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學校園為何盛行反猶主義 

【大紀元2023年12月12日訊】(大紀元記者程雯綜合報導)「號召對猶太人進行種族滅絕的行為必須受到譴責。沒有含糊其辭,沒有例外。為什麼大學校長們這麼難以說出口?」美國國會眾議院教育和勞動力委員會在X平台上發帖批評三位名校校長對反猶主義的模糊立場。

「由於『多樣性、公平性和包容性』(DEI),(美國大學校園反猶太主義已變得系統化。」哈佛大學法學院榮休教授艾倫‧德肖維茨(Alan Dershowitz)撰文說。

12月5日,美國三所常春藤名校——哈佛大學、賓州大學(UPenn)和麻省理工學院(MIT)的三位校長在眾議院聽證會上對大學校園裡日益嚴重的反猶太人和反以色列問題閃爍其詞的回應不僅引發輿論譁然,更引起美國兩黨和白宮的嚴厲批評。

在大金主威脅要撤銷巨額捐助後,賓州大學校長和校董事會主席9日先後辭職。另外兩所大學的校長也被國會議員呼籲立即下台。

這些大學校長們為什麼對反猶主義持模糊立場?美國大學校園裡又為何盛行反猶主義?

美國兩黨和白宮抨擊三大名校校長對反猶主義的模糊立場

美國國會眾議院教育和勞動力委員會10月5日舉行聽證會,審查10月7日哈馬斯襲擊以色列、以及隨後以色列反擊哈馬斯之後,在大學校園裡出現日益嚴重的反猶太主義問題。哈佛大學校長克勞丁‧蓋伊(Claudine Gay)、賓夕法尼亞大學校長利茲‧馬吉爾(Liz Magill)和麻省理工學院校長薩莉‧科恩布魯斯(Sally Kornbluth)在兩黨立法者面前出席作證了五個小時。

2023年12月5日,在華盛頓特區的雷伯恩眾議院辦公大樓(Rayburn House Office Building),幾名美國大學校長向美國眾議院教育和勞動力委員會作證。左一為哈佛大學校長克勞迪娜‧蓋伊(Claudine Gay),左二為賓夕法尼亞大學校長利茲‧馬吉爾(Liz Magill),右一為麻省理工學院校長莎莉‧科恩布魯斯(Sally Kornbluth)。(Kevin Dietsch/Getty Images)

來自紐約州的眾議員埃莉斯‧斯特凡尼克(Elise Stefanik)質問這三位校長:號召對猶太人進行種族滅絕的學生是否違反了學校關於恐嚇和騷擾的行為準則?

麻省理工的科恩布魯斯表示,「如果騷擾普遍存在」,將會展開調查。

賓大的馬吉爾回答說:「如果言論變成行為,就可能構成騷擾。」斯特凡尼克議員反問道:「『行為』意味著實施種族滅絕行為嗎?」

哈佛的蓋伊表示,「根據具體情況」,「這可能」違反學校的規定。

這些回應在社群媒體上引起了軒然大波,許多人表示,他們對校長們閃爍其詞、不直接表示「號召對猶太人進行種族滅絕就是騷擾」感到震驚。

眾議院教育和勞動力委員會6日在X平台(前稱推特)上發帖批評這幾位大學校長說:「號召對猶太人進行種族滅絕的行為必須受到譴責。沒有含糊其辭,沒有例外。為什麼大學校長們這麼難以說出口?」

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妮基‧黑利(Nikki Haley)在X平台上發布了互動視頻表示,校長們的此類言論「或者結束,或者我們將取消他們的免稅地位」。

黑利說:「號召對猶太人進行種族滅絕與號召對任何其他民族、種族或宗教團體進行種族滅絕沒有什麼不同。這些大學校長們的模糊性令人厭惡。」

白宮也加入了批評之聲,發言人安德魯‧貝茨(Andrew Bates)稱校長們的表現​​「令人難以置信」。

貝茨說:「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需要這樣說:對種族滅絕的號召是可怕的,與我們作為一個國家所代表的一切背道而馳。任何主張系統性謀殺猶太人的言論都是危險和令人反感的——我們都應該堅決反對這些言論,並站在人類尊嚴和將我們作為美國人團結在一起的最基本價值觀一邊。」

