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吳嘉隆:從經濟困境看中南海政治危機

【大紀元2023年12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程靜、駱亞採訪報導)近期,中國房地產危機繼續擴大蔓延,更多企業爆雷;同時,股市暴跌,外資出逃。專家分析了中國經濟低迷三大原因,認為它或觸發政治危機。專家表示,中共在外跟美國叫板致華爾街翻臉,內部腐敗又帶來殘酷的權力鬥爭,預計2024年中國經濟與政治將遭遇重大困難。

從房地產危機到金融危機 經濟海嘯一波波

近日,又一家房地產巨擘暴雷,上海「寶龍地產」宣布,預計2025年4月到期的1591萬625美元票據利息應今年10月30日給付,寬限期30天,截至11月29日還是難償付,構成實質違約。截至今年上半年,寶龍地產總負債達1636億元。

近年來,大陸多家企業接連爆出債務違約。自2021年恆大地產爆雷後,另一千億級別的大型建商碧桂園也爆發債務危機,隨後國有房企遠洋集團也爆雷。據統計迄今已有數十家房企爆雷。

今年8月還出現股、債、匯、樓「四市齊殺」的局面。官方數據顯示,債市方面,10年期國債期貨從103.1元跌到了101.6。匯市方面 ,人民幣對美元匯率貶值至7.2附近,曾一度跌破7.36。

股市方面,今年以來,港股,大陸的A股、B股等全線大跌,港交所落入全球表現最差股市。大陸股市也屢屢落入最差股市前十名。

房市則持續低迷。中共當局連番推出激勵房市政策,如「三個不低於」、「50家房企白名單」、銀行與房企密集座談、金融支援民營房企和6大行等金融機構加緊貸款民企,但仍止不住房企爆雷風潮。

總體經濟學家吳嘉隆11日對大紀元分析,中國經濟從表面可以看出,核心問題是房地產危機,房地產危機之後,傷害到地方財政收入,因為土地轉讓收入收縮了。地方財政只能靠發債,債務越滾越多。

據中共當局11月30日公布數據顯示,截至2023年10月底,地方政府債務餘額首次突破人民幣40兆元關口。今年前11個月,地方政府發行的債券總額高達人民幣9.14兆元,其中一半用於償還舊債。

房企爆雷也蔓延到金融圈。中國最大的資產管理公司中植企業集團旗下的中融信託傳出爆雷,近日萬向信託兩產品未能如期兌付;光大信託、五礦信託等也傳爆雷聲,雖然緊急闢謠,但引發一片恐慌。

上週,國際信評機構穆迪調降中國政府、港澳、大型國有銀行以及支柱性央企和國企等一系列的機構到「負面」信用評級。

在這種情況下,吳嘉隆認為,「當然經濟沒辦法救,習近平還要忙著處理地方債務、國有企業債務,忙不過來的,而且他也沒有對策。」

分析:經濟低迷三大原因 所有問題接踵而來

最新數據顯示,中國陷入通縮風險。中共統計局上週六稱,11月份中國居民消費價格同比下降0.5%,降幅高於10月份的0.2%。疲弱的通脹數據進一步表明,中國經濟再次失去動能。

吳嘉隆認為,經濟低迷有三大根本原因,第一是中國經濟失去增長動能,第二是內需不足以填補外需,第三是資金在外流。外在表現就是今年的股市低迷。

他說,「接下來所有問題排山倒海,金融、財政、產業、就業,後面還有銀行危機、財政危機等一大堆的,你光是看表面現象就忙不過來了,你就直接看背後。」

「根源在於習近平鼓吹東升西降,跟美國叫板、對抗造成的。」他說,美國不再支持中國經濟,而中國經濟不能靠內需來支撐。光是脫鉤的結果就讓北京忙得滿頭大汗,再加上中國就業不好,財政、金融都不好,內需會更收縮,所以對外需求不行,對內需求也不行。

他認為,「這個會演變成政治上的問題,從經濟演變到政治問題,然後習近平大概只能防守了,對外找救兵都找不到,現在全世界找不到救兵來幫助中國經濟。」

跟美國叫板令華爾街翻臉 中國經濟無人可救

目前,外資大舉撤離中國。《華爾街日報》日前引述中共數據報導稱,截至10月份,機構投資者對中國股票和債券的投資規模減少310億美元。

這是自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來最大的資金淨流出規模。包括橋水(Bridgewater Associates)在內的一些對沖基金大幅減持了中國證券,凱雷(Carlyle)等多家私募股權投資公司削減了旗下亞洲基金的募資目標。先鋒(Vanguard)和泛達公司(Van Eck)等共同基金管理公司也退出中國,放棄在華業務計劃等。

