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走出陰霾開農場 成為美國新一代農場主

【2022年10月16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DAVE PAONE報導/張玉編譯)「我遇到的一個大問題是我不再有目標,因為在海軍陸戰隊,你被培養成了一個非常自我的人。」羅伯特‧埃利奧特(Robert Elliott)告訴《大紀元時報》。

這並不是埃利奧特或海軍陸戰隊退伍軍人們所獨有的問題,而是新退役的軍人們所共有的問題。

失去了目標、沒有所屬機構,失去了人際關係對退伍軍人來說,打擊可能是毀滅性的。埃利奧特也是這樣,不過他最終找到了一個解決的方法——經營農場,這讓他重獲新生。

他並沒有就此止步。在體驗到做農場對他回歸平民生活所起的作用後,埃利奧特創辦了北卡羅來納州退伍軍人農場(VFNC,Veteran’s Farm of North Carolina),為那些面臨與他相同困境的退伍軍人提供支持。

埃利奧特的農場緣

埃利奧特出生於1979年,在北卡羅來納州姨媽的農場裡長大。他從小就學習農活和牧業。

農場的生活是比較艱辛的。埃利奧特說:「成長中,我們似乎總是面臨破產。」「農民的辛苦真的遠超他們的收穫。」

這讓埃利奧特萌發了離開農場的念頭。在17歲那年,他報名加入了海軍陸戰隊的延遲入伍計劃(Marines』 Delayed Entry Program),當時他還在上高中,高中畢業後他進入海軍陸戰隊。

經過5年服役,埃利奧特晉升為E4下士(corporal)士官。在北卡羅來納州擔任軍方的平民承包商,在這個崗位上度過他服役最後的階段。「在軍隊裡服役15年。」他說。

隨著美國國防部削減承包商的費用,2011年,埃利奧特退伍,當時很難找到工作。

「我別無選擇,只能搬回農場。」埃利奧特說。

「我稱那段時間是我的過渡性自殺時間。」他解釋說,「退伍軍人中的一些自殺事件往往發生在從軍人回歸到平民的過渡期間,這段時間通常是9個月左右,幾乎是在一夜之間斷開了我們所依賴的一切。」

埃利奧特就有戰友死於自殺。甚至有一位戰友在退伍派對後的第二天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一隻救了我的命

埃利奧特住回了農場,同時上著大學,但精神狀況很糟,他「非常痛苦」,陷入黑暗的想法之中。他說:「對我來說,沒有什麼能真正奏效。」

一天,埃利奧特在農場複習功課準備期末考試,他精神狀況依然很糟。這時,院子裡的一隻名叫阿黛爾的,像往常一樣,跳到他的腿上試圖從他的手中搶食吃。這些雞是他當時的女朋友新近買的。

看著這隻跳上跳下的雞,埃利奧特突然來了靈感。他說:「一隻雞救了我的命。」「我突然覺得:也許我應該嘗試做農場,看看我都能做些什麼。」說干就干,埃利奧特成功了,並進而計劃幫助其他退伍軍人。

現在,埃利奧特的農場VFNC給其他退伍軍人也帶來希望。

獨特的培訓

埃利奧特將VFNC的培訓稱為「農莊新兵訓練營」。目標是:「賦予退伍軍人一個新的使命,給美國培訓一批新的農場主。」

北卡羅來納州的農業面臨人口老齡化的問題,而北卡羅來納州的軍人和退伍軍人人口達666,000人,這使得北卡羅來納州費耶特維爾(Fayetteville),成為VFNC培訓新一代退伍軍人農場企業家的理想地點。

VFNC的培訓項目通過口耳相傳介紹給退役軍人,埃利奧特還在布拉格堡做講演,介紹培訓項目給對過渡性培訓感興趣的現役軍人。

VFNC的培訓從三個方面手把手培訓學員,課程包括有機蔬菜和畜牧生產,以及其歷史、理論,和農業概念。兩季六個月的課程,一季四個月的課程。每期大約培訓20名學員。

VFNC還與國防部的退伍軍人過渡計劃——技能橋梁( SkillBridge)項目掛鉤。對VFNC的培訓感興趣的退伍軍人可通過技能橋梁計劃報名。技能橋梁計劃是一個旨在為退伍軍人提供特定的行業培訓、學徒或實習機會,學習平民職業領域的技能的計劃。