白宮新聞祕書卡琳‧讓-皮埃爾(Karine Jean-Pierre)6日晚些時候表示,對種族滅絕的號召是「不可接受的」,而且是「卑鄙的」。她還補充說,如果在政府工作的人發表這樣的評論,他們將被點名苛責。

她說:「鼓吹系統性謀殺猶太人的言論令人震驚,我們都應該反對他們。我不應該在講台上說這些話。」

大金主要撤資 賓大校長和校董主席被迫辭職

由於馬吉爾在5日聽證會上對反猶主義的模糊言論,賓州大學可能一次性就會失去1億美元的巨額捐款。

Stone Ridge資產管理公司(Stone Ridge Asset Management)創辦人兼執行長羅斯‧史蒂文斯(Ross Stevens)的律師7日致信賓州大學高級副總裁溫蒂‧懷特(Wendy White)表示,史蒂文斯將撤回他的捐贈,目前價值約1億美元,原計劃將用於資助賓大的史蒂文斯金融創新中心(Stevens Center for Innovation in Finance)。

史蒂文斯的律師指控賓大違反了與 Stone Ridge資產管理公司簽訂的有限合夥人協議的條款。

「史蒂文斯先生和 Stone Ridge對該大學就校園反猶太主義的立場感到震驚」,史蒂文斯的律師在信中寫道,「這種對煽動針對猶太人的暴力的仇恨言論的縱容態度,以及對騷擾和歧視猶太學生的自由放任態度,將違反任何禁止基於宗教的騷擾和歧視的政策或規則,包括違反 Stone Ridge的政策或規則。」

信中指出,史蒂文斯和Stone Ridge資產願意進一步討論此事,並將讓賓大有機會「糾正」其涉嫌違反協議的行為。

史蒂文斯本人畢業於賓州大學,他有一個孩子最近剛從賓大畢業,另一個孩子是賓大三年級學生。

12月7日在給員工的一份說明中,史蒂文斯寫道:「在不久的將來,如果賓州大學的領導層和價值觀沒有發生變化,我計劃撤銷賓州大學在 Stone Ridge的股份,以防止我們與賓州大學和利茲‧馬吉爾的關係對 Stone Ridge造成任何進一步的聲譽損害和其它損害。」

他還說道:「我愛賓大,這對我來說很重要,但我們公司的原則更重要。」

圖為2023年12月5日,在華盛頓特區的雷伯恩眾議院辦公大樓(Rayburn House Office Building),賓夕法尼亞大學校長利茲‧馬吉爾(Liz Magill)向美國眾議院教育和勞動力委員會作證。(Kevin Dietsch/Getty Images)

6日,馬吉爾發布了一段視頻試圖澄清她的言論。她聲稱,在她看來,號召對猶太人進行種族滅絕「會是騷擾或恐嚇」。

「在(聽證會)那一刻,我關注的是我們大學的長期政策,這些政策與美國憲法一致,該政策規定,僅言論是不會受到懲罰的」,馬吉爾為自己辯護說,「我沒有關注到,但我應該關注到,一個無可辯駁的事實,即號召對猶太人進行種族滅絕就是號召人類可以實施一些最可怕的暴力。」

她還認為,賓州大學和其它學校應該審查和澄清他們的政策,並發誓要立即與教務長「召開一個程序」,以「認真而仔細」地審視大學的政策。

史蒂文斯的律師指出,馬吉爾的這個社媒帖子是「直到她的國會證詞被瘋傳,並且對她的辭職要求放大之後才遲遲承認的」。

7日早些時候,眾議院教育和勞動力委員會主席弗吉尼亞‧福克斯(Virginia Foxx)宣布對賓大、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進行調查。

在大金主的撤資壓力和國會兩黨及白宮的批評聲中,賓大校長馬吉爾8日做出辭職的決定。這是她才剛剛上任賓大校長的第二年。

幾個小時後,賓大董事會主席斯科特‧博克(Scott Bok)也宣布立即辭職。

圖為2023年7月18日,眾議院共和黨會議主席眾議員埃莉斯‧斯特凡尼克(Elise Stefanik,紐約州)在國會大廈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向記者發表講話。(Anna Moneymaker/Getty Images)

