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習近平要見拜登 背後有何算計

【大紀元2023年10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宋唐、易如採訪報導)近期中共對美外交上頻吹「暖風」,氣球事件後中斷美中高層互動也再次活絡起來,習近平高規格會見著名的對華鷹派、美國參議院多數黨領袖舒默及加州州長紐森,與6月份布林肯訪華時受冷遇沒鋪紅地毯、座次被降級形成對比;王毅也藉機訪美為拜習會鋪路。

美聯社報導,一位熟悉計劃的美國官員透露,拜登和習近平已同意在下個月於舊金山舉行的亞太經合組織峰會(APEC)期間舉行會面。

為什麼現在中共突然轉變態度,願意和美國改善關係了?習近平要見拜登,背後有何算計?

拜習會的背後

在習近平努力獨攬大權的過程中,除導致經濟下行之外,中共高層持續震盪,秦剛、李尚福在黑箱操作中被免去國務委員職務,卸任總理李克強在上海猝死,加劇了人們的猜忌與高度的不安全感。

對習近平來說,拜習會也與中共所謂大國外交和臉面有關,如果在聚光燈下受到美國總統的待見,至少可以緩和國內的一些壓力。

另外,美國明年將進入2024年大選季,APEC峰會可能是拜登本屆任期內最後一次與習近平會面,如果此時習近平不去美國,美中關係未來將更難改善。

淡江大學外交與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兼系主任鄭欽模。資料圖。(鄭欽模臉書)

淡江大學外交與國際關係學系主任鄭欽模對大紀元表示,我個人判斷是倆人是為見面而見面,對習近平來講,他國內面對經濟下行的壓力,還有國務委員秦剛和李尚福相繼免職,這讓習近平內部的挑戰會越來越高。

「所以他必須放低身段,不要再背負摧毀美中關係的原罪。他必須去美國訪問,其實也是做給國內看的,表明他非常致力改善美中關係,如果沒有改善的話,責任當然在美國,這樣中共的內宣外宣都有藉口。」

他認為,紐森可能是美國2028年未來總統候選人,他是美國左派代表,相對親北京,中共特別挑這個人讓習近平親自接見,拔高他的地位,這也是分化美國的兩手策略。習近平親自去訪問,相當程度也著眼於未來的美國選舉。

台灣國家智庫「國防安全研究院」鍾志東博士對大紀元表示,北京一直強調大國關係,其實就是要藉這個機會來展現,他現在可以跟美國及俄羅斯平起平坐了。

「過去習近平一直拉高姿態,希望在相關的議題上,美國讓中國(中共)有一些面子,中國應該被尊重的大國的角色。」

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助理研究員(鍾志東提供)

鍾志東表示,美中希望可以一起做有共識部分,立場不同的部分各自表態,才會促成這一次的拜習會。但並不代表美國在關鍵議題上會對中共讓步,國際政治就像在跳探戈一進一退、一退一進,都很清楚自己的立場跟自己的需求。

「現在美歐國家不會像本世紀初那樣,對中國(中共)持正面的態度,不過即使如此,也不願意跟中國徹底翻臉,因為在很多國際事務上面來講,也需要中方的合作。除非中國共產黨下台,中國變成一個全新的民主政權,這是另外一件事情。」

這次確定的拜習會,距離本月18日習近平在北京與普京會談3個小時並不遠,這是否是普習會談內容的一部分?鄭欽模認為很有可能,因為每次普習會之後,世界上必有大事發生,他們處心積慮要做的,就是挑戰美國為首的規則與基礎秩序。

鍾志東表示,習近平跟普京見完,再跟拜登見一點都不矛盾。習近平就是充分利用俄烏戰爭後,歐美跟俄羅斯整個交惡,俄羅斯整體國力下降之下,習近平兩邊都交好,以便跟歐美叫板。

「現在大家都很清楚,習近平是跟普京綁在一起,假如俄羅斯整個垮掉的話,中國(中共)會變成要跟歐美直接對抗。所以習近平一定不會讓普京在戰爭上失敗,這樣他才可以在國際政治上進行所謂的合縱連橫,而不會直接地跟歐美對抗。」

經濟問題可能是主軸

過去中國經濟幾十年的增長,主要依賴於歐美提供的有利的全球化貿易環境,習近平四處樹敵,促使歐美對中國市場進行去風險化,但中共卻指責西方阻礙中國經濟發展。

目前中國經濟風雨飄搖,民眾對經濟增長缺乏信心,出現了股、債、匯、樓「四市齊殺」的局面;香港恒生指數跌至1997年水平;三季度外國投資人通過滬港通拋售中企股票約109億美元,是滬港通開通以來季度拋售的最高紀錄;青年失業率高企,當局都不敢再公布數據。

美國官員表示,中美討論越來越集中在經濟問題上,包括對技術制裁的擔憂,並表達了北京方面對美國做法將阻礙中國發展的擔憂。

2022年8月26日,中國首都北京,參加招聘會的青年學子人頭攢動。中國經濟增速放緩,導致數百萬年輕人為越來越少的工作崗位展開激烈競爭,並面臨越來越渺茫的未來。(Jade Gao/AFP via Getty Images)

