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客:從中共不等於中國,到中國不等於中共

——中共黨魁習近平舊金山講話帶給世界的啟示

【2023年11月27日訊】不久前中共黨魁習近平和拜登會面,習在美國對全世界講了話,一再強調人民的作用,表達中國沒有對外擴張的基因,態度顯得誠懇,彷彿在說實話。

中共是個「水很深」的組織,「水很深」的地方往往壞心眼就多,就像在水裡連光線都會折射走偏一樣。經驗告訴我們,越是精神扭曲的組織越能巧舌如簧,所以對中共這種專門扭曲人精神的團伙,一定不能感情用事,要多用理智,多用邏輯。

不妨先舉個例子。

李四不等於張三,如果張三打了你,然後張三的家長來學校說,李四從未打過你,這當然句句是實話,但也句句是廢話,因為真正的問題是打人的張三而不是李四。人這麼說話自然是有目的的,無非想拉偏人們的視線,拿李四做掩護變著法製造誤區,最後搞的像打人的張三沒打過人一樣。中國老百姓把這種非典型撒謊叫作忽悠。

同樣道理,中國不等於中共,習講中國沒有對外擴張的基因,可誰都知道中共有啊,那是共產黨打從胎裡就有的,中共這種張冠李戴的表述無非是想渾水摸魚,所以習的話細一推敲,頗有背後藏著點什麼的異味。其實,如果誰有閒心又能忍住噁心,不妨翻翻中共那些黨教材,從中共組織內部的培訓看,在共產黨人眼裡,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的關係,並不像習對老外輕描淡寫說的只是個道路不同。

其實反而是資本主義國家一廂情願,以為自己和共產主義只是道路不同,共產主義那伙在背後並不是這麼看的。共產主義從理論起點就是對資本主義和全社會的仇視與仇恨,從行為起點就是對全社會的打砸搶,從歐洲到中國,從產生到現在,從來沒變過。每一周期彷彿的改變,都是在一波打砸搶完成之後,就像大陸現在,對民營企業和社會財富這一茬的收割與破壞已經完成,現在變了口風只不過像是強盜在洗劫之後,一邊收起棍棒一邊又在喊:你們該出來幹活了。

共產主義在世界上也一樣,中共前段發的國際瘋,全世界人所共見,你看它現在好像語氣有點緩和了,可它那瘋病好利索了嗎?人退燒不等於就是病好了,那個紅色病毒還在,共產疫症還在,除非這個組織不要共產主義了,否則它的目標就是消滅資本主義占領全世界,英特那雄奈爾那首歌現在大陸還在唱呢,那歌詞不用中國人再翻譯回去告訴老外那是什麼意思吧?也就是說,你一廂情願和共產主義和諧發展,人家可一直和你不共戴天。

中國不等於中共,各國和中國共同發展做的那些事,建立起的友誼,並不代表各國和中共的關係。中共在控制著中國,就像狼披羊皮控制著羊群一樣,你去幫著把環境搞好點,讓羊長的肥一點,狼當然不拒絕,畢竟最終的油水是它的。狼在披著羊皮時,也會咩咩的喊喊和你友誼萬年長,可是一脫下羊皮,它對你就是一概不當真,一概不領情的。

中共是兩面人,它對內對外都是騙子,它自己選擇了這種很累又苟且的活法,它不想回歸社會做正常的羊,它放不下披著羊皮的狼,所以它沒法真誠,它不敢露餡的,在這個組織長期薰染下,連其中的很多個體也往往存在著雙重人格。這個團伙在內部一直這樣培訓著,在社會上也一直宣傳說資本主義亡它之心不死,即使那是在它正獲得你援助的時候,即使那是在它正對你嘴上抹蜜的時候,其實那正是它亡你之心不死的表現,人心換不來鬼心,你對它多好都沒個好。也就是說,中共是把披著中國面紗和你玩的一切友好,當作了共產黨人的演戲手段,以及欺騙的成功,至於其中真和你友好的個體,中共團伙是作為為了達到目的而利用的工具。

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的本質差異,不是對社會發展看法不同那麼簡單。這好比蓋房子,如果你說房子該這麼蓋,他說該那麼蓋,然後各自勞動蓋房子,這才是看法不同。而如果你說房子該這麼蓋,他說你蓋的房子就是他的,他要打倒你共產你那房子,這就不是看法不同,而是你遇到強盜了。共產黨的理論就這樣的,現實也是這樣做的。所以,對這個世界來說,如果你被它打劫之後,還相信它說那是給你做按摩,只不過手法重了點,那就等於在犯傻了。共產黨在迫害不同人群時都玩這套,害人不叫害人,搶劫不叫搶劫,一定要編出各種名頭來,在這點上這個世界可別再犯糊塗。共產主義不是真在研究蓋房子,它是為了搶房子而假裝蓋房子,它言行的出發點是惡意的。看法不同是針對同一件事情而言,可實際你研究的是蓋房子,他研究的是搶房子,別看話題都圍繞房子,它研究的和你研究的根本不是同一個事兒。

