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足24小時的兵變 醖釀數年的俄權力之爭

【大紀元2023年06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程雯綜合報導)6月24日突發的瓦格納僱傭軍集團反戈莫斯科的兵變過程雖然只持續了不到24小時,但是圍繞兵變事件的俄羅斯軍事力量中三位重量級人物之間的微妙關係,以及總統普京如何利用他們的妒嫉、爭鬥和野心將他們玩轉於手中的「權力遊戲」劇也因此浮出水面。

這三位人物分別是瓦格納首領葉夫根尼‧普⾥戈津(Yevgeny Prigozhin)、俄羅斯國防部長謝爾蓋‧紹伊古(Sergei Shoigu)和俄軍總參謀長瓦列⾥‧格拉西莫夫(Valery Gerasimov)。

瓦格納兵變的發生顯示出普京對這三人的「權力玩轉」術開始失靈,普京在電視講話中暴露出的緊張情緒以及在莫斯科郊區倉促部署防禦系統的表現,凸顯其統治開始失控。外界已經在普遍質疑,普京政權還能維持多久。

本文嘗試來解構一下這齣「權力遊戲」劇中的一些關鍵劇情。

普⾥戈津崛起 折射出普京要把俄羅斯帶向何方

普⾥戈津年輕時是一名亡命徒,因犯罪坐牢多年。他後來因結識普京而獲得巨額財富和巨大權力。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說,普⾥戈津是「一個對暴力、腐敗和野心能夠心安理得的人,他的崛起是弗拉基米爾‧普京總統在過去24年裡建立的現代國家(俄羅斯)的象徵」。

綜合多方媒體報導,普⾥戈津來自普京的老家聖彼得堡,他在18歲時(1979年)首次因盜竊罪被判處兩年半緩刑。兩年後,他又因搶劫和盜竊罪被判處13年監禁,但只坐牢9年。

出獄後,人到中年的普⾥戈津在聖彼得堡開設了一系列熱狗攤位,生意不錯。到了1990年代,普⾥戈津有了本錢開始在聖彼得堡開設價格不菲的高檔餐館。

那時,普⾥戈津在聖彼得堡開始了與俄羅斯權貴的交往。他有一家名為「新島」(New Island)的餐廳,是一艘在涅瓦河(Neva River)上來回航行的船。普京非常喜歡去那裡就餐,甚至在他擔任總統後,還帶著外國首腦去。普京還於2003年在那艘船餐廳上慶祝了他51歲的生日。

再後來,普⾥戈津開設了名為「康科德」(Concord)的餐飲公司,並獲得了向克里姆林宮供應食品的合同,這為他贏得了「普京的大廚」的外號。普⾥戈津旗下的公司還從俄羅斯軍隊和公立學校贏得了利潤豐厚的餐飲合同。

2014年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並奪取克里米亞半島後,有跡象顯現出,於當年成立的私人軍事公司——「瓦格納」僱傭軍集團參與了與烏克蘭軍隊的作戰。

普⾥戈津始終否認他與瓦格納的關係,直到2022年俄羅斯再次發動入侵烏克蘭的戰爭但出師不利後,瓦格納再次出現在戰場上,普⾥戈津才開始承認他是瓦格納的頭號首領。

美國、歐盟和英國都對瓦格納實施了制裁,但俄羅斯允許瓦格納開展業務,儘管其法律是禁止僱傭軍活動的。

使用私人武裝組織實施可能會受到國際抨擊和制裁的敏感行動,可以讓普京否認俄羅斯政府的參與,但普京為什麼會選中普⾥戈津擔任瓦格納的首領呢?

