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靖宇:亮亮麗君吹響主旋律 能否歲月靜好?

【2023年11月30日訊】中國一對河南小夫妻「亮亮麗君」近日成了社群熱搜話題。他們出身河南農村,努力讀書考試,終於走出農村在鄭州城市找到了工作安家。亮亮白天上班晚上送外賣,麗君也努力工作賺錢,兩人奮鬥數年存下血汗錢,2021年11月在鄭州買了房,首付45萬元(人民幣,下同),貸款102萬,月供6300元,期限30年,預計2024年9月交屋。

人們看著這對90後小夫妻,剛開始直播時眼中有光,麗君的燦笑更是有感染力,他們相信,人生只要奮鬥就會成功。然而,買房後不到半個月,麗君公司全員降薪,月薪從4000多變成了2000元,但樂觀上進的他們沒有被挫折擊倒,一有空就去工地看看自家的房子蓋到了幾層。

2022年夏天,大樓停工,房子陷入爛尾危機。在中國大陸,房子爛尾了房貸可是要繼續還的!不到一年,兩個年輕人的生活,突然就急轉直下,搖搖欲墜。在影片鏡頭從來都是滿臉笑容的麗君,眼神一下子失去了光彩。

還有一件事困擾著他們,在買房的時候,地產商「融創」公司業務承諾交完首付要返還他們2萬塊現金,後來一直沒有兌現。這是麗君降薪後將近一年的底薪。兩年來,他們去過融創無數次,不管是私下協商也好,還是公開直播去要錢也好,地產商總是有各種辦法拖延、推諉。

後來兩人每月總收入由1.2萬元降至約9000元,其中約6500元交房貸,另外1500元交租金,只剩約1000元生活。加上女兒童童出生,讓夫妻多了歡樂,但生活卻更加捉襟見肘。

11月15日,生活山窮水盡的他們再到地產商,追索當初承諾支付的2萬元。結果等到的是圍毆、搶走手機、戳破輪胎,導致亮亮受傷入院。後來在有關部門介入之下,將此事「圓滿解決」,小夫妻在鏡頭前很勉強地說著「我們很滿意」,最終無論是打人視頻還是回應視頻,都從他們的頻道消失了。

11月20日,亮亮麗君又發布了一段「膠帶視頻」,暗示被摀嘴,無法公開發聲,而這段視頻很快遭到刪除。11月22日,亮亮麗君最後透過影片宣布離開鄭州,回到老家。網路截圖顯示,兩人的帳號被禁言。

11月27日,峰迴路轉,小夫妻宣布要留在鄭州城「創業」。因為鄭州方面出面「招安」,利用小夫妻的網路流量變現能力,安排「善心人士」出面投資,把亮亮麗君夫婦簽下來,讓他們「創業」直播帶貨。但網友不看好這個「創業」,呼籲小夫妻謹防投資詐騙。

亮亮麗君還拍了一部「鄭州宣傳短片」,從之前的維權小夫妻,搖身一變成了主旋律代言人,他們的格局突然放大了,運鏡、拍攝和剪輯也更專業了。在影片中,麗君講著寫好的台詞,呼籲年輕人保持對未來的信心……然而,從中可以看見他們人性中的一些純真,正在死去。

這幾年來,人們眼睜睜看著這對小夫妻從買房前的興奮、買房中的期待、聽到爆雷後的混亂忐忑、還要硬撐著給開發商加油、以及最終憤怒、被毆打,然後失望想離開城市回到農村,現在又「被創業」要直播帶貨……活脫脫一個破碎驚悚的「中國夢」。

從「眼中有光」到「靈魂死亡」

針對亮亮麗君的遭遇,有網友評論道:「這就是向所有人,尤其是年輕人宣布:最勤奮、最守法、最樂觀的公民不配得到中國夢,其他所有人更不配。」

是呀,中共官方媒體大力批判「躺平」可恥,還喊出「認命可以,躺平不行!」亮亮麗君就是中共最推崇的那種拒絕躺平、努力奮鬥的年輕韭菜模範,結果他們得到了什麼?從「眼中有光」,到「眼中有淚」,後來竟然是「臉上有傷」、「靈魂死亡」。

亮亮和麗君的遭遇之所以引起大量關注和共鳴,是因為他們一步一步走到現在,按照中共體制的邏輯並沒有做錯什麼。相反,他們是「維護體制」的年輕人,因為從小接受黨國教育宣傳灌輸,他們也疑似小粉紅,遺憾自己的孩子生日不是中共「十一國慶」,為日本安倍首相遇刺鼓掌。在學業跟工作上,他們盡全力拚搏,還積極生養下一代、買房安家,這應該是中共眼中的「模範年輕人」,可是就連這麼努力的「模範」,都難逃中共鐵拳襲擊,這已經足以讓所有人都產生危機感了。

一直以來,中國多數人認為,只要不挑戰中共的統治,不參與「政治」,好好當順民,對社會上的一些不公不義扭頭不看,就可以安心賺錢,過著歲月靜好的日子。但現在,這種中國人與中共政權之間的「默契」被打破了。

叢林生存法則改變 中國社會成壓力鍋

中共社會的叢林法則變了。努力鑲嵌進主旋律脈絡的年輕人也會遭遇鐵拳痛毆,順應體制、沒有「做錯什麼」,卻也會跌入深淵,這讓千千萬萬甘願內卷的中國人再也難以忍受。

有中國網友說出心聲:中國人的焦慮不安是正常的,因為在這裡不確定性太多了,走錯一步,就出現意外。前面的所有努力,甚至幾代人的努力與存款都灰飛煙滅。「可以舉很多例子,比如因為疫情倒閉的那些公司,被洪水沖走房子車子的涿州人,因為打疫苗出現意外的那些人,買了恆大房爛尾的那些人,投資中植暴雷的那些人,被強拆的工廠或房子……太多了,可以一直舉例下去。」