共產主義和這個世界確實是不同的,就像你在研究幸福,它在研究毀滅,只不過它也假借幸福之名。共產主義的幸福是強盜的幸福,劫掠的強盜要想幸福就必需有被劫掠的受害者,甚至需要有大量的受害者,它才能很幸福。強盜的幸福永遠不是受害者的幸福!披著羊皮的狼既使在羊圈裡坐在領導位子上,甚至指揮著羊圈怎麼發展,實際也是為了暗中吃羊肉,割韭菜,在中國已經越來越多的人明白這點了。不要閉著眼聽中共嘴裡的花樣,除非你想要的只是安樂死,想活你就得睜開眼睛看看社會的現實,中共的各層權力在現實中不都是這樣用的嗎?共產黨的理念和東方治國、西方治國都不一樣,它在哪裡真正做的都只是收割與劫掠。

中國不等於中共,中國是各階層中國人民在勞動在建設,而中共這個政治組織本身,它並不研究社會發展,它實際只研究怎麼控制社會、收割社會,研究用什麼名目去共產別人。沒有共產黨這個附體組織,中國一樣存在,中國人一樣活的。共產黨吹噓的很多政績都不是它的,那些勞動者的勞動創造與黨務工作是沒有任何關係的。共產黨現在無所不偷,就連別人想的怎麼發展,這些想法本身,它都搶過去吹噓是成它的,其實它自己心思根本不在那些事上,它只關注維穩和割韮菜。為什麼中國的原創不行,因為全世界無論東西方,正常國家都是研究怎麼建設,只有共產主義從理論上就是等你搞好了它來收割你、共產你,這種思維已經深度毒化了中國的行行業業。

中共是披著羊皮的狼,對內對外都有欺騙性。當占領羊圈的馬列狼一邊指著外面世界教育狼成員、偽狼成員:你們要咬死他們;一邊又步履翩翩出來和世界誠懇的說,羊圈從沒想與世界為敵。你信嗎?羊不與世界為敵,和狼不與世界為敵那說的是一個事嗎?

中國確實不想統治世界,可是中共想;中國人確實沒想做壞事,可是中共做;中國人當然不想費錢搞什麼紅色輸出,可是中共一直在搞。中共控制著中國,所以這些事又會以某一類中國人的行為表現出來。

我們已經明白了中共不等於中國,那些壞事是中共幹的而不是中國人真的想幹;但反過來中國也不等於中共,人們在原諒和同情中國人的同時,不等於就可以放鬆對中共的警惕,這就像人們同情被狼欺負的羊,但決不等於可以讓扮成羊的狼或者自視為狼的變異羊,來鑽人們同情的空子。

世界要保持清醒,別被馬列狼又給忽悠了。中國現在不是君主制,「習皇帝」的稱呼只是個比方,中共的哪個黨魁都是順著馬列狼那股邪勁,才上得來坐得住的,中共不死他們就離不開那條亡別人之心不死的邪路。個體的長相代表不了中共的心,習總的那張臉你瞅著再老實,那一點也不代表中共老實。

從歷史上看,狡猾的馬列狼是很會裝孫子的。共產黨現在覺得壓力搞得有點大了,鬧完了之後又過來和大家說咱們互不干涉,各干各的吧。怎麼個互不干涉?你去繼續研究蓋房子,把研究結果繼續給他分享,他繼續研究怎麼樣變著法共產你,研究怎麼連拿帶偷儘快壯大起來,以便儘快亡掉你!換了你是自己國家總統,你的國家是它說玩就玩說扔就扔的玩具嗎?你該怎麼對待它?

如果俄烏戰爭、哈以戰爭現在的形勢是反過來的,如果中國沒有三年疫情,如果中國現在經濟底氣正足,那麼已經在台灣劍拔弩張好久的中共,還會是這種腔調嗎?之前中共四處亂咬的外交亂象大家都有體會,這樣的組織今天突然和你說起軟話來,委委屈屈的彷彿前面的事都不是它幹的,你覺的有著如此變臉速度的組織,從心底對這世界還存在一點真實的尊重嗎?半點都沒有!用大陸老百姓話講,這是在拿全世界當傻子耍。所以對世界各國來說,不能陶醉在虛而無實的漂亮謊言裡,不能等到壞人的刀架到自己脖子上,才想起來問個「WHY」?那不叫政治智慧,能清醒看透邪惡,能防微杜漸於未然,這才是政治智慧,是起碼的人類智慧。

習總這次在世界上的講話,表達上還是有亮點的,就像一道光線射入水中,乍一聽,敞亮;細一看,跑偏!折射出了中共在與世界的周旋中,那套成熟的狡猾和入骨的虛偽。中共指揮下的大陸媒體,以假模假式的自吹自擂也在同步證明著這點,媒體向民眾高調吹噓著全世界都在聆聽習總講話,把習總這次舊金山綏靖之行,硬描繪成了是給全世界做指導和講課,真是一點不擔心這會噁心到全世界。不知這又是哪位政治騙子給設計的包裝,把本來一個誠心化解國際爭端的好契機,硬給改編成了自己做夢自己樂的小鬧劇,名字大概是想叫作:習總夢遊舊金山。

從明白中共不等於中國,到明白中國不等於中共,這並不遙遠,習總的這次講話外加大陸媒體給力的鬧劇式宣傳,無疑在加快這個過程。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