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一帶一路以隱蔽方式在軍事上挑戰美國

【大紀元2023年10月21日訊】(大紀元專題部記者趙彬採訪報導)十多年來,中共打著推動絲綢之路沿線國家經濟發展的幌子,向全世界兜售「一帶一路」倡議。在「發展經濟」這張大餅誘惑下,全球一百多個國家先後加入此倡議。十年間,多個國家因此背負上巨額債務,中共也藉此與美國展開隱性抗衡。分析認為,中共的野心是通過「一帶一路」用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統治全世界,但無法實現。

在剛剛結束的第三屆「一帶一路」高峰論壇上,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稱要繼續注資「一帶一路」項目。對此,北美投資顧問Mike Sun對大紀元表示,中共是在藉經濟發展,以一種隱祕、迂迴的方式在軍事上挑戰美國,最終達到以「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價值理念取而代之。

「一帶一路」的軍事企圖

「一帶一路」的核心是基礎設施建設,從港口、水壩到公路、橋梁,再到鐵路和輸氣管道,中共在全球各地都有巨大投資。十年來,中共官方稱,「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已啟動三千多個項目,投入總金額近一萬億美元。

通常,人們只注意到中共推行「一帶一路」項目兩大目的:一、輸出中國國內過剩產能的同時,獲取中國發展所需能源、礦產資源;二、借助此項目,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的嘗試。但北美投資顧問Mike Sun認為,「一帶一路」還有其軍事目的。

他說:「『一帶一路』必然涵蓋軍事、地緣政治的因素,特別是與美國的博弈。『一帶一路』有一個根本的軍事上思路,就是正面迴避美國,繞開走。因為在太平洋上,美國的一、二條島鏈把中共攔得死死的。中共目前在軍事上還沒有實力與美國對抗,因此從西面內陸國家找出路,擴展在地緣政治上的影響力。」

經過十年部署,全球眾多具有戰略性的港口已經被中共收入到「一帶一路」項目中。

據2018年的一項統計顯示,過去近10年間,中共出資參與全球至少35個港口的建設。這些港口遍布亞洲、非洲、歐洲及中東等地區,不少位於戰略要塞,其中包括希臘比雷埃夫斯港、巴基斯坦瓜達爾港、緬甸皎漂深水港、斯里蘭卡漢班托塔港、意大利瓦多貨櫃碼頭、尼日利亞萊基深水港等。

統計數據顯示,與美國在全球數百個軍事基地相比,中共有目的地在精選最關鍵、最有價值的港口下手,靜靜地布局在軍事上對抗美國。

台灣國防部智庫、國防安全研究院的副研究員陳亮智曾以「從商港轉為軍港:戰略支點與中國軍力投射」為題,撰文分析中共積極獲得外國港口使用權的真正意圖。

陳亮智表示,其中最受矚目港口有位於東非的吉布提保障基地、巴基斯坦的瓜達爾港、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港、緬甸的皎漂港(Kyaukpyu Port),以及柬埔寨的雲壤海軍基地(Ream Naval Base)等。

其中,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港(Hambantota)是第一個爆出「債務陷阱」,被迫租借給中共99年的港口。

漢班托塔港是印度洋上最重要的航運樞紐,不僅是連接亞洲與歐洲航道上的十字路口,也是連接中東、東非與南亞、東南亞的海上節點。亞洲國家從中東進口的石油,首先要途徑漢班托塔港,然後向東進入馬六甲海峽。控制漢班托塔港,相當於掌控亞洲與中東、歐洲之間海上貿易通道。

在這一重要海上交通要道上,中共還參與巴基斯坦的瓜達爾港、緬甸的皎漂港修建,這兩個港口與漢班托塔港形成了一個三角形,俯視中東與印度洋的海上要道。

此外,中共借助「一帶一路」,對世界港口的滲透還伸向美國在中東的重要盟友國家。2021年,美國情報部門一批洩露的絕密文件透露,衛星圖像顯示,美國在中東的重要盟友阿聯酋,其重要港口哈利法港存在可疑活動,懷疑中共在那裡建設軍事設施,令白宮大為震驚。在美國的多次要求下,暫時停工。