吳嘉隆說,華爾街也撤了,也開始翻臉了。所以從經濟到政治再到軍事、戰狼外交搞下去也沒有用,人家不跟你玩了。「外資在撤,實體投資在撤,金融投資也在撤,那你內需沒辦法,然後香港完蛋,上海完蛋,這樣中國經濟非常不好救。」

「現在的問題在於,如果習近平真的下台,上來的人能不能救中國經濟?」吳嘉隆認為,最嚴重的是「北京的權力沒有制約,沒有監督,結果權力引來貪婪,貪婪引來腐敗,腐敗最後帶來的是無底殘酷的權力鬥爭」。

「中共的腐敗是制度因素,(中共)一直面對的是制度劣勢而不是制度優勢。它自己看不懂,還在講制度優勢、道路優勢」,「(其實)老百姓都是韭菜等著被收割。」

對於中國這麼大的經濟體,吳嘉隆說,「破壞本來是很困難的事情,現在變成習近平一手就把這個事情給做了。英國人花一百年建設香港,現在(中共)花三年就把香港毀了」,「香港毀掉後,中國經濟就沒救了」。

他說,「中國經濟能夠起來,根本原因是因為美國和西方國家給予支持,給你資本、給你技術,所有的國家及地區,包括台灣、香港、韓國、日本、美國、歐洲等,都在支持中國經濟」,但從習近平從第二任以來,大勢已去。改革開放就毀在習近平這一代人手裡。

中共政權危機 歷史上看兩種崩潰模式

對中共政權的危機體現在哪些方面,吳嘉隆舉例說,就說財政,中國歷史上有兩種朝代的末期現象——明朝模式和清朝模式,差別就是「維穩」的經費是中央承擔還是地方來承擔。

「明朝是中央承擔、中央來管理維穩部隊,結果財政壓力一來,只好變相加稅,用各種名義加稅,你看現在中國卡車,過高速公路還要被罰款,說超重,一大堆的變相加稅,就是收割嘛。」

「然後就是大印鈔票,最後通貨膨脹,民不聊生,農民起義,改朝換代,這是明朝(滅亡)模式。」他說。

「清朝是把中央維穩的任務分攤下去,所以有地方上的軍隊,什麼湘軍、淮軍,各地方都有自己的武力來執行維穩,到最後清朝是亡在軍閥割據。」

他說,「現在習政權看來是中央承擔,又沒錢,它要趕快轉出去,讓各地方可以自己想辦法來養部隊做維穩開銷。現在可能來不及了,中央在承擔維穩,但一直在整人,熱衷於在搞政治鬥爭。」

近日網絡瘋傳中共前外交部長秦剛死亡,前國防部長李尚福等一批軍頭失蹤。很多分析認為,中共黨魁習近平雖然表面權力越大,但陷入一團亂局,局勢超出他能夠控制的能力,怎麼做都沒人相信,「闢謠」都免了。

不過,吳嘉隆認為,「中國(中共)是會走明朝模式還是清朝模式,目前都很難判斷。」

2024年中國經濟與政治或遇重大困難

吳嘉隆說,「能看出來的是,已經進來的資金在拚命跑,還有中國自己的有錢人也在拚命跑,所以內資外資都在大逃亡。」

總而言之,吳嘉隆認為,中國經濟面臨產業、貿易、投資、金融、財政發展、研發機構一大堆問題,「你政治上攻不過美國人,然後現在把中國經濟毀了,又要怎麼救中國呢?」

他認為,習近平要苦撐的話,是撐不下去的。現在不像毛澤東時代,那時民眾還對社會主義有一點熱情,現在是對社會主義已經完全沒有熱情,跟當年不一樣。

「現在大家已經了解,社會主義、共產黨不是(解救)辦法。現在跟以前又不一樣,現在不曉得習近平要怎麼撐,我不知道。」

吳嘉隆說,中共目前要做的關鍵事情是制度設計,但北京根本不了解制度設計,整個問題卡在這裡。

「制度設計的基本方向就是讓人才能夠發揮作用、做出貢獻。中國不是沒有人才,絕對有人才,但現在的共產黨制度是一黨專政,黨內是定一尊個人獨裁,專制獨裁的這個制度會把中國害死。」

吳嘉隆認為,2024年中國經濟與政治可能遭遇重大困難,重要原因是在習近平的政策下中國主動脫鉤,加速了外資的撤離,包括直接投資和金融資本,恐怕還會有更大的惡性循環現象在中國出現。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