙整送至聯邦調查局(FBI)備案。

當天,現場發起連署簽名,聲援709律師的名單將交給大赦國際與聯合國,希望藉此喚起更多國際友人關注,幫助大陸的維權律師們。

人權律師江天勇仍無自由

中國人權律師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接受大紀元記者電話採訪時表示,江天勇自2019年刑滿獲釋後,一直住在河南信陽老家的父母家中,並長期受到當局的嚴密監控,禁止其就醫、旅行。儘管江天勇被剝奪政治權利三年屆滿,但出入仍受限制,沒有護照無法出境,赴美與妻兒團聚之日遙遙無期。

目前定居美國的金變玲,雖擔憂丈夫江天勇的身體狀況,但仍對未來充滿信心。(金變玲提供)

金變玲透露,此前江天勇家門口曾搭起看守他的棚子,目前雖已經拆除,但若他要赴外地,都需與當地村委會報備,因村委會與派出所、國保都有聯繫,江天勇依舊毫無人身自由可言;加上疫情期間,人們需要「綠碼」才能出行,但江天勇的綠碼卻會被任意改成「紅碼」,所以他仍形同遭到拘禁。

這場牢獄之災使江天勇身心受創,但目前他無法赴大城市看診就醫,僅能在家休養、自我鍛鍊。金變玲說:「江天勇現在也做不了體力活,只能休養,我要他在田裡走走、跑跑,鍛鍊身體。」

過去三年,中共當局對江天勇採取全天候監控。即使江天勇很少外出,國保也是緊盯,江天勇父母家前、後都安裝攝像頭,一天24小時,有三班人負責監視江天勇;朋友們若要探望江天勇,還需經過當局批准後才能會見。

金變玲說:「我不知道當局怕江天勇什麼,剝奪政治權利三年只是個藉口,過了這三年之後,它(中共)還是以維穩的形式軟禁江天勇。這是非法的。」目前江天勇身體狀況並不好,走路還是很喘,只能先把自身養好,等待時局變化。

金變玲的確也憂心江天勇會如中國著名異議人士郭飛雄一般,遭中共限制出境,最後家人無法團聚。但她仍懷抱希望。

來美後金變玲找到了信仰寄託,對生活充滿信心,儘管未來的路可能很崎嶇,但她相信「為眾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凍斃於風雪;為自由開道者,不可令其困厄於荊棘」。

2015年709案迄今,中共並未停止對維權律師們的監禁和酷刑,在過去數年,仍系統性註銷和吊銷逾40位人權律師的執照,中國律師的工作環境更趨惡化。儘管大陸社會的情況日益惡化,但仍有很多人秉持良心、公理處事,使遭受中共迫害者受到幫助與保護。

界立建說:「我們要求中共馬上釋放被關押的律師,並還遭到迫害的律師一個公道。」

律師家屬受騷擾 孩子成了「訪二代」

人權律師謝燕益的小孩今年已6歲,但當局卻剝奪其上學接受教育的機會。界立建說:「小孩都成了訪二代,律師本來是用法律來捍衛人們基本權利,但卻遭到迫害,這是最大的恥辱。」遭逮捕的維權律師們,以中共所謂的憲法賦予的權利去維護百姓,結果不僅代理不了案件,最後自己也成了受害者。

謝燕益的女兒謝信愛成了「訪二代」,為自己爭取受教育的權利。(界立建提供)

「709大抓捕」7周年,涉及該案的多名律師無法再執業,且中共的殘酷措施還在延續,社會環境並沒有好轉,709的影響仍會延續。界立建說:「維權律師自己不怕,但家人卻會受到影響,小孩都會被孤立。親屬朋友們都會受到騷擾。 」他認為中共「連坐」懲罰維權律師的手段讓人髮指,就是「剜你心頭肉」,使大人的苦難延續到孩子身上。

多個人權組織舉行線上活動

人道中國、改變中國、對華援助學會、國際律師協會人權研究所等多個人權組織亦於7月9日舉行第六屆中國人權律師節的線上活動,多位律師表示,儘管維權律師群體近年受到嚴酷打壓,但他們沒有忘記初心。◇

責任編輯:方平

相關文章
評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