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戰時期的回憶(一):16小時的「噩夢」

【2022年12月03日訊】(記者李梅橙縣報導)二次世界大戰後,近50年的冷戰(1947-1991)主導了西方國家人們生活的方方面面,軍備競賽愈演愈烈,導彈危機加劇,間諜活動滲透到西方政府的高層,而蘇聯在世界各地煽動革命和支持馬克思主義政權。

2022年11月29日,尼克松圖書館在《冷戰:蘇聯人、間諜和祕密》展覽廳舉辦座談會,三位嘉賓:小加里·鮑爾斯(Gary Powers, Jr.)、托德·安東(Todd Anton)和馬克·T·沃斯博士,做了精彩的演講並回答觀眾問題。冷戰展覽將持續到2023年3月底。

2022年11月29日,尼克松圖書館舉辦的《冷戰:蘇聯人、間諜和秘密》展覽的座談會上。 (李梅/大紀元)
2022年7月4日至2023年3月,尼克松圖書館舉辦《冷戰:蘇聯人、間諜和祕密》展覽。 (李梅/大紀元)

托德·安東是美國一位歷史講師,他收集到近5,000份從第一次世界大戰至今的退伍軍人口述歷史,以保存那些在美國最需要的時候挺身而出、為美國服務的軍人們的故事。他受教於歷史學家史蒂芬·E·安布羅斯(Stephen E. Ambrose)博士,後者曾在國家二戰博物館董事會任職。

2022年11月29日,托德·安東(Todd Anton)在尼克松圖書館舉辦的《冷戰:蘇聯人、間諜和祕密》展覽的座談會上講述他在東德的經歷。 (李梅/大紀元)

1987年

「我的經歷發生在一個錯誤的時間、地點和歷史階段。」安東說,1987年冷戰還在肆虐,他有機會在7月隨旅行團去東德旅遊,卻經歷了一場16小時的「噩夢」,「我在共產主義的東德度過了美國獨立日(1987年7月4日)。」

那年5月底,一場連續3天的露天音樂會在西柏林市靠近柏林牆的地方舉辦,許多東柏林人在牆的另一邊聆聽了被禁止的美國和英國音樂。在音樂會的第三天,東柏林當局開始鎮壓,抓捕了近200多年輕人。

歌手大衛·鮑伊(David Bowie)在會上演唱了歌曲《英雄》(Heroes),描述一對分別在東、西柏林的戀人在暴力、恐怖和絕望中夢想著能獲得自由。鮑伊在1977年錄製了專輯《英雄》,那一年,東德士兵先是開槍打死試圖越牆的18歲的迪特馬爾·施維策(Dietmar Schwietzer),幾個月後,22歲的亨利·維澤(Henri Weise)在試圖渡過施普雷河時溺水身亡。

安東回憶說,那些音樂感動了牆那邊的年輕人,他們嚮往著自由。當年6月12日,里根總統訪問了西柏林,他在演講中呼籲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推倒這座牆!」

當年5月28日還發生了另一歷史事件。18歲馬蒂亞斯·拉斯特(Mathias Rust)駕駛一架小型單引擎飛機塞斯納(Cessna-172),穿越了被稱為「堅不可摧」的蘇聯空中防禦,安全降落在莫斯科紅場附近的一座大橋上。拉斯特在5月13日從西德出發,途徑冰島、挪威、芬蘭,然後飛向莫斯科,他被蘇聯飛機跟蹤和攔截,但多次被誤認為友軍飛機。

安東那年23歲,他認為拉斯特很酷!但拉斯特被那個政權逮捕和判刑。

東德之旅

當年7月,安東去東德旅遊時穿著寫有「現在開放紅場國際機場」的T恤,這是一種美國式的諷刺。他說:「我們有言論自由,我們想當然地認為可以說想說的話。」而他聽說在東德只能說共產主義宣傳的話。

「我那時因和女友分手而感到沮喪,頭髮和鬍子比較長,東德人看著護照,再看看我說,『這不是你』,他們非常不友善,在在我的護照上做了標記。」安東被要求脫下他的T恤,然後警衛扔給他一件帶有鐮刀斧頭圖案的上衣。

「我帶著相機沿途拍攝。(旅行團)回到查理檢查站時,6個持槍的士兵上了公共汽車,用槍對著我,把我拽下來。同隊的人都走了,我獨自被留下。」安東的語速、聲調和情緒快速變換著,讓人彷彿身臨其境,「我被扔在後座上,車子轉來轉去的,我不知道被帶到了什麼地方。」

安東的相機、錢包和護照等都被收走,只剩身上的衣服。在一間屋子裡,在強烈聚光燈照射下,安東被命令回答各種問題,「他們一直問我為什麼來,是不是間諜,是不是來挑釁等,我以不同的方式回答。」安東在那裡坐了大約16個小時,被不同的人輪換著持續地審問。「最後他們同意放我走但要簽署聲明,我很自豪作爲社會主義的敵人簽名。」

查理檢查站的另一邊是美國人,豎立著一面美國國旗,有官員來接安東。安東說:「我一生中從未看到比這面國旗更美麗的事物,它代表著我們的信仰,它是希望的燈塔。」◇

相關文章
評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