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謝清志為台太空計劃打基礎 發射衛星

【2023年05月13日訊】(記者徐曼沅大紀元報導)自上世紀70年代以來,許多華人移民帶著自身的文化、價值觀和活力來到美國打拼,在各行各業中扮演重要角色,不少成功的企業家、專業人士和新創者都住在南加州。

在橙縣的芳泉谷(Fountain Valley)就住著一位能「飛天遁地」的台灣國策顧問——謝清志。他率領團隊順利發射了福衛一號、二號、三號衛星,為台灣太空工業計劃打下基礎,還防治了台灣南部科學園區的高鐵振動問題。

2023年5月8日,謝清志書房中有象徵台灣的「番薯」匾額。(徐曼沅/大紀元)

家境貧寒難擋赴美求學

1941年,出生於台南鄉下的謝清志有個很日本化的名字,接受大紀元專訪時,他向記者介紹,日本有位知名歌手冰川清志;當時正逢日據時代,家人給他取了個日文、漢文皆宜的名字。

他回憶在遭遇「南科減振案」時,曾自陳「清白明志」;冥冥中,名字似乎暗嵌著命運。歷時7年漫長的訴訟,終審定讞無罪;他略帶無奈地笑著說:「重來一次,我應該還是會選擇回台灣」。

出生於台南縣七股鄉的謝清志,七歲時舉家遷往高雄。他說:「那是為到大城市醫治母親的肺病,一家六口就住在火車站附近自建的小房子裡。」當時法規未健全,若在今日,謝清志家的房子就是「違章建築」。遺憾的是,搬到高雄就醫後,謝清志母親的病情依舊未好轉,在他9歲時逝世。以踩三輪車為業的父親續絃娶的「阿嬸」終生未孕,對謝家四個小孩視如己出,1995年謝清志返台,其中一個原因就是為了能隨侍阿嬸身旁盡孝。

1968年謝清志取得台灣大學土木工程碩士學位後出國進修,1973年獲美國密西根大學電腦資訊控制研究所碩士,1975年取得同所大學的航空太空博士學位。謝清志一直很感謝「阿爸」的付出,還有姊妹們的犧牲,讓他有機會接受完整的高等教育。因家境貧窮,他的大姊和兩個妹妹都沒有繼續升學。

身為三輪車伕之子,謝清志赴美深造主要的收入就是靠獎學金和在學校當助教。冷戰期間,美國與前蘇聯一直在太空科技上相互競賽,但在1969年阿波羅十一號太空船順利登陸月球後不久,民間開始出現質疑太空競賽所費不貲以及反戰等因素,導致美國國會刪減了相關預算。當時美國太空中心大量裁員,大學裡航太相關系所許多獎學金發不出去。

他就在這個機緣下「轉行」,原先學習土木專業的他拜見了航空太空系越南裔的教授阮春榮,在教授的協助下轉系,申請了乏人問津的獎學金並獲取助教工作。

謝清志表示,航太領域其實是一個複合式的專業,要有機械工程、力學和許多不同的專業組成,轉系後他讀得雖辛苦,但卻不氣餒。謝清志當時的研究主題是「最佳控制」,也就是學術上常說的「最佳化」(Optimization),尋求在有限(或固定)資源下達到最佳效果的目標。這項研究後來也應用在台灣衛星發展的計劃上。

他說:「我要設計最省燃料的方式、軌道,讓衛星得以順利進入預定的太空位置。」這期間,他的兩個孩子相繼出世,妻子蔡淑敏也獲得了食品營養學碩士學位,並找到不錯的工作,家庭經濟逐漸穩定。

對於走上航太這條路,謝清志認爲一切都是「機緣」,1975年取得博士學位後,他先在密西根大學大氣海洋研究所從事研究;1976年至1979年任職美國洛克威爾工程導航控制定位分析師;1979年至1995年返台進入國科會太空計劃室之前,一直任職於美國太空公司,擔任導航定位分析師、衛星計劃工程師、火箭發射計劃工程師等。

參與台灣民主化運動

提起回台工作,就必須談到謝清志航太專業之外的另一項「副業」,他長期在海外參與推動台灣民主化的運動。在謝清志出國念書前夕,政府以整頓市容為由驅逐三輪車伕;儘管當時謝清志的父親因身體不適,已轉行經營雜貨店,但仍很受當地三輪車伕敬重,眾人紛紛請謝父出面與政府斡旋。

年少氣盛的謝清志赴美後不久,便上書總統,希望政府能給予三輪車伕們更合理的安排,他說:「我那時候還挺欣賞蔣經國的。」然而結果卻讓謝清志大失所望,政府給予了他很正式的回函,表示會關切他所提的問題,並妥善照顧謝家。

謝清志說:「根本就是牛頭不對馬嘴,答非所問。」這是他第一次見識到官僚體制的僵化,開始接觸台灣的民主與社會議題。謝清志曾任南加州台灣同鄉會第二屆會長、全美台灣同鄉會祕書長、台灣海外民主運動組織祕書長和執委、台灣人公共事務會(FAPA)中央委員,他同時也是台灣人教授協會主要成員。

