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副警長原諒了兩次向他開槍的重罪犯

【2022年06月12日訊】(記者Michael Wing報導/凱茜編譯)密西西比州的一名副警長2019年頭部中了兩槍後倖存下來,他說他原諒了那天扣動扳機並永遠改變了他生活的那個人。

現年44歲的布萊德‧蘇利文(Brad Sullivan)曾是麥迪遜縣警長辦公室的人質談判代表,那天他正在接聽一個關於傑克遜北部坎頓以東農村地區發生武裝綁架的電話,曾是前海軍陸戰隊員的嫌疑人埃德加‧埃格伯特(Edgar Egbert)全副武裝,向蘇利文的太浩(Tahoe)巡邏車開火。

兩槍進入擋風玻璃,擊中了蘇利文的右太陽穴,使他受了重傷。其他警官進行了還擊,埃格伯特最終被逮捕。蘇利文被送往密西西比大學醫療中心。在那裡,他30天後才從昏迷中醒了過來。

蘇利文醒過來,但他的生活卻被完全改變了。

「我的生活發生了巨大的改變。」他告訴《大紀元時報》,「2019年9月5日,副警長布萊德‧蘇利文被殺,副警長在那一天死了,但他倖存了下來。」

(Courtesy of Brad Sullivan)
(Courtesy of Brad Sullivan)

蘇利文退休了,做了許多手術,他意識到他永遠不會成為他原本計劃成為的父親。他的傷勢使他整個左側身體癱瘓,右眼失明。由於擔心感染,他頭骨上的洞無法被加固,使他的大腦部分暴露在外。起初,這位前警官對襲擊者懷有憤怒,後來他卻原諒了向他開槍的人。

走到這個階段,他需要進行一些深入的思考 。

「當我終於從昏迷中甦醒來的時候,我非常生氣。我想知道,我做了什麼?——在我42年的時間裡,我做了什麼壞事,以至於我應該得到這個結果?」蘇利文說,「我對他感到很憤慨,我對整個世界也很憤慨。」

經過反思,他感謝上帝讓他活著看到孩子們長大;他有一個20歲的女兒,現在正在上大學,還有一個10歲的兒子,他仍然擁有對這個兒子的監護權。

2019年他雖然實現了可以站立起來和回家過聖誕節的願望,但在理療期間他摔倒了,軋傷了腳踝,最終無法實現重新行走這個目標。

他告訴本報記者:「我祈禱我至少可以用手杖走路,不需要人攙扶,可以在我的房子周圍行走。」我知道,如果我到達天國之門,就會得到一個嶄新的、完美的身體,我可以走路、跳舞、也可以高興地上蹦下跳。

(Courtesy of Brad Sullivan)

他的獨立性,這個他曾經認為是理所當然的事,已不復存在。他現在需要全天候的住家幫助。他再也不能做其他父親能做的事情了。

他說,「由於我的眼睛深度失去知覺,我不能再接住或投擲棒球了。」指的是他被彈片毀壞的右眼。「我終於想出了如何和兒子一起扔橄欖球和接橄欖球,只要他把球扔到我身體的右側。」

總的來說,這位前副警長已經做了十多次手術,包括讓右眼復明 ——有可能,將來他的右眼可以恢復一些低區的視覺。

然而,作為一個有信仰的人,蘇利文說,在他與扣動扳機的人達成心靈和解後,他的康復速度加快了。他認為這是上帝的安排。

「從那次手術和之後的手術中醒來後,上帝仍然把我留在地球上,這使我睜開了眼睛」,蘇利文說,「我開始康復,只要我原諒他,我就能看到我的康復有進展,上帝然後對我說,『是的,兒子,我在這裡與你在一起,我將永遠在這裡與你在一起,我將幫助你度過這個難關。』」

對於那個傷害他的人,他補充說,「我希望他看到他對我的家庭和其他家庭所做一切帶來的後果,我希望他祈禱並得到上帝的原諒和寬恕,也許有一天他也能到達天國之門。」

(Courtesy of Brad Sullivan)

埃格伯特被指控犯有多項重罪,並被判處213年的監禁。

蘇利文可能在6月份再做一次手術。他希望這將是他的最後一次。他說:「他們說,你從手術的被睡眠狀態中醒來的次數畢竟是有限的。」他補充說,他每次去做手術都 「很害怕」,因為他可能不會再度醒來。

這位前警官現在得到了工傷賠償,而警長與柯克蘭房屋公司正在為蘇利文建造一個完全適用的、經過改造的房子,這將使他晚上坐在輪椅上為兒子蓋被子成為可能。他非常感謝副警長喬伊‧巴特勒(Joey Butler)和德維恩‧莫克(Dwayne Moak)以及柯克蘭房屋公司。

任何希望為蘇利文的新房子捐款的人可以在ahomeforbrad.org網站上捐款。

儘管蘇利文已經退休,但他目前繼續在珍珠市為執法官員培訓學院教授基礎課程,在那裡他指導軍官的生存和創傷後應激障礙的治療。

他向他的班級傳授:「告訴你的孩子,你愛他們,在你走出門前告訴你的妻子或配偶,你愛他們……你永遠不知道,你那天能不能回到家裡?」◇

責任編輯:韓玉 #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評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