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以千計的男孩遭色情詐騙勒索:我該怎麼辦?

【2023年10月04日訊】(記者王量編譯報導)以年輕人為目標的色情詐騙勒索案,過去幾年中,在美國呈爆炸式增長,十幾歲的男孩是特定目標。

《The Washington Post》的報導講述了這麼一個故事。今年早些時候的一個晚上,保羅(Paul)和琳恩(Lynn)夫婦正坐在西雅圖的家中,他們的兒子、17 歲的高中橄欖球運動員邁克爾(Michael),突然闖進房間,衝向餐桌上媽媽的錢包。

保羅問他想幹什麼。兒子停頓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氣,然後靠在牆上。

邁克爾說:「我被勒索了!」

邁克爾曾通過Instagram和Snapchat,與一個自稱是16歲女孩的人聊天。

「她」看到了邁克爾的個人資料,並告訴他:他很可愛。

邁克爾從未見過這個人,但他的帳戶裡,充斥著「她」發送來的照片和生活細節,讓他覺得「她」很真實。兩人來回調情。

後來,「她」(這個帳戶的幕後黑手)要求看一張邁克爾的裸照,並特別要求他把自己的臉也拍進去。

當晚,邁克爾獨自一人在房間裡,用手機拍下了一張照片。

突然,這個在幾個星期的聊天中看起來非常可愛和有趣的「她」,要求邁克爾通過Zelle發送數百美元。

對方威脅說,如果邁克爾拒絕,他們就會把裸照發給邁克爾的家人和朋友。

邁克爾試著在手機上設置一個Zelle帳戶,但需要提供他的社會安全號(SSN)。

這就是他在媽媽錢包裡翻找的原因:他希望在那裡找到他的社會安全卡。

邁克爾陷入了金融性敲詐勒索的陷阱!犯罪分子在網上,假裝與受害者交朋友,引誘他們發送違法的照片,然後威脅他們,將向他們的家人和朋友曝光照片,以要挾他們付款。

邁克爾的父母對他的遭遇感到驚訝。

雖然保羅夫婦對十幾歲的孩子使用網絡相當寬容,但他們經常與邁克爾和他的弟弟妹妹,就絡路安全問題進行溝通。

直到孩子13歲(最低年齡),才讓他們接觸社交媒體。

保羅夫婦還告訴孩子們,不要在網上接觸陌生人。

他們還購買了付費軟件,跟蹤孩子在網絡上的行蹤。

孩子們以前從未惹過任何麻煩;他們在學校成績優異,並積極參加體育鍛鍊。

「我們一直都有這樣的對話,所以我對他上當有點吃驚。」琳恩說。

保羅夫婦立即給兒子提供了幫助。

琳恩告訴兒子,他們不會給騙子匯款。他們將騙子與邁克爾對話截圖,作為證據,然後封鎖了帳戶,並向Snapchat和Instagram舉報。

讓邁克爾感到無比欣慰的是,騙子並沒有繼續威脅。

根據在線安全專家的說法,邁克爾的父母對威脅做出了適當的回應。

美國國家失蹤與受虐兒童中心(The National Center for Missing and Exploited Children,NCMEC)受虐兒童部執行主任勞倫·科夫倫(Lauren Coffren)說,以年輕人為目標的色情詐騙勒索案件,「在過去幾年中,呈爆炸式增長」,而十幾歲的男孩是特定目標。

科夫倫說:「他們在鑽青少年羞恥、尷尬和恐懼的空子。那是青少年最可怕的噩夢!」

2022年,從公眾以及Facebook、Instagram和Snapchat等社交媒體服務商那裡,NCMEC收到了一萬多條未成年人(主要是男孩)遭受色情敲詐的線索。這些社交媒體服務商,依法必須報告案件。

截至2023年7月底,NCMEC已收到一萬二千五百多份報告,這些報告被轉交給執法部門,更多的報告還在源源不斷地湧入。

科夫倫說,鑒於報告來源多樣,其中一些報告有可能是重複的,但案件數量的不斷增加,令人擔憂。

案件造成的影響是災難性的:據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稱,2022年至少有十幾名男孩,在遭到敲詐勒索後自殺身亡。

色情短信的研究人員說,由於青少年正處於大腦發育階段,他們特別容易上當受騙。

網絡欺凌研究中心(Cyberbullying Research Center)聯合主任、佛羅里達大西洋大學(Florida Atlantic University)犯罪學教授,Sameer Hinduja說:「我們中心收到的男性受害者的求助數量,多得令人難以置信。男性可能會更隨意、更嘗試性地發送裸體信息,這一事實使得男性更容易成為目標。」

由於這種騙局的性質,上當受騙的青少年往往不願意告訴別人,獨自承受這場可怕的磨難。

家庭在線安全研究所(Family Online Safety Institute)項目主任,艾米麗·穆德(Emily Mulder)說,雖然父母應該在網絡上為孩子設定規則和界限,但必須附帶一個警告:如果孩子發現自己遇到麻煩時,他們應向監護人求助。

穆德說:「父母都不希望孩子們,因為害怕違反了規定而不告訴父母。」◇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1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