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翔:海外「香港議會普選」 投票易 參選難

【2022年08月03日訊】(記者徐曼沅洛杉磯報導)前《星島日報》駐溫哥華編輯何良懋(Victor Ho)與實業家袁弓夷(Elmer Yuen)在多倫多7月27日的記者會上宣布,將成立「香港議會選舉籌備委員會」(下稱籌委會),為預計於明年舉行的「香港議會選舉」制定規則,並設計、建立投票系統,以建立代表全球香港人的一個民主機構。

資深媒體人程翔表示,海外成立籌委會的意念很有創意,具有很大的政治象徵意義,因為目前香港的議會選舉並非「真正」的選舉。他說:「香港議會選舉,排斥非親共人士參與,是不合理的選舉,有違選舉的精神。」在海外成立香港議會籌委會,不僅不承認香港現行選舉制度,亦象徵著目前香港選舉的非理性。

「831決定」迫使香港人爭「真普選」

2014年8月31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香港行政長官普選和2016年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決定」(或稱831決定),限定「三落閘」,收縮香港特首參選入圍者,成為香港政局的轉捩點。程翔表示,自1997年香港主權回歸中國大陸後,港人從來沒有主動爭取過自己應有的權利,他說:「都是乞求中共歸還它們承諾給香港人的條件,都在等待中共的恩賜。」但831決定讓香港人清楚意識到一切都是徒勞無功,北京政府食言了,中共僅願意賦予香港人「有限」的民主而不是真正的民主,於是掀起了「爭取真普選」的雨傘運動。

程翔說:「目前在香港做不到真正的普選。在海外做,有深刻的象徵意義。」但他也客觀的評估選舉籌備委員會得解決的幾個關鍵問題。

所謂的普選,就是指每個香港公民都有投票權,一人一票;每個香港人也都有被選舉的資格,即有「參選」權。但中共給的選舉法,只給香港人投票權,不給被選舉權,所有的參選者,都是由中共圈定、篩選出來的「愛國愛港人士」,所以不具備普選的完整意義。

受限「國安法」 身處香港參選難

議會選舉涉及「投票」與「參選」兩個環節,程翔認為香港議會要體現「投票」權比較容易。只要確保有一套保密的方法,可以保護投票者的隱私,確保投票者不會被中共查到,就可以解決一人一票的問題,在技術上亦不難達成。

但因受限香港「國安法」,目前身處香港的港民要「參選」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程翔說:「仍在香港的參選者要如何在國安法的環境下參選?簡直就是直接送人頭給中共砍了。」若祕密參選,那就無法發揮作用。海外實施香港議會普選,仍受制於中共的威脅。程翔認為,籌委會要解決安全投票容易,但解決安全參選難。

據程翔評估,很有可能明年香港議會選舉的參選者都在海外,仍身處香港的人就無法參選。這樣一來,這個議會的代表性就讓人存疑,至多只能代表海外港人的意見。因為海外參選人無論如何密切聯繫仍在香港的香港人,參選者可能都僅代表部分在香港支持民主的「黃絲」,以及受國安法影響,被迫流亡海外的離散港人。

即使籌委會的香港議會普選有執行上的難度,且參選者很可能僅限海外人士,但程翔認為,若成功,那還是有一個比較統一的聲音,可以向外國政府提供關於香港的政策或進行遊說。他說:「就算選出的議會不能在香港執行權力,也最少可以代表部分海外的香港人,增加他們這些人『有限』的代表性。」

香港人別誤入「拚革命」陷阱

至於近期海外舉辦的香港文化活動都出現些許「雜音」,例如英國倫敦「612」三周年紀念活動時,有人質疑嚴肅的研討會與哀悼的日子,並不適合出現喜慶與商業的活動。但程翔認為提出這種意見者,可能已陷入了比拚誰比較「革命」的陷阱,他說:「比較誰黃、誰不黃,或者是誰比較黃,就像中共體制下,比拚誰比較進步革命一樣,對團結沒有好處。」

程翔希望海外港人不要讓注意力離開主題,要包容不同聲音;更要看到年輕人的團結與復興香港文化的動員能力。例如此次舊金山舉辦「香港節」,有些人僅因牧師提及7月1日的相關言論就對整個活動口誅筆伐。程翔認為這實在不必要,為什麼不看到教會和牧師全力支持年青人辦「香港節」的熱情、專業和對香港精神的承擔呢?程翔說:「要看本質,不要迷失整個活動的大方向,不要陷入小節,更不要刻意『鬥黃』。」◇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評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