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導系統實戰中大獲成功 推動各國爭相採購

【大紀元2024年05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陳霆綜合報導)專家表示,彈道導彈防禦系統在以色列、紅海和烏克蘭首次面對複雜、高風險的戰況,並取得了豐碩的戰果,這促使全球各國加快了這類系統的投資。

美國和以色列官員表示,伊朗4月13日向以色列發射了多達120枚中程彈道導彈,不過美國的「標準3型」(SM-3)導彈與以色列的「箭式」(Arrow)防空系統幾乎摧毀了所有伊朗導彈,只留下無人機和較小的威脅由以色列「鐵穹」系統擊落。

前幾個月,從美國海軍驅逐艦上發射的攔截彈,也成功擊落了胡塞武裝的反艦彈道導彈。

圖為2023年10月19日,阿利‧伯克級(Arleigh Burke-class)導彈驅逐艦「卡尼號」(USS Carney,DDG 64)在紅海擊落胡塞武裝(Houthi)導彈和無人機組合襲擊。(Aaron Lau/US NAVY/AFP)。

在烏克蘭,美國製造的MIM-104「愛國者」導彈也擊落了俄羅斯的「伊斯坎德爾」(Iskander)彈道導彈與「匕首」(Khinzal)高超音速導彈。

多位專家向路透社表示,有更多國家的軍隊正準備投資彈道導彈防禦系統,這對洛克希德‧馬丁(Lockheed Martin)和雷神(Raytheon)等軍工企業來說,可能是一筆意外之財。

美國智庫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專家安基特‧潘達(Ankit Panda)說:「不可否認的是,任何有技術資金的富裕國家,都會繼續投資導彈防禦。」

2021年美國陸軍在「護身軍刀」軍演中發射「愛國者」導彈。(公有領域)

荷蘭、德國、瑞典和波蘭等歐洲國家,已在使用雷神公司生產的「愛國者」導彈系統,這是西方最常見的先進彈道導彈防禦系統。

多年來,沙特阿拉伯也一直使用「愛國者」導彈來抵禦胡塞武裝的襲擊。沙特和阿聯酋也在使用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生產的薩德系統(末段高空區域防禦系統,THAAD)。科威特、卡塔爾和巴林也擁有「愛國者」,阿曼也表示對導彈防禦系統感興趣。

在美國,洛克希德‧馬丁公司4月贏得了一份價值177億美元的合同,為陸基中段防禦系統(GMD)提供新一代攔截彈,旨在擊落瞄準美國大陸的洲際彈道導彈(ICBM)。

2022年3月28日,美國總統拜登公布2023財年預算,其中包括巨額國防預算,以投資美國的防禦系統和購買先進武器。圖為2013年9月10日,在指定的飛行測試行動期間,兩枚薩德系統(THAAD)攔截器和一枚「標準3型」導彈被發射出去,攔截了兩個幾乎同時出現的中程彈道導彈目標。 (Handout/DoD/AFP)

由於中共投入鉅資發展彈道導彈,這股防空系統採購潮,在亞洲尤為熱烈。

五角大樓2023年的一份報告表示,中共火箭軍擁有約500枚「東風-26」(DF-26)型彈道導彈,中共聲稱該導彈可打擊數千公里外的目標。

蒙特雷國際研究院(MIIS)防止核擴散研究中心(CNS)的東亞核不擴散項目主任傑弗里‧劉易斯(Jeffrey Lewis)說:「在太平洋地區,人們將進一步關注導彈防禦,而這將推動中國(中共)建造更多的導彈系統。」

他補充說:「各國也會希望獲得(進攻性)導彈,因為他們看到了其它國家在使用這些導彈……這將推高對導彈防禦系統的需求。」

彈道導彈防禦系統的原理,是在敵方發射或導彈飛行過程裡偵測武器來襲,然​​後用陸基雷達引導攔截彈打擊目標。

攔截可在大氣層或太空中進行,每個領域都需要不同的設備。例如,導彈尾翼在大氣層之外無法工作,在大氣層外,攔截彈必須配備小型轉向火箭才能發揮作​​用。

劉易斯說,在印太地區,日本、澳大利亞和韓國等較富裕的國家,都準備增加對導彈防禦的投資,而亞洲幾乎所有國家都在購買導彈。

日本自衛隊地對空攔截導彈「愛國者3」(PAC-3)資料照。(Kazuhiro Nogi/AFP)

日本防衛省表示,日本「需要從根本上迅速加強防衛能力,包括綜合防空和導彈防禦」。日本表示,將引進最新型號的「愛國者」、更好的雷達,並增強海軍反導能力。

韓國國防部在一份聲明中說,在最新的國防預算中,韓國為其防空和導彈防禦系統增加了12%的資金。

韓國國防部表示,以哈衝突和俄烏戰爭等事件再次證明,為應對日益複雜的導彈威脅,擁有彈道導彈防禦系統至關重要。

4月中旬,澳大利亞宣布與洛克希德‧馬丁公司簽訂了一份價值5億澳元(約3.28億美元)的合同,購買追蹤、摧毀飛機和導彈的聯合空戰管理系統。

反彈道導彈系統的成本,往往比彈道導彈昂貴許多。因為必須配備高性能的電腦、遠視雷達和像電線桿一樣大的攔截彈,總計可能高達數十億美元。例如,2022年美國批准向沙特阿拉伯出售「愛國者」和薩德系統,交易價高達53億美元。

不過,對許多國家來說,這是必要的投資。

日本海上自衛隊前艦隊司令官香田洋二說:「在戰爭經濟中,越便宜越好。但有時我們需要不惜一切代價,保護關鍵基礎設施或關鍵指揮中心。因為沒有它們,我們就會戰敗。」

2015年9月3日,北京天安門廣場閱兵儀式上展示的中共「東風-26」導彈。(Rolex Dela Pena/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也建造了用於打擊海上目標的可轉向彈頭。在最近之前,這種反艦彈道導彈(ASBM)從未在實戰中使用過,直到2023年底,也門的胡塞武裝才開始向紅海的船隻發射伊朗製造的反艦彈道導彈。全球也在關注導彈防禦系統對這類武器的有效性。

據美國中央司令部報導,從去年11月首次發射到今年4月,中東地區至少發射了85枚反艦彈道導彈,其中20枚被攔截。中央司令部表示,沒有構成威脅的導彈,都不會被攔截,大部分未被攔截的導彈都未造成危害。

中共導彈技術屬於高度機密,目前還無法確定中共投入鉅資的導彈,在攔截上是否更加困難。

劉易斯說,對許多國家來說,投資導彈防禦系統具有政治和實際利益。

他說:「所有國防採購決策,最終都與政治有關。政治因素其實很簡單,當被問及你到底想不想保衛國家時,獲勝的答案總是『是』。」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