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舞台藝術、奧斯卡獎和崇高的使命

【2024年03月22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Tiffany Brannan撰文/原泉編譯)一位朋友問我對最近舉辦的奧斯卡頒獎典禮有什麼看法。像大多數熱愛真理的美國人一樣,我對電影業的鬧劇百出的慶祝活動並不特別感興趣,所以並沒有看太多這方面的內容。我在社交媒體上偶爾看到一些片段後,開玩笑說︰「約翰‧塞納(John Cena)應該穿點衣服」。(我指的是他在頒發最佳服裝獎時的著裝,或者說他根本沒穿衣服。)

更嚴肅地說,我承認我沒怎麼研究娛樂業,但我打算這麼做。作為一名影評人和歷史學家,儘管我個人對當下的電影沒什麼興趣,我還是努力了解娛樂業的最新動態。

我的朋友接著問了一系列關於奧斯卡頒獎典禮的發人深思的問題,並深入探討了人們對舞台表演感興趣的背後原因:「從學術角度看,研究這個值得嗎?為什麼人類喜歡表演、戲劇和製作?為什麼人們喜歡舞台藝術和戲劇?人類的天性?從歷史的角度看,你對此有何想法?是什麼因素聯合起來創造了這一切?」這些深刻的問題讓我開始思考娛樂的本質及其對人類的影響。

2024年3月10日,第96屆奧斯卡金像獎在加州好萊塢杜比劇院(Dolby Theatre)舉行,頒獎典禮上,頒獎人員宣布《男孩與蒼鷺》(The Boy and the Heron)獲得最佳動畫長片獎。(Patrick T. Fallon/AFP via Getty Images)

奧斯卡獎值得研究嗎?

從學術角度看,奧斯卡獎值得研究嗎?在美國和全球歷史的這一點上,我們中的許多人會自動做出堅定的回應:「不值得!」我們為什麼要對自由派精英的揮霍無度的慶祝活動感興趣呢?好吧,無論我們是否關注好萊塢的最新動態,它們都對我們的社會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儘管最近幾年越來越多的人不再關注頒獎典禮﹐但好萊塢和流行文化偶像仍然對人數驚人的人群產生著巨大的影響。雖然我們個人可能不感興趣,但了解影響我們的朋友和鄰居們的事物也是有益的。

奧斯卡金像獎、金球獎、艾美獎和其它頒獎典禮也是衡量好萊塢所希望呈現的社會風氣的晴雨表。每當我看頒獎典禮時,我都被主持人在嘲諷過程中泄露的祕密所震驚,這不像是朋友之間的善意玩笑,它反映出人們對一個有組織的團體或其背後的勢力的深惡痛絕,這種勢力使其成員以某種方式行事,就像邪教一樣。

人們為什麼喜歡舞台藝術?

舞台藝術,像電影、廣播、電視和音樂一樣,可以歸類為娛樂。《韋氏詞典》將娛樂定義為「尤指表演者提供的娛樂或消遣」。這就意味著,娛樂可以被視為任何能夠分散人們對日常生活瑣碎現實的注意力的事物。遺憾的是,近年來好萊塢的大部分作品所能達到的全部效果也就僅此而已。儘管現代電影行業聲稱「提高意識」、「傳遞信息」和「團結一致」的說辭比過去的表演者們能夠想像的還多,但現代電影業除了精心製作的消遣之外,幾乎沒有產生任何真正有意義的作品。

然而,娛樂並不一定是毫無意義的鎮定劑。事實上,主要是在近幾年才變成這樣的。從歷史上看,人們喜歡劇院是因為它具有意義。在戲劇和舞台劇的發源地古希臘,舞台被視為一個神聖的地方。人們去那裡不僅僅是為了娛樂,也是為了學習。每部劇都有一個寓意,通常由一群演員宣揚,這群演員由無名人士組成,他們對事件進行評論。這種道德觀並非劇作家的刻意灌輸﹐而是基於永恆的真理原則、人類行為的基本法則和不可否認的是非觀念。