斯特凡尼克議員在8日的一份聲明中表示,馬吉爾的「被迫辭職」是「最低限度的要求」,並表示哈佛大學和麻省理工學院的校長也應該效仿。

「下台一個。還有兩個也得走人。」斯特凡尼克說。她還補充道,「這只是解決普遍存在的反猶太主義的開始,反猶太主義已經摧毀了美國最『有聲望』的高等教育機構。」

賓州的一位民主黨人、美國聯邦參議員鮑伯‧凱西(Bob Casey)表示,馬吉爾的辭職使賓州大學能夠「制定解決校園反猶太主義問題的新課程」。

哈佛法學教授:DEI與特定身分政治讓大學校園反猶主義急劇上升

哈佛大學法學院榮休教授艾倫‧德肖維茨12月4日在《國會山報》上發表專欄文章說:「由於『多樣性、公平性和包容性』(DEI),(美國)大學校園反猶太主義已變得系統化。」

憲法專家艾倫‧德肖維茨(Alan Dershowitz)資料照。(Senate Television via Getty Images)

德肖維茨教授認為,大學裡對兩種特定意識形態的宣傳和推動促進了校園裡反猶主義的急劇上升:一種意識形態是「多樣性、公平性和包容性」(diversity, equity and inclusion);另一種意識形態是以特定身分劃分人群,例如黑人、女人、同性戀、穆斯林、美洲原住民和猶太人。

「自從引入DEI以來,(美國)頂尖大學中猶太人的數量和比例都在下降。」德肖維茨教授說。他指出,DEI的「多樣、公平和包容」僅限於針對膚色和身分政治,而不是針對大學教育中最重要的思想方面,其結果是「將猶太人邊緣化」。

他引用哈佛大學前校長勞倫斯‧薩默斯(Lawrence Summers)所指出的,大多數官僚機構中的DEI明確排斥猶太人。

德肖維茨強調表示,推動DEI和特定身分政治的官僚機構耗資數十億美元,其「最終結果是在許多大學將反猶主義制度化」,而這種制度性和系統性的變化又「導致許多大學校園的反猶主義日益高漲」,除非做出改變,「否則這種情況只會變得更糟」。

反猶主義在意識形態上與共產主義結盟 多數大學置之不理

自從哈馬斯10月7日發動襲擊,殘酷殺害1,400名以色列人和23名美國人以來,美國許多著名大學舉行的支持哈馬斯的示威活動震驚了美國人。

11月12日,加州舉行APEC峰會之際,支持巴勒斯坦的團體與左派組織團結一致,遊街示威。(陳雷/新唐人)

「巴勒斯坦正義學生組織」(SJP)稱哈馬斯對以色列的襲擊是「巴勒斯坦抵抗運動的歷史性勝利」。SJP在美國的200個分會組織中的許多組織都讚揚哈馬斯的恐怖襲擊,並譴責以色列,號召摧毀以色列,以及抗議美國支持以色列。

SJP明尼蘇達大學分會10月21日帶領8,000名支持哈馬斯的抗議者在州議會大廈前舉行示威遊行,加入其中的還有明尼蘇達大學的「校園馬克思主義者」(Campus Marxists)組織,又稱「社會主義革命學生」(SSR)組織。

他們明確號召:「在這裡開展共產主義運動……推翻美帝國主義。起義!直至勝利!」

在11月1日的一篇帖子中,SJP明尼蘇達大學分會還鼓吹說:「當戰犯喬‧拜登訪問該州時,超過4,000人在市中心舉行了遊行。」他們把支持以色列的美國總統拜登當作「戰犯」看待。