另一位網友回憶疫情封控期間,「只因為對面小區有個陽性,我們小區就成了中風險區,不讓出門,不讓下樓。萬一要『一陽千徙』,拉去隔離的話,家裡要上門消殺,不但很多珍視的東西會沒了,連小貓小狗的命都保不住,這是不可接受的。這種無處不在肆無忌憚的暴政所帶來的刻骨銘心的恐懼,不是在國內多掙些錢,多買幾套房子,物質生活過得安逸些,就能消解的。」

現在連中上階層也感受到危機。創業成功、經營網路產品的小愛住在上海高檔小區,疫情期間的封控對她產生巨大的心理衝擊,她表示:「住在上海,你會有一些上海特定的幻覺。你會覺得這裡可能是不一樣的,人們做事情更reasonable。過往你可能對政策會有很多不滿,比如限制言論自由,whatever,但你心裡覺得,他們至少會在乎經濟。最後你發現,他們真的不在乎。」

另一位自媒體老闆大龍這麼比喻,生活在中國大陸就像住在一個外人看來相當危險的叢林裡,「叢林的確危險,但你很熟悉。哪怕有老虎,你知道老虎在哪兒,不去招惹它。你感覺自己已經掌握了這片叢林。」然後,事業為他建構了一間「叢林裡的小屋」,「溫暖而安全的房子,這很棒,但是現在外邊隨時都有可能山洪暴發。你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但你偶爾會聽到洪水嘩啦啦的響聲。」

喪失同情與善良的中國人

最近,輿論在同情之外,也掀起了一些不同的聲音—很多人現在反過來覺得,這對小夫妻不值得那樣同情,因為「他們的認知配得上他們的苦難」。

第一種觀點認為,這對小夫妻投資、乃至過日子的方式,都實在過於冒險,買房的行為就不夠理智,房貸佔了收入的三分之二,不懂得量力為出。這些批評,很多非常尖銳,有人甚至表現出一種不加掩飾的冷酷嘲弄,想方設法從小夫妻身上找出錯處來。

清華法學教授勞東燕分析,這種下意識的言行,折射出一種頗為微妙的內在心理:那些遭遇不幸的人們,完全(至少部分)是由於自身的過錯所導致,而我沒有這樣的問題,所以我是安全的,不幸不至於降臨到我的身上。

這其實是相當傲慢的。它非但沒有對當事人的同情心,相反以一種上對下的姿態奚落受害者:如果你具備像我一樣的認知能力,就不會被鐵拳暴擊,彷彿自己高人一等,異常聰敏。但是,凡是能理性思考的人都看的到,之所以沒挨到鐵拳,不是因為智商多高,很可能只是運氣夠好,時候未到而已。

正是真實世界中嚴重缺乏安全感與穩定生活的預期,才會讓這種「我比較聰明所以不會遭遇不幸,你踩雷是因為太笨拙」的扭曲想法越來越普及。當多數人都認為被害人有錯,中國社會就會漸漸喪失基本的同情心與同理心。

這種心態也造成底層民眾互害。在他人面對體制不公不義的對待時,許多人已經自動和霸凌強權站在一起,譴責、孤立受害者;只有在自己也遭遇社會主義鐵拳時,才開始反思。

與魔鬼共舞 無法「歲月靜好」

另一種觀點認為,不同情這對小夫妻,是因為他們疑似小粉紅。疫情期間他們已經成為網紅,卻從來沒有為同樣遭遇不公的人發聲……他們不同情同樣遭遇不幸、不公的人,那這樣的人還值得同情嗎?「所有為保護自己免遭苦難而保持沉默的人,在自己遭受苦難時也只配得上旁人的沉默。」

的確,他們的發聲只為他們自己,對超越自身之外的東西,他們沒有關心也沒有堅持。這確實是因為他們從小就生活在訊息封閉的社會,接觸不到,或者不想也不敢接觸更多元的資訊與想法,就此被中共的各種謊言蒙蔽。

遺憾的是,在中國,這樣的年輕人是多數。換位思考,如果我們從小生活在這樣一個封閉環境,父母、師長、同儕、媒體報導說的都是中共宣傳的那一套歪理,一般人確實都會不加思考地相信了。小孩子懂什麼呢,他們對世界的認知就是來自周圍的成人與學校教育。因此,眾多年輕人被培養成了小粉紅,無法獨立思考,缺乏自己判斷是非的價值體系,這確實是一代中國年輕人的悲劇。

我們同情這些年輕人,但在此要明確地說,跟著中共吹的號角行進,這樣的確不行。人身為萬物之靈,活著還是必須要有良知底線,如果人生目標只是圖個溫飽,只要中共拿出一些好處來,就不顧一切跟它去了,那相當於就是體制的共謀者。要知道,還有多少中國人正在承受著超乎想像的苦難?!

在大是大非面前不存在中立,沉默「中立」就是在推波助瀾,讓邪惡勢力能夠魚肉百姓、為所欲為;在保持沉默、享受歲月靜好的同時,可知道有多少人正在為你負重前行,甚至犧牲生命?

《九評共產黨》一書揭示,中共就是惡魔,這個黨組織具足邪教本質。加入邪教,與魔鬼共舞,或許可以暫時得到眼前的私利,但終究將徹底失去身而為人所珍視的一切。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