鍾志東認為,拜習會(的重點)不太可能去扯台灣問題,因為雙方立場根本不同,台灣問題只會讓雙方更難堪而已,特別是好不容易大老遠跑去美國進行峰會。

「他們會談有共識的一些東西,經貿是能夠找到一個共識點。談台海、南海,美中立場完全南轅北轍,不可能談出什麼東西來。這時候來談台海議題,甚至台灣選舉,我覺得美中峰會的格局應該不至於那麼小。」

他說,其實北京也很清楚,要建構平穩的國際環境和發展經濟,一定要搞好美中關係。他希望能夠解決過去幾年來發展出來的美中競爭結構,至少不要讓它繼續再惡化下去。」

他說,所以這就是一種結構性的矛盾,即使是在這種結構性矛盾的時候,中國(中共)還是希望能夠維持,創造一個對它有利發展的環境。

鄭欽模表示,在經濟上,中國當然希望美國解除對中國高科技的制裁和禁運部分,當然美國態度非常清楚,對高科技特別是AI、量子計算、軍事國防方面的高科技是寸土不讓的,但是中共還要去試探。

拜習會可能談些什麼?

本月26日和27日,布林肯和王毅兩天內會談逾7個小時,美國國務院會談摘要顯示,會談多集中在衝突問題,如中共任意拘捕美國公民、輸入芬太尼、侵犯人權、在華美企不公平待遇。最後布林肯談到了強調維護台海和平穩定的重要性,以及以巴衝突等一系列地區和全球問題。

上述談話涉及美中關係的所有要素,在歷次美中高層會面都有討論。如果拜習會成行,他們會不會只是重複這些話題,並在最高層級加以確認,使之具有重要的象徵意義。

鍾志東表示,主要應該是談穩定美中關係的問題,這一點美中有共識;另外APEC基本上是以經貿為主軸的峰會,雙邊希望能在政經分離的思維下,談比較沒有爭議性的經貿問題。第三個一定會談的就是以巴衝突,雙邊可以合作到什麼樣的程度,這個也會是要提的東西。

「在台海跟南海上面,雙方各自提出自己的紅線在哪裡,然後應該就會強調所謂的維持現況,希望彼此都不會去做出踩紅線失格的行為。」

2023年10月26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和中共最高外交官王毅在美國國務院會面。(SAUL LOEB / AFP)

鄭欽模表示,首先是台灣問題,特別拜登絕對會要求中共在台海上保持克制,中共大概與以前一樣闡述這是內政,雙方沒有交集只是在重申,也不會有進展。透過這種溝通,避免擦槍走火的機會。

「習近平會不會和拜登溝通台灣大選問題,我不敢確定,但是因為大選對美中影響都非常大,關乎台灣政治未來的走向,就算兩個領導人有提到的話,美中各自發揮影響力的做法,基本上不會改變。」

他認為,在南海包括日前跟菲律賓撞船,這是拜登要希望跟習近平見面想談清楚的,就是說避免擦槍走火,這是拜登的一個主要目的。

中共的投機特性:兩手策略

對於這次可能的拜習會,美國政治保守人士認為,華盛頓越是急於尋求讓北京重回談判桌,越有可能令北京的行為變得更加強勢。

中共一個典型做法就是,一方面它本身是問題的製造者,另一方面有希望扮演受害者和調停者,渾水摸魚,兩邊撈得好處。

鄭欽模表示,其實在每個議題上,中共大概都是兩手策略在運用。一方面話講得很好聽,實際上是它在到處煽風點火。

「在俄烏戰爭、以哈衝突上,美國一直希望中共能發揮影響力,但實際上戰火相當程度都是它挑起的。包括普京入侵烏克蘭,哈馬斯背後的伊朗,伊朗背後是中共,這是中共挑戰美國主導國際秩序的部分,是中共所謂的點火戰略,到處點火,美國雖然希望中共能夠扮演正面的角色,當然不會有效果。」

他說,伊朗之所以在軍事上不斷提升,甚至伊朗支持的恐怖組織包括哈馬斯、真主黨、也門的青年胡塞組織,他們所用的武器及資金來源,相當程度都可以看到中共的影子。

鍾志東表示,在以巴衝突方面,中國(中共)假借普世價值、人道主義,限制以色列反擊的深度和廣度。其實就是透過穆斯林的力量,跟美國支持的以色列叫板競爭。

「所以其實戰事的延長甚至擴大,對中國(中共)來講,這是它內心所希望的。如果以巴衝突很快就能解決的話,那它就沒有機會在裡面煽風點火,然後藉著機會來展現它的影響力了。」

鄭欽模表示,國際社會應該首先更清楚地去認識到中共企圖,中共基本上是善於兩手策略的,善於見縫插針、善於滲透。

「如果說中共稍微改變一下態度,稍微開放一下市場,稍微展現一下善意,國際社會就被中共騙過去了,那整個世界想要一個和平跟安寧就是緣木求魚了。」

鄭欽模說,我相信,只要美國強勢,國際社會只要採取一個比較堅定的立場,中共基本上就不敢太過於囂張。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