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縣武漢人:領館前任何抗議者 都比許家印幸福

【2023年10月06日訊】(記者馬尚恩洛杉磯報導)在今年10月1日洛杉磯華人抗議中共暴政的集會中,有三位來自武漢的人士,他們講述了自己參加中領館前集會的原因。歷經三年嚴酷封城之後,他們認為在中共所謂的國慶節裡,其實,中國民眾沒有任何慶祝的資本,「那是國喪節」。

「10月1日是中共國喪節」

黃建斌來自武漢,他是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洛杉磯分部副主席。在過去三年,他了解到武漢封城前後,當地死了無數居民。他自己就有親戚在疫情中因樓道出口被鎖,無法就醫而過世。

「中國人在中共的統治下,完全喪失了所有的權利。」他認為,中共用它自己一套說詞來敘述歷史,把災難粉飾成美好,「我認為這個所謂的國慶,實際上對所有的中國人來說,就是國喪。」

黃建斌認為,二十大之後中共的滅亡還會加速。他看到,國內形勢近期出現很大變化:國安部和中共黨媒反覆強調抓特務,海外華人回國後往往受到嚴密的監控;黨媒上出現了搞個人崇拜的現象,又以傾國之力大搞亞運會……感覺上跟文化大革命很接近。他說:「這是我不願看到的,因為一旦中國社會到那一步,受苦受難的是老百姓。」

看到中領館前很多剛從中國大陸出來的新移民,黃建斌為他們感到高興。「你看,中國的首富許家印,之前在中國風光無限:恆大足球、恆大歌舞團、福布斯排行榜的億萬富翁;你看他(現在)比得上我們今天站在這兒的任何一個人嗎?他失去了自由。我們是幸運的。在我看來,許家印比我們差遠了。」

教育行業女士:不希望孩子繼續被洗腦

岳連慶女士是才到美國不久的武漢人。在武漢疫情開始之前,她開辦了自己的會計輔導班。她說自己比較幸運,在武漢疫情起來之前,就停止了輔導學校。她的一些同行因為沒有即時撤出這個行業,經濟上受到巨大影響,很多人傾家蕩產。在出國之前,她在國內看不到一點希望。

2023年10月1日,來自武漢的岳連慶女士參加抗議中共的汽車遊行。(岳連慶提供)

因為經常翻牆看被封鎖的信息,她無法忍受國內那種充滿謊言的環境,更不想讓孩子繼續在這個環境中受傷害,最後下決心帶領全家人來到美國。

「因為我身在武漢,對過去三年非人性的清零運動感受非常深。不但我的孩子長期待在家裡上網課,我們也被關在家裡限制自由。」她說,疫情三年期間,絕大部分時間都不能出門,有時連續三個月,有時連續兩個月。「這造成的危害非常大。」她有個朋友在醫院裡正在化療,也被要求回家,還有的人因此輕生跳樓,「次生災害非常大。我們看到了這種專制統治對老百姓的生活帶來的破壞和殘害。」

「我希望更多的人能夠清醒過來,認清中國的現實,從過去中共幾十年的洗腦中醒悟過來。」

武漢年輕人回憶疫情期見聞

雷晶是去年來到美國的武漢人。他在國內家宅被中共強拆,在參與維權時被中共的警察毆打,聽力受損嚴重,說起話來聲音很大。他說,中共從1949年起,就發動各種運動,每一次都對民主造成巨大的傷害;直到最近三年的中共病毒疫情,導致無數老人在家中餓死,許多企業倒閉。

2023年10月1日,來自武漢的青年雷晶(前排中手持旗幟者),在洛縣中領館前參加抗議中共暴政的集會。(馬尚恩/大紀元)

在2019年年底,他就聽到朋友說,武漢出現了可怕的病毒,但是他從官方的信息中卻找不到任何答案。他所住的地方距離武昌很近,有一段時間,他發現官方宣布,疫情進入了平穩期,每天通報的病例只有3、5例,多的10例──但這與他在微信群裡看到的信息完全對不上。

「上面給的信息,和下面的信息不符合。」他們看到有的居民樓被封,也不給學生上學;但是外人看不到這種信息。「我感覺武漢疫情人數被隱瞞了,最少被隱瞞了3~5倍。」他的一個朋友去參加葬禮,發現火葬場爆滿,排滿了骨灰盒。

武漢封城第二年的清明節給他的印象特別深刻。「武漢人習慣在清明節祭奠自己死去的親友,會買菊花去紀念。往年的清明節,馬路上隔一兩百米,才會有一兩束菊花,那一年,整條街,我這麼跟你講,每三五米就是一堆。很明顯,亡人太多了。」

他家所在的居民樓,有很多次也被上鎖,樓裡的居民只能待在家裡。慶幸的是,沒有發生火災,否則,後果也不堪設想。

在紀念李文亮去世的那天夜裡,他看到微博上滿屏幕都是點蠟燭的圖像。「我甚至看到了一個六四坦克人的圖片,刷爆了網路。」雷晶說,「我覺得中國人真的開智了,明白事理的人絕不在少數,只是他們沒辦法說話。」

「作為新一代的年輕人,我們無法坐視中共的所作所為。我們必須站出來,大聲吶喊。中共這個邪靈必須被驅逐,結束這長達74年的殘暴統治。」◇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