任何形式的娛樂都是一面鏡子,既真實又神奇。就像一面普通的鏡子,它向我們展示了我們是誰,我們在哪裡,通常提供了一個我們用肉眼無法看見的視角。作為一面神奇的鏡子,它向我們展示了過去發生了什麼、未來將會發生什麼,以及根據人們的行為,可能會發生什麼。

在好萊塢的黃金時代(1934—1954年),《電影製作法典》指導著美國電影的正派標準,電影展示了如果大多數人都恪守高尚的道德,如果大多數人都遵循正確的生活標準,如果正義最終總是獲勝的話,那麼世界將會是什麼樣子。在那個時代之後,20世紀50年代末和60年代,銀幕這面魔鏡開始投射出一個日益自由的世界觀,與當時的普通美國社會相比,銀幕裡臟話更常見,美德更稀少。如果說遵守《電影製作法典》拍攝的電影描繪的是一種理想化的世界觀,那麼在此之前和之後拍攝的電影則側重於道德光譜的另一個極端。

1946年電影《哈維姑娘》(The Harvey Girls)的宣傳劇照。(MovieStillsDB)

不僅僅是消遣

看一部電影或打開一集你最喜歡的情景喜劇,在幾個小時內忘掉生活中的煩惱,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然而,現在的劇院,尤其是現場表演藝術,要想獲得票房收入,必須提供比娛樂更多的東西。在20世紀30年代,鄉村小鎮上的普通美國人,如果在辛苦工作了一天之後想要一些娛樂,除了當地的電影院之外,幾乎沒有什麼選擇。但現在情況不同了,人們只需打開客廳裡的電視,打開筆記本電腦,甚至從口袋裡掏出手機,就能看到好萊塢的最新作品。如果人們要花錢、時間和精力去劇院,那一定是更有意義的東西,而不是人們立刻就能在臉書上得到的無需動腦的消遣。

人們仍然去劇院是為了尋找他們在其它地方找不到的東西,一種他們能從靈魂深處感受到的真正體驗。如今,在我們的虛擬世界中﹐一切都如此虛假,人們迫切希望看到和聽到一些真實的東西。無論是音樂、舞蹈、歌唱還是戲劇,沒有什麼能比得上親眼目睹藝術就在人們面前被創造出來的魔力。當然,要真正提升靈魂,藝術必須是美麗的、純潔的且富有意義的。太多的編劇和導演訴諸於煽情和震撼力,這是與真正的藝術表現相抗衡的軟弱無力的嘗試。

讓好萊塢擁有它的煽情和震撼力,以及華麗的頒獎典禮吧!這些都是空洞的娛樂。早在第一台電影攝影機發明之前,現場表演的真實、美麗就已經存在,而在吉米‧坎摩爾(Jimmy Kimmel)的粗俗玩笑被人們遺忘之後,真實、美麗將長期存在。

2023年3月12日,在第95屆奧斯卡金像獎頒獎典禮上,主持人吉米‧坎摩爾(Jimmy Kimmel)在台上發言。(Kevin Winter/Getty Images)

作者簡介:

蒂芙尼‧布蘭南(Tiffany Brannan)是一位22歲的歌劇演唱家、好萊塢歷史學家、復古時尚愛好者和影評人,在Instagram上的帳號為@pure_cinema_diva,内容是倡導純潔,美麗和傳統。她的經典電影之旅始於2016年,她和姐姐成立了「純粹娛樂保護協會」(Pure Entertainment Preservation Society),旨在通過恢復《電影製作法典》來改革藝術。去年夏天,她成立了Cinballera Entertainment公司,在南加州歷史悠久的場館製作結合歌劇、芭蕾和老電影的原創演出。

原文:The Value of Entertainment: Stagecraft, the Oscars, and a Higher Purpose 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觀點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觀點。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