類似事件還在以色列的海法港也發生了。海法港是美國第六艦隊的停泊港。2013年內塔尼亞胡政府核准上海國際港務集團自2021年起租用海法港25年。這被美國政府視為軍事威脅,並表示如果以色列不採取措施監管外國投資,美國可能會限制同以色列的情報共享。

陳亮智在文章中表示,「很多文獻認為『一帶一路』倡議是單純的一個經濟戰略規劃,但事實不然,中共在『一帶一路』背後隱藏著明顯的軍事企圖。過去這幾年,在『一帶一路』上浮現出的軍事基地等問題表現得越來越明顯。」

陳亮智還把中共的「一帶一路」倡議與美國的印太戰略做比較後表示,印太戰略針對軍事的部分是顯性的(dominant factor),是直接清楚地表明其目的。而「一帶一路」則是從隱祕逐漸轉為顯性。

一帶一路真正目的:用共產主義統治世界

Mike Sun認為,「一帶一路」軍事企圖的深層目的是向全球推廣中共所謂的「人類命運共同體」價值理念,其本質就是共產主義理念。「只是共產主義早已臭不可聞,習近平上台後給它換了一個馬甲,用人類命運共同體進行了包裝。」

中共官方近日也直言不諱地表明,「一帶一路」與「人類命運共同體」互為表裡關係。10月10日,中共國務院發表白皮書稱,「一帶一路」是建構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大實踐。

曾與習近平和李克強等中共高層有過近距離接觸的大陸學者袁紅冰曾表示,習近平承繼了毛澤東原教旨主義,早年就有用共產主義稱霸世界的想法。據袁紅冰回憶,當年習近平曾對他說,全球實現共產主義,至少需要40億人中國人才能夠管理這個世界。這是「毛澤東的原教旨主義對他靈魂的詛咒」。

週三(10月18日),前美國副國安顧問博明(Matthew Pottinger)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習近平的重點是他構建的所謂人類命運共同體,這是一個邪惡的、令世界深感不安的願景,這是和平民主秩序的對立面」,博明說,如果其成為現實,「那將是一個非常黑暗的世界,我們一定不能讓它實現。」

「一帶一路」已是強弩之末

隨著「一帶一路」的債務陷阱問題、中共擴展其地緣政治影響力以及軍事意圖的表面化,美國推出與之對抗的計劃。在印度舉行的G20高峰會議期間,印度、中東和歐洲宣布展開三方經濟走廊(IMEC)基建項目,與「一帶一路」形成抗衡之勢。

IMEC包括兩條獨立的走廊:東部走廊連接印度與阿拉伯灣;北部走廊連接阿拉伯灣與歐洲。根據歐委會籌備的文件,除鐵路線外、IMEC走廊還包括一條輸電纜、一條氫氣管道和一條高速數位網絡線。

另外,一些IMEC走廊的簽約國,同時也是「一帶一路」倡議的成員,在中東地區,例如沙特阿拉伯以及阿聯酋,與一帶一路互有交叉。

雖然美國的IMEC走廊起步晚,但中共想通過「一帶一路」輸出其意識形態並進一步統治世界的野心已不可能實現。獨立撰稿人諸葛明陽對大紀元表示,中共舉辦第三屆「一帶一路」高峰論壇看似大出風頭,其實只是強弩之末。

他說:「三年疫情,加上中共經濟自身已處於全面爆雷的邊緣,中共已自顧不暇,『一帶一路』只是個空殼而已。習近平想靠大撒幣再搏一把,多給自己找一些支持者,但事實上不會有誰真會與『中共』共舞,都有各自的打算。即便是朝鮮、俄羅斯,包括伊朗等這樣的國家,也是為了利益與中共互相利用。在全球經濟下滑的大趨勢下,『一帶一路』如能壽終正寢,就算是最好的結局了。」

「此外,西方國家對中共的本質認識得也越來越清晰,中共想用共產主義意識形態騙人的市場已經不復存在。」他說。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