但正是因為長年在海外從事這些活動,使謝清志上了「黑名單」,長期無法回家。一直到1990年代,台灣政治逐漸鬆綁,他才有機會回到故鄉,投入台灣的航太事業發展。

1993年,謝清志在美發起「台美航太協會」,並組團回台,遍訪台灣航太科技單位、產業及學術界,並向當時的李登輝總統提出軍備民營化的建言。1995年,儘管有人善意提醒謝清志台灣太空計劃室人事複雜、太空計劃沒希望的警語,但他回台心意堅定,認為無論發生什麼樣情況,一切隨緣。

當時謝清志離正式退休的五十五歲,還差十五個月,妻子建議他留在美國,待取得退休金後再回台也不遲。但他還是毅然決然地放棄了高薪與退休金,返回台灣,擔任國科會太空計劃室特聘研究員,於2000年升任國科會副主委。

「台灣」與「福爾摩沙」衝上雲霄

回台任職後,謝清志的專長並未獲重視,直到1997年,第一顆人造衛星福衛一號(原名「中華衛星一號」後更名為「福爾摩沙衛星一號」)進入發射準備期,他才出任發射組組長。福衛一號發射前兩個月,團隊進駐美國佛羅里達州卡那威爾角(Cape Canaveral)的空軍基地。

謝清志說:「發射前一個星期,我發現馬丁公司(Martin Marriatta)用造假數據做分析,起初該公司現場督導經理還不承認,態度也不友善。」於是,他便當場挑明,這些分析模型與過程,是自己當年在美國太空公司時的工作團隊協助馬丁公司所建立的,讓美國人見識到台灣航太人才的豐富經驗與水準。

因為中共政府刻意打壓,當時協助發射福衛三號的美方公司表示,衛星上不能出現中華民國國旗。面對這樣的窘境,謝清志乾脆自由發揮,大筆一揮,讓寫有「台灣」(TAIWAN)與「福爾摩沙」(FORMOSA)的標誌隨火箭衝上雲霄。

2023年5月8日,謝清志分享發射福衛一號、二號、三號衛星的經過。(徐曼沅/大紀元)

謝清志不僅帶領台灣火箭一飛沖天,他還解決了台灣南部科學園區(簡稱南科)會因高鐵經過而振動的問題,這使原先嚇退晶圓廠商的南科可以成為如今年產值破兆台幣的金雞。但謝清志換來的不是榮耀,而是60天的收押禁見。

無妄之災不會使他改變

「南科高鐵減振案」起因是規劃之初缺乏全盤考量,造成高鐵與南科園區距離太近,高鐵行車產生的振動會影響晶圓廠商生產。

接任國科會副主委後,謝清志臨危受命接下這「燙手山芋」,他年輕時所學的土木工程技術再次應用上。但他「最有利標」的決定被質疑為圖利廠商、貪汙犯罪。他認為價錢最低的公司,無法達到減振效果,所以選擇了能有效降低到可被接受水平的公司,但台灣標案多以「最低標」得標,這也就是他惹上無妄之災的主因。

2006年,台灣特偵組檢察官指控謝清志在擔任國科會副主委期間,主導南科高鐵減振工程涉嫌圖利,媒體一時沸騰。儘管謝清志心中坦蕩,但檢方長期的訴訟讓他身心俱疲,他說:「牢房裡是毫無尊嚴的。」他必須全裸被搜身,住在「五乘三台尺」的狹小空間,吃喝拉撒都在這一塊地方,他的獄友、獄警得知他的經歷都默默為他抱不平,他在回憶錄裡提到獄中生活時寫道:「牢房裡,沒有桌椅、床鋪或任何家具,地板是由約3吋寬的木板鋪設而成,老舊而有些腐朽,木板間縫隙,讓螞蟻、蜈蚣有機會上來陪睡。」

有人笑謝清志傻,但他卻覺得回台這一趟也算値得,面對大環境的媒體炒作、政治打壓、司法制度不公,還是有人站出來聲援自己。他有一位政治立場不同的學生也投書表示:「謝清志的人品、操守絕不會貪汙。」對於這些善意,他只有報以感激的微笑。

2012年台南高分院更一審,宣判包括謝清志在內等十多名被告,全數無罪定讞,謝清志並獲得三十萬台幣賠償。原先向妻子承諾,3到5年返台貢獻所學後就會回到美國,但因為南科高鐵減振案,他被迫在台灣多待了7年。

結束「無妄之災」回到美國後,謝清志有段時間很容易大笑或無來由地落淚,人非常情緒化,直到近年才逐漸平復穩定。2016年,謝清志為蔡英文總統聘為國策顧問,但他非常低調,仍默默在專業領域付出。他的書房裡,掛著一副匾額「番薯不驚落土爛,只求枝葉代代傳」,這或許正是謝清志及台灣人堅韌的生命力與孤高志向的寫照。◇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