對VFNC感興趣的現役軍人可以在退伍之前的最後180天內註冊,並獲得其所在單位和士兵生命過渡援助計劃的批准。

除了VFNC之外,埃利奧特還設立了「從士兵到農場主」的項目。由北卡羅來納州立大學農業研究所AGI(Agricultural Institute ) 提供課程,通過北卡羅來納州合作推廣服務機構(North Carolina Cooperative Extension Service)管理,在布拉格堡開課。

與家人一起耕作

參加VFNC培訓的多諾萬‧霍洛威(Donovan Holloway),就來自技能橋梁計劃,他沒有任何農業背景。

霍洛威1981年出生於佛羅里達州傑克遜維爾。他的父親是海軍的職業水手,因此霍洛威自小大多數時間是生活在軍事基地,包括古巴的關塔那摩灣。

「我在18歲就參軍了。」霍洛威告訴《大紀元時報》,他的父母離婚了,他覺得加入海軍陸戰隊生活會更穩定一些。

2003年,霍洛威所在部隊作為先頭部隊被部署到伊拉克。後來,他駐防夏威夷,在那裡遇到了他未來的妻子勞倫(Lauren)。

再後來霍洛威作為空中觀察員部隊的一員返回伊拉克,擔任直升機上的艙門機關槍手,經歷實戰射擊。「我們還執行了幾次突襲任務。」他說。

通過海軍陸戰隊提供的教育計劃,霍洛威獲得了工商管理學士學位,同時晉升為少尉。隨後又獲得信息技術碩士學位,並晉升為上尉(Captain)。

霍洛威說:「就這樣我一路走來,結婚並生子,但我承受著極大的壓力。」

「我失去摯友,有的是在戰爭中,也有的是自殺,非常不幸。」他說,「作為退伍軍人,我們經歷了太多的事情、太多的經歷,尤其是在戰時,情緒起伏不定。很多事情都會激起我的焦慮或讓我情緒失控。」

他發現在田野耕作具有療癒作用。

「我的生活需要恢復某種層面的平衡。我發現在室外——和動物們在一起,種植東西,看著眼前自己勞動的果實,而不是整天坐在那裡開會,我發現這對我來說是一種安慰。」

霍洛威在喬治亞州擁有50英畝的土地,這片土地是勞倫的祖產。

「自從解放奴隸宣言以來,它就屬於我父親家族。」勞倫告訴《大紀元時報》。

勞倫的曾祖父母和祖父母都是開養豬農場的,但隨著勞倫的父親入伍陸軍,家族的養殖農場也就告終。

這片位於喬治亞州的地產曾經是農田,勞倫說「它需要開墾」。這就是霍洛威打算做的事情。

據霍洛威,開農場對自己一家來說再好不過。霍洛威的五個孩子都在家上學,所以「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上課」,他說,另一個好處是,農場還提供了一家人的食物。

他說:「能夠整天和家人一起在室外幹活,我很享受這樣的時光。」

霍洛威還對用自己的農場和農業技能幫助其他有需要的退伍軍人感興趣,也願意使用自己的農場提供R&R。

戰地救護員變身農民

參加VFNC培訓項目莉齊‧哈伯德(Lizzie Hubbard),與霍洛威是同期。

退伍軍人轉型做農民,莉齊‧哈伯德(左)、多諾萬‧霍洛威(右)和他的妻子勞倫在北卡羅來納州的退伍軍人農場。(威廉‧霍洛威提供)

