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縣學區項目祕密支持孩子自選性別 家長質疑

【2023年04月18日訊】(記者李梅綜合報導)加州教育聯盟一群家長通過申請,獲得了橙縣一學區的公開記錄。數百頁的電子郵件顯示,幾年來,該學區一直瞞著家長實施「性別支持計劃」和對孩子的「性別社會轉換」。

由家長組成的加州教育聯盟(California Alliance for Education)倡導學區的透明和父母的權利。從其獲得的公開記錄看,紐波特-梅薩聯合學區(Newport Mesa Unified School District,NMUSD)在11所小學實施了「性別支持計劃」(Gender Support Plan),並且為身體和心理健康提供者撥款2,000萬美元,其中560萬用於11 名小學輔導員、6名行為專家和4名普通教育社會工作者,以提供有關「項目和支持」。

33個月中,有23名學生在接受該計劃輔導後,進行了「社會性別轉換」(social gender transitioning),其中8名是小學生。家長們指控,兩名助理學監祕密改變學生的性別認同。

「性別支持計劃」不是支持孩子出生時的性別,而是支持孩子去選擇不同的性別。「性別社會轉換」通常是指通過改名字、確定首選人稱代詞、改變外貌(服裝和髮型)來反映其「跨性別」身分,對性別加以心理暗示、自我認同,這不涉及服用青春期阻滯劑、性激素等藥物和實施手術以變性。

兩名助理學監否認家長指控

NMUSD學區董事會有七名董事,其中三人在3月28日的例會上,將這項指控加入了議程。「向家長隱瞞事情不是學校的規定,特別是那些影響學生心理健康的事情,因為所需要的支持超出了學校所能提供的範圍。」一名董事在Instagram寫道,「我們致力於全面調查這些指控,讓家長了解課堂上發生的事情。」

2023年3月28日,學生和家長參加在科斯塔梅薩舉行的紐波特-梅薩聯合學區會議。(John Fredricks/The Epoch Times)

學生支持服務助理總監薩拉·喬查姆(Sara Jocham)和中學教育助理總監凱莉·托雷斯(Kerrie Torres)否認指控,聲稱沒有學生在父母不知情或未同意的情況下進行性別轉換。

「當我們談論性別支持計劃時……它們不是轉換計劃」,喬查姆辯稱,「我們不會將學生轉換為不同性別,不提供任何醫療支持和諮詢等,這嚴格來說是關於支持學生度過在校日的計劃。」

托雷斯則說,那些郵件看起來確實可怕,「工作人員可能會越權」。

學區公共關係官員安妮特·弗蘭科(Annette Franco)在3月30日給大紀元的電子郵件中說:「我們沒有任何祕密的社會性別轉換。我們不對學生進行變性。」但她承認,該計劃可能包括學生選用首選代詞和名字。

讓孩子從公立學校輟學的家長海莉·詹金斯(Haley Jenkins)表示,學區的心理健康政策在玩文字遊戲,其實是對學生和家長的欺騙,「這是心理干預,可能讓孩子走上一條最終導致身體轉變及不可逆轉傷害的路」。

幾百頁郵件都說了什麼

聯盟獲得的公開記錄顯示,在一封郵件中,該學區的校長與學生服務部主任莎拉·庫利(Sarah Cooley)與小學輔導員討論性別支持計劃,要求其與小學生交談時,要先讓學生自選一個「首選人稱代詞」。

她在另一封郵件中稱,在學區沒有收到合法姓名或性別變更正式文件的情況下,學校仍應該更新學生的所有非官方記錄,以反映學生的性別認同,這至關重要;而工作人員應使用這樣的姓名和人稱代詞,「強烈建議教師在學期一開始,就私下詢問跨性別或性別(認同)不符的學生,他們希望如何被稱呼」。

來自《橙縣律師雜誌》主編賈麗莎·賈法妮(Gialisa Gaffaney)的郵件顯示,她繞過家長聯繫學區工作人員,為一名六年級學生提供支持,該生想使用「他們」一詞稱呼自己,但母親不支持。她稱自己為公校的LGBTQ學生免費發聲,還推薦一本「棒極了的適齡故事書」,該書「以非常簡單、甜美的方式解釋性別轉換」。

一位輔導員在郵件中表達挫敗感和擔憂,因該計劃沒有經過學生服務部門和教育委員會的授權或批准,這令人困惑。她說,作為教育工作者和作為家長看問題,觀點會不同,「如果這些談話發生在我孩子身上,我會感到震驚,這是越權行為」。

一名學校員工詢問,如果學生選擇了性別偏好的表達方式,我們是否有義務或被允許通知家長?庫利回覆道,「您無權告訴家長」,並警告對方必須小心說話,否則可能被用於證明存在欺詐行為。一位高中輔導員在郵件中說,某學生的首選代詞是「他」,但與家長溝通時,要使用原姓名和代詞「她」。

郵件顯示,超過500名學生受到「性別支持計劃」影響。另據一份文件,去年8月15日橙縣教育局召開學生心理健康研討會,討論了該學區的有關計劃,但教育局人員予以否認。

哈米特·迪隆律師事務所(Harmeet Dhillon Law Group)指出,這些身分轉換輔導課程,常常會真實滲透到學生的情緒、人際關係、創傷、信仰和觸發因素中。學校的「性別認定」(Gender-affirming)政策,不僅允許學生換用名字、人稱、電郵,以及浴室、更衣室等設施,還會強化孩子對自己是另外性別的信念,這就是「性別社會轉換」預期的目的。◇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