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基因族譜 助破多年前兩起性侵凶殺懸案

【大紀元2022年07月28日訊】(大紀元記者李梅綜合編譯)事隔二十多年的兩起謀殺懸案,調查團隊通過(基因)遺傳譜系(Investigative Genetic Genealogy)確定了凶手。7月25日,橙縣執法部門在加登格羅夫市(Garden Grove)介紹了兩起凶殺案的情況,受害者親屬也到場發言。

加州橙縣檢察官托德·斯皮策(Todd Spitzer)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我們從未放棄。在伸張正義之前,我們不會休息。」

從未放棄

1987年5月21日,23歲的香農·羅斯·勞埃德(Shannon Rose Lloyd)的屍體在加登格羅夫市一間出租屋內被發現,勞埃德死前遭到過性侵犯並被勒死。警方對所有線索都排查了,但沒有找到證人,也沒有找到凶手。

而1989年2月19日凌晨,27歲的蕾妮·奎瓦斯(Renee Cuevas)的屍體在埃爾托羅海軍陸戰隊基地(El Toro Marine base)附近的蘭伯特路(Lambert Road)被發現,當時也沒有找到凶手。

加登格羅夫市警官巴尼·馬丁內斯(Barney Martinez)介紹,在過去的30多年裡,他們和橙縣警局調查了所有可用的線索,「我們從未放棄過這些案件」。

2003年,橙縣犯罪實驗室將勞埃德與奎瓦斯的凶殺案聯繫在一起,因為凶手可能是同一罪犯。直到2021年,橙縣檢察官遺傳譜系調查組確定了一名嫌疑人魯本·J·史密斯(Reuben J. Smith)。38歲的史密斯1998年7月因性侵犯和企圖殺害婦女在拉斯維加斯被捕,他於1999年自殺身亡。史密斯在搬到拉斯維加斯前曾生活在橙縣,他的DNA數據與在上述2起凶殺案現場找到的證據完全匹配。

「太可怕了,他說要殺了我。」1998年案件中不願透露姓名的受害倖存者表示,「他帶著邪惡勁,如果我不奮力反抗,我就會死去。」

勞埃德的哥哥感謝所有參與調查工作人員的辛勤付出;奎瓦斯的表弟則談到他記憶中那個美麗的姐姐,「我們一直深愛著蕾妮……今天是美好的一天,它給我們的家庭帶來了安寧。」

加登格羅夫警察局長Tom DaRé表示,這不是第一次成功地找到凶手,「通過與橙縣檢察官辦公室的持續合作,我們將能夠解決更多懸而未決的案件,為受害者的家人結束案件」。

結案代表了橙縣執法部門對解決複雜犯罪的奉獻精神和承諾,橙縣警長唐·巴恩斯(Don Barnes)表示:「無論時間多久,我們都將堅持不懈地追求正義,為受害者家屬帶來結果(找到凶手)。」

遺傳譜系調查

執法調查部門傳統的方法是找到人證和物證,包括有誰看到作案過程或看到嫌疑人在現場、現場留有嫌疑人物品、指紋或有聲音、圖像的記錄,而通過嫌疑人的DNA樣本和州或聯邦數據庫中的數據對比來確定凶手,是警方近年來越來越多採用的方法,比如金州殺手約瑟夫·迪安傑洛(Joseph DeAngelo)的身分識別和被逮捕。

迪安傑洛從1974年至1986年12年間在加州犯下了多起謀殺案、強姦案和入室盜竊案。在長達幾十年的調查中,執法人員通過DNA數據分析、不在場證明或其它調查方法排除了其他幾名嫌疑人。2018年調查人員通過遺傳譜系調查,指控迪安傑洛犯有多項綁架和謀殺罪(盜竊和強姦罪過了時效期)。在免於死刑的情況下,迪安傑洛在2020年承認了多項謀殺和綁架罪以及沒有被起訴的強姦罪等,他被判無期徒刑,不得假釋。

2004年11月,加州選民通過了第69號公投案,即《DNA 指紋、未解決犯罪和無罪保護法案》(DNA Fingerprint, Unsolved Crime and Innocence Protection Act),該法案中規定任何被判有重罪的人都必須向執法部門提供能獲取DNA的血液樣本,並將其樣本分析數據儲存在加州的DNA數據庫中。

斯皮策表示,收集DNA樣本有助於建立遺傳譜系數據庫,能追蹤不論是四分鐘前亦或是四十年前發生的案件,「如果您是受害者或受害者的親屬,你今天將會受到極大的鼓舞」。遺傳譜系調查是執法部門使用非常成功的一種工具。

基因遺傳譜系技術除了用於追蹤犯罪分子外,還被廣泛應用於人們的家譜和家族成員的追溯,以及祖先可能來自何處;人們可以查詢是否有親屬關係或和哪個遙遠的祖先有關聯。◇

責任編輯:李欣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1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