哈伯德來自德克薩斯州,她和她的四個姐妹在兩英畝的土地上長大,家裡養著的牛、雞、鴨和兔子伴隨她們長大。哈伯德的母親來自賓夕法尼亞州,是一位種植能手,綠拇指媽媽,儘管德克薩斯州的氣候和景觀並不總是有利於種植。

大學畢業幾年後,24歲的哈伯德作為一名戰地救護員入伍。駐防過伊拉克和阿富汗。

「我一直在立即反應部隊I.R.F.[Immediate Response Force],這意味著我們在8小時內會接到3次部署通知,包括最近部署的阿富汗撤離難民。」她告訴《大紀元時報》。

哈伯德說:「作為一名醫務人員,進而成為一名資深醫務人員,你要為你團隊成員的健康承擔很多責任。」「做好並不容易。」

她談到了部署中發生的「道德挑戰」,作為一名資深醫務人員,她是唯一一個「沒有很多軍銜,但被允許在道德意義上說話」的人,肩負更多責任,「所以面臨很多挑戰」。

現在,哈伯德正在VFNC為期三個月的過渡培訓計劃中。

起初,她不確定自己是否有足夠的農業經驗成為一名成功的農民,但在與埃利奧特合作一個月後,她有了足夠的信心,她在馬薩諸塞州建立一個花卉農場,並計劃在11月開業。

與VFNC培訓計劃中的霍洛威以及其他人一樣,哈伯德也發現務農具有療癒作用。

她說:「不僅你自己得到成長和療癒,還培育出美麗事物,無論是食物、動物還是鮮花,這也是你的責任。」

帕內爾英畝

雷‧帕內爾(Ray Parnell)出生於1970年。「我在北卡羅來納州的農場長大。我的祖父是農民。」他告訴《大紀元時報》。

小時候,每當他放學後、週末和夏天,他都會和家人一起在農場工作。帕內爾18歲入伍,有22年的軍旅生涯。

他在2010年重返平民生活,帕內爾說:「參軍後,在軍隊中面對過,經歷過很多事情之後,平民生活中的很多問題似乎不再成為問題。所以我們很難與那些沒有經歷過軍旅生活的人打交道。」

在服役期間,帕內爾去過各種地方,住過各種各樣的房子,包括郊區的公寓。但在他退役後,他的農場緣讓他再次回到農場。

「我一直都想住在鄉間;我一直都想擁有土地。」他說,「大約三年前,我決定開農場。」

不過,帕內爾的祖父去世後,母親和他的兄弟姐妹們把農場賣掉了。帕內爾不得不尋找一塊新的土地。去年12月,他買了一個新農場,並將其命名為帕內爾英畝(Parnell Acres)。

一次偶然的機會,帕內爾在農場服務機構遇到了一位海軍陸戰隊老兵,這位老兵向他講述了埃利奧特的培訓課程,引起了帕內爾的興趣,他在與埃利奧特交談後,註冊了培訓課。

帕內爾稱讚說,「培訓課程的安排,應是源於羅伯特的軍隊背景」。「非常有序,非常有條理,我覺得這就是為什麼能吸引老兵前來的原因。」

2020年,陸軍老兵雷·帕內爾(Ray Parnell)和他在自己的土袋啤酒(Dirtbag Ales)農場種植的南瓜,他的農場位於北卡羅來納州霍普米爾斯。(珍妮‧貝爾提供)

這些培訓也為老兵們搭建了一個相互聯繫的網絡。一位帕內爾的同期學員在紐約吉爾福德(Guilford)擁有農場。帕內爾從她那兒買了乾草,她買了帕內爾的南瓜。

這不僅僅是老兵學員間的職業關係。也成了退伍軍人們可以依附網絡。

帕內爾覺得VFNC:「它的全部意義不僅僅是讓對農業感興趣的人能夠學會耕種,它更是為志同道合、有共同經歷的人建立了兄弟姐妹般的友誼。」

埃利奧特表示,這正是他所要的,填補了回歸平民生活時所缺乏的那種人際關係。「我無法想像我能做到這樣的事情。」他說,「這是我100%的使命。我做到了。」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評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