儘管SJP明尼蘇達大學分會明確宣揚暴力和推翻美國政府,但是美國政府或明州政府並沒有取締它。

哈佛大學的「巴勒斯坦團結團體」(PSG)組織蒙面學生示威,高喊「起義!起義!起義!」

斯坦福大學SJP分會帶領學生高喊:「二、四、六、八!粉碎猶太復國主義定居者國家!」他們指的是「粉碎以色列」。

喬治‧華盛頓大學的SJP分會宣稱:「定居者是侵略者、士兵和占領者。」

紐約市立大學法學院的SJP分會說:「如果你支持巴勒斯坦,就請理解有必要支持我們可以任何必要手段保衛自己和解放家園的權利。」

面對SJP在大學校園內對猶太學生的恐嚇,以及號召摧毀以色列,甚至和共產主義結盟威脅要推翻美國政府,對SJP採取適當行動的大學卻寥寥無幾。

10月24日,在羅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州長的指示下,佛羅里達州立大學系統(State University System of Florida,縮寫為SUS或SUSF)校長以SJP「對恐怖組織的有害支持」為由,取消了佛羅里達州所有公立大學裡的SJP分會。11月6日,布蘭代斯大學(Brandeis University)禁止了SJP布蘭代斯分會在其校園內活動,因為該分會號召對猶太人實施暴力並鼓吹毀滅以色列。11月9日,哥倫比亞大學禁止SJP進入校園。

福特漢姆大學(Fordham University)長期以來一直禁止SJP在其校園內運作。

學者:高等教育出問題,反猶主義的判斷標準沒有價值觀

以色列和哈馬斯之間的戰爭在美國大學校園裡造成嚴重分裂,人們看到縱容恐怖主義、宣揚反猶主義,或號召對猶太人使用暴力或毀滅以色列的呼聲高漲,這引發了美國主流人群對這些大學領導人的憤怒浪潮,也引發一些學者對美國高等教育的反思。

為了呼籲解救被哈馬斯綁架的人質,並聲援以色列和加拿大猶太人社區的安全,以色列和猶太事務中心(The Centre for Israel and Jewish Affairs, CIJA)發起國會山大型集會。12月4日下午,約3000人到5000人參加了當天的集會。(任僑生/大紀元)

美國圖羅大學(Touro University)校長艾倫‧卡迪什(Alan Kadish)認為,要想解決大學校園裡的反猶主義問題,需要找到其根本原因。

他認為,反猶主義者的判斷標準是沒有價值取向的。「以交叉性評判標準或道德相對主義為藉口——每一次重大衝突中都有壓迫者和被壓迫者,而被壓迫者應該永遠得到支持——這讓大學校園成為反猶主義抬頭的沃土。」卡迪什校長分析說,「這些論點可能會產生危險的敘述——在這種情況下,以色列人是壓迫者或殖民主義者,而巴勒斯坦人則是被壓迫者。」

這種理論造成的後果是,卡迪什說:「當教授或大學生們擁護(對以色列的)仇恨態度甚至擁護暴力和恐怖主義時,這就越界了,以至於學生們——無論他們是猶太人、巴勒斯坦人還是任何其他宗教或種族的人——都會認為他們自己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脅。」

卡迪什校長建議說:「高等教育機構必須回歸其最初的目的:教學,致力於將完整的背景、合理的討論和道德清晰帶入課堂。」

他還強調說,美國高等教育機構必須「就人類的基本價值達成一致,否則我們就無法為學生提供任何有價值的東西」。

「獨立女性論壇」(Independent Women’s Forum)的客座研究員伊莉莎白‧葛蕾絲‧馬修(Elizabeth Grace Matthew)認為,反猶主義在美國高校中的盛行就像是美國「高等教育機構在向真理發動戰爭」。

她指出一個現實是,美國「一流的教育機構中的許多人現在都受制於一種從根本上反教育的哲學」。

「高等教育部門失去了堅持科學真理的知識方面和教育方面的制高點。他們本能地與表面上被邊緣化的人站在一起,沒有停下來考慮這些邊緣化群體的主張是否符合現實,他們只是隨著潮流行事。」

她希望美國的父母們能夠幫助自己的孩子不要「受到把情感化的、烏托邦式的『受害者論』進行武器化的影響」,而是要明確「事實、觀點和感受之間的差異」。

馬修女士說:「巴勒斯坦被主流媒體視為明確的受害者,而以色列則被主流媒體視為明確的施害者。」

作為一名溫和的民主黨人,她質疑道:「在可疑的『去殖民化』旗幟下,強姦和謀殺(以色列的)女孩和女人、屠殺(以色列的)祖父母和斬首(以色列的)嬰兒成為合理的。什麼樣的人能夠接受甚至支持這種明顯的邪惡呢?」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