BBC引述詳細研究過普⾥戈津的記者伊利亞‧熱古列夫(Ilya Zhegulev)的分析說,一個原因是,「他(普⾥戈津)從不拒絕做髒活兒,他在名譽上沒有什麼可再失去的」;另一個原因是,「普京不喜歡名聲清白的人,因為他們很難控制。從這個角度來看,普⾥戈津是一個理想的人選。」

BBC報導指出,普⾥戈津指揮的瓦格納「已成為普京期望恢復俄羅斯在全球影響力的一個關鍵工具」,普⾥戈津也通過瓦格納「建立起了他自己的權力基礎,並在過去的一年裡達到了可以與統治俄羅斯的軍事和安全精英們相抗衡的地步」。

對普京權力不構成威脅 紹伊古深受其信賴

普京的大多數親信往往來自他的家鄉聖彼得堡,但紹伊古是一個特例,他來自遙遠的位於俄羅斯和蒙古邊境地區的一個小村莊,那兒屬於俄聯邦下的圖瓦共和國(Republic of Tuva)。

紹伊古從未在軍隊中服役,沒有任何軍事背景,他從公務員做起,在1990年代成為俄羅斯首任總統葉利欽創建的民防、緊急情況及消除自然災害後果部部長。他在救災工作中的表現為他贏得了積極形象。

在這個部門工作期間,紹伊古表現出對軍裝風格的喜愛,他讓他的救援隊穿上制服,還授予他們軍銜。紹伊古本人獲得了中尉軍銜,因為他曾在大學通過了建築工程師的必修課程。最後,葉利欽晉升他為將軍。

2012年,普京在克里姆林宮開始他的第三個總統任期時,任命紹伊古為國防部長,使紹伊古成為普京核心圈子中的重要人物。但是在俄羅斯軍隊內部,紹伊古並不太受歡迎,他被指責更注重自己的公眾形象而不是部隊的需求。

彭博社(Bloomberg)報導說,「紹伊古在政治上對普京來說沒有威脅性」,「在一個忠誠度高於能力或政策的體系中,紹伊古的可信賴度是普京不願解僱他的核心」。

格拉西莫夫是軍人出身 以血腥鎮壓出名

格拉西莫夫是職業軍人,從俄羅斯軍隊内部發跡。他於1990年代末,在以血腥手腕鎮壓車臣叛亂的過程中嶄露頭角,後來升到俄羅斯國防部第一副部長的位置。

紹伊古就任國防部長幾天後,作為他的第一副部長的格拉西莫夫被普京任命為總參謀長。2013年,格拉西莫夫發表了一篇關於混合戰爭的文章,被稱為是「格拉西莫夫軍事理論」,之後格拉西莫夫被視為俄羅斯的軍事思想家。

格拉西莫夫督導了普京的一些最大膽的軍事行動,包括2014年占領克里米亞,以及2015年對敘利亞的軍事干預。

今年1月,普京讓格拉西莫夫全面指揮入侵烏克蘭的俄羅斯部隊。但是隨著俄軍在烏克蘭戰場遭受巨大損失,格拉西莫夫的聲譽在俄羅斯民族主義者中也受到重創。

聽任三人爭鬥 普京相信這可避免自己的權力受到挑戰?

隨著普⾥戈津的地位不斷上升,他對紹伊古和格拉西莫夫也越來越出言不遜,而普京則允許這種情況繼續下去。

BBC報導說,「讓爭鬥不斷發酵是普京總統的風格,他長期以來一直允許不同的權力競爭中心為爭奪影響力而相互爭鬥,他相信這會阻止任何一個派別獲得足夠的聲望來直接挑戰他。」

該報導引述了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政治學教授丹尼爾‧特里斯特曼(Daniel Triestman)去年所寫的文章,其中提到,普京創建的系統包含有防止政變的「絆網」,「讓手下有武裝部隊的官員們之間缺乏相互信任,難以組織共謀」。

在普京的這個系統中,紹伊古受到普⾥戈津的掣肘,普⾥戈津可以用高工資從正規軍中挖走頂級特種部隊人員;而瓦格納也受到俄羅斯軍方的威懾,他們需要國防部提供武器和彈藥。普京則坐在這個金字塔的頂端,像國際象棋大師那樣在棋盤上移動棋子,以保持他的權力系統的平衡。

普⾥戈津在他的大聲批評中也一直小心翼翼地不將矛頭直接指向普京,而是暗示俄羅斯對烏克蘭戰爭的一連串失敗是由於紹伊古和格拉西莫夫誤導了普京。

對於普京來說,將「軍事行動」失敗的原因歸咎於他的下屬,對他自己的聲譽是有利的。

但是最近幾個月來,普京長期使用的「權力玩轉」術似乎出現了問題。

為何「權力玩轉術開始失靈?

