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藩有話說】誰再說美國治安差 中國唐山不答應

【大紀元2022年06月22日訊】文:大象

時不時有生活在中國的親朋向我感慨,美國好危險,新聞上總看到搶劫殺人,還是咱大陸有安全感。

我承認,在灣區、紐約這種大都市的部分社區中,治安的確欠佳。舊金山主張輕縱罪犯的地檢長最近遭選民罷免,就是民眾忍無可忍的結果。

然而,是什麼令中國大陸的親朋們變得迷之自信,產生了自己生活在安全國度的錯覺?

是黨的專政鐵拳?還是遍布大街小巷的監控頭,抑或是令國人聞之色變的健康碼、大數據?

畢竟在美國,只有極少數的激進左派檢察官放縱罪犯,且會受媒體和選民監督,禍亂的只是一方百姓。但在中國大陸,那可是中共政權操持全國的合法和非法暴力組織,真正做到了警匪一家,禍害的是全國人民。

近期在中國社會激發公憤的唐山打人案,就給不少被大外宣和大內宣洗腦的華人,上了沉重的一課。

唐山市公安局派出所800米外,一間燒烤店內,歹徒公然性騷擾花季少女,未遂後圍毆少女,並將4名少女拖至店外小巷中繼續施暴。現場多人報警,無果。

事後互聯網上神祕流出的監控錄像,披露出暴行之殘忍,令人不忍直視。視頻為證:https://bit.ly/3y6LYEg

而惡徒們一長串的職業犯罪經歷,以及多年來縱橫多地法網卻安然無恙的背景,甚至刺激得黨媒都忍不住發聲,稱其挑戰了中國人的「安全感」。

當然,黨媒「安全感」的說法,只是一個笑話。因為了解中共社會的人都明白,中國大陸的「安全感」,好比鴕鳥把頭埋在沙土裡。

但最慘的,可能還是那些真的相信黨的中國人。因為一旦他們自己親身遭遇平日素不相信的那些悲慘時,他們將承受的可能是雙重打擊,心靈世界都可能崩潰。

筆者自己也有體會。二十多年前,筆者在涉世不深的時期,也曾以為外國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中,渴望得到生活在幸福家園的中國人民的拯救。

直到一位從公安大學畢業的親戚,在某省會公安局實習後告訴我:同事們毆打「嫌犯」取樂的習慣,起初令他很不習慣;但後來,習慣了。他還把重要的事情說三遍:晚上少出門,因為公安眼中的「嫌犯」,並不都在局子裡。

經此緩衝,數年後筆者上大學時,一位讀研的法律專業學長告訴我們,他在某監獄過了幾年奴隸主般的獄警生活後,害怕自己徹底變態和墮落,才下決心考研,放棄了讓他迷醉的司法幹部生涯。當時,筆者遠比其他聽故事的同學鎮定。

對於學長講述如何使喚囚犯服侍自己、無聊時指使囚犯互毆、甚至興致來時,下場親身毆虐犯人享受快感的那些非人類經歷,筆者幾乎沒感到震驚。

而且,對於學長從頭到尾都沒表現出絲毫的內疚或負罪感,筆者也沒感到意外,因為那時自己已經清楚,中共的公檢法司這套系統,完全不具備人性,並且會摧毀人性。

當然,指責中國「警匪一家」的批評其實並不準確。因為唐山惡徒們背後的「保護傘」,的確不是區區幾個民警、所長或公安局局長能夠hold得住。

撐住這把傘的,是中共政權本身。說白了,所謂的中國黑社會,只是中共幹髒活的工具,是公檢法「白色」刀把子之外的黑色刀把子。除了替各級政府「維穩」、强拆、城管、鎮壓民眾外,就是替當權者魚肉鄉民,滿足大小官員的貪淫邪欲。

該事件一反常態地被中共當局「允許」在網絡上傳播後,迅速霸屏,並激發全國人民的怒火。

但這是草民們的逆襲?是大眾輿論倒逼司法的成功嗎?

顯然不是。因為在中共密不透風的全方位監控和信息封鎖之下,唐山打人案的流傳本身,都透露出一絲絲的詭異。是「配合」官場內鬥,還是發動掃黑除惡的政治鬥爭,各方說法不一。

但有一點是肯定的,那就是在中共權貴們的眼中,唐山少女們的生命和尊嚴,一文不值,可以肆意踐踏和利用。

案發至今,中共官宣和網絡曝光信息互相衝突,官媒多次改口,案發現場尤其是小巷內監控攝像神祕失蹤……案情細節,受害人的身分,乃至生死,至今是謎。

誰再要說中國大陸有多安全、美國有多危險。我想,咱唐山人民是第一個不答應。◇

責任編輯:殷瑞娜

相關文章
評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