今年早些時候,在瓦格納部隊攻占烏克蘭東部重鎮巴赫穆特(Bakhmut)的過程中,普⾥戈津懷疑俄羅斯國防部剋扣了應給瓦格納的彈藥,他為此在社交媒體上發布了很多大罵紹伊古和格拉西莫夫的視頻,並威脅要將他的部隊從巴赫穆特前線撤走,以此來勒索莫斯科。

作為應當,紹伊古隨後在6月10日公布了一項計劃,宣布將要求「志願兵部隊」直接與國防部簽署合同,並將7月1日作為簽署合同的最後期限。

該計劃沒有直接提及瓦格納,但是人們普遍認為此舉是紹伊古為了永久削弱普⾥戈津的影響力,這立即引起了普⾥戈津的憤怒咆哮,他直言不諱地拒絕了這一命令。

但是,普京對紹伊古的計劃表示了支持。

有人認為,普⾥戈津就是在那個時候開始計劃造反的。美國戰爭研究所(ISW)表示,普⾥戈津「很可能要賭一把,他要保留瓦格納集團作為獨立武裝部隊的唯一途徑就是向俄羅斯國防部進軍」。

多家美國媒體也報導說,美國情報官員在分析了瓦格納那幾天的行動後,向拜登政府通報說,普⾥戈津在計劃採取某種行動。

6月23日晚間,普⾥戈津在正式發動兵變前的宣言中對俄羅斯國防部發出了最嚴厲的抨擊。

在社交媒體上發布的咆哮視頻中,普⾥戈津憤怒地指責,國防部欺騙了俄羅斯公眾,欺騙了總統普京,並揭露他們宣揚的入侵烏克蘭的理由——抵禦北約和納粹——完全是虛構的。普⾥戈津還抨擊說,國防部發動這場戰爭是部長紹伊古為了有機會晉升到元帥軍銜。

普京大權開始失控

雖然瓦格納兵變在24小時內以流產告終,據悉普⾥戈津也已經在6月27日流亡白俄羅斯,紹伊古和格拉西莫夫也消除了對他們的權力的重大威脅,但是引發普⾥戈津造反的條件仍然在俄羅斯存在,而瓦格納兵變的餘震也還在產生效果。

BBC報導說,目前,俄羅斯大約有10家類似於瓦格納的私營軍事公司,這些公司由俄羅斯的安全官員、石油巨頭和寡頭們所擁有。

美國國務院表示,紹伊古自己就擁有一個名為「愛國者志願軍」(Patriot PMC)的私營軍事公司,它被認為是由前軍事人員以及俄聯邦武裝力量總參謀部情報總局(GRU,格魯烏)的祕密特工組成,該公司也在烏克蘭有運營,直接與瓦格納競爭。

歐洲政策分析中心(CEPA)高級研究員奧爾加‧勞特曼(Olga Lautman)表示,普⾥戈津長驅直入「輕鬆地向莫斯科進軍的情況,將給俄羅斯其他革命者帶來勇氣」,她對《國會山報》(The Hill)說,「這只是(俄羅斯)混亂的開始」。

「普京不可能從這件事中恢復過來。他不會恢復過來,他就像沒穿衣服的皇帝一樣。」勞特曼還說。

法國《十字架報》評論說,克格勃出身的俄羅斯總統原本打算通過掌控多個機構和部門來確保自己的權力,他的權威卻剛剛經受了他由親手培育的僱傭組織的一次頗具戲劇性的挑戰。而這可能僅僅是第一次警告。

威爾遜中心(Wilson Center)研究員安娜‧阿魯圖尼揚(Anna Arutunyan)也對《國會山報》表示,瓦格納兵變事件後,普京「遭到了災難性的削弱」。

阿魯圖尼揚預測,這可能是普京領導地位終結的開始,她認為這一兵變事件對普京來說尤其令他不安,因為這表明普京已經無法控制住他歷來能夠擺布的相互爭鬥的俄羅斯精英階層們。

她說:「普京依靠商人和非國家行為者,他認為他可以控制住他們。當爭鬥浮出水面時,他會退後一步,以為他們會自己解決問題。但是他們自己解決不了。」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