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機飛行學校創始人講辦學理念 重寫空戰指南

【2022年08月22日訊】(英文大紀元記者Michael Wing報導/艾琛編譯)毫無疑問,電影《壯志凌雲》(Top Gun,台譯《捍衛戰士》)的粉絲們對「馬弗里克」(Maverick,台譯「獨行俠」)的銀幕回歸感到興奮。但那所精英戰鬥機飛行學校背後的真實故事也同樣令人心動或者說是更震撼人心。

美國海軍戰鬥機武器學校(The Navy’s Advanced Fighter Weapons School或稱Top Gun)是在越戰期間由現年86歲的丹·佩德森(Dan Pedersen)率先發起的,他是「Top Gun的教父」。從一無所有開始,沒有教室、沒有資金、沒有機械師和自己的飛機,只有他親自挑選的幾名頂尖飛行員,而且培訓期限很緊。

他們的使命就是從蘇聯訓練的北越人手中奪回空中優勢,他們知道如何在天空中周旋。

佩德森(Pedersen)的書 《Top Gun: an American Story 》(Top Gun:美國故事)闡述了這一引人入勝的背景故事。他告訴《大紀元時報》,這部好萊塢大片只是 「大眾娛樂」,但非常不現實。Top Gun在幾年前是如何存在的,現在也是如此。他補充說,如今53年過去了,Top Gun仍然在不斷發展壯大。

正像1986年拍攝的《壯志凌雲》電影中描述的那樣,當馬弗里克和顧思(Goose,台譯「呆頭鵝」)受命在大西洋上空與俄羅斯的米格戰機「MiG-28」作戰時,彼得森當時在越南戰場面臨著嚴峻的形勢:美國戰鬥機飛行員正以驚人的速度被擊斃。

每兩個敵人就有一個美國人喪生(2比1)。北越人擅長在空對空的戰鬥中突破其過時的俄羅斯米格戰鬥機的極限,戰鬥機飛行員稱之為 「鬥犬」(dogfighting)。

丹·佩德森(Dan Pedersen)是「Top Gun的教父」。(由海軍歷史基金會通過丹·佩德森提供)

佩德森在談到他在美國海軍企業號(USS Enterprise)軍艦上服役時說,美國人基本上是使用裝備訓練飛行員,然後把他們送上戰場並期待看到勝利。他們在17天內失去了11個人。大家去吃飯的時候看到桌子周圍都是空椅子。

在二戰王牌尤金·瓦倫西亞(Eugene Valencia)的指揮下,當時31歲的佩德森被要求扭轉局勢。他挑選了八名二十多歲的精英戰鬥機飛行員,包括他的得力助手梅爾·霍姆斯(Mel Holmes),並著手在加利福尼亞州米拉瑪(Miramar)海軍航空站改寫空戰指南書籍。這是一項實驗性的、嚴肅的、危險的工作。

佩德森透露說,「我們有60天的時間,這是一所研究生院……這必須是我們知道會贏的任務。」

「當Top Gun成立之初,我們所有人都曾在航母上進行過兩次前往越南的戰鬥巡航,我們所做的事情非常嚴肅。」

佩德森稱,沒有人會給他們提供性能更高的新飛機;他們依靠他們所擁有的F-4幻影號(Phantom),一種擁有兩個非常可靠的高功率發動機的大飛機。「我曾駕駛那架飛機以2.47馬赫的速度飛行過,在這種速度下,飛機可能會因為受熱而解體。」

他們將F-4推到了極限,概述了新的戰術。

一架F-4 幻影號戰鬥機在南越上空空投了大量的Mark 82炸彈。(美國海軍提供)

佩德森透露說,「我們都很有主見,因為我們在不同的航母上至少飛行過兩次。其中一人被擊落過兩次。我們積極性高漲。」 他們按照他們設想的新戰術的方式駕駛飛機,證明什麼是有效的。

由於了解米格機,他也知道如何打敗它們。一個新的技巧涉及到火箭直衝雲霄,垂直而上,在全速後燃機的情況下達到零空速。這種技巧將挫敗敵人。

佩德森稱,「世界上沒有一個米格機飛行員能夠追逐得上。它會垂直直上,上升到40,000英尺。沒有任何米格飛機能夠做到這一點。」

這符合一個全面的「蛋中飛行 」戰術(flying in the egg),穿越一個巨大的垂直迴路,最終在「蛋的頂部 」形成一個頂點倒置,下面的敵人一目了然,然後從上面俯衝而下消滅敵人。

佩德森解釋說,「如果你找不到一個好的射擊機會,你再找機會。如果你沒打中,你可以再次徑直向上,在『蛋』的頂部倒置。」

「當你在那裡射擊時,另一個人,也就是你的僚機,在上面跟蹤戰鬥情況,注意其他敵人的動向。」你可能會在一次激烈的空戰中與兩架、三架、甚至六架敵機周旋。

幾週之內,他們就準備好重新參戰了。新的尖端技術的緊密核心分散到整個美國軍隊中,到戰爭結束時,死亡率從2比1降到24比1。

這次復出之所以成功,是因為飛行員們勇於「挑戰極限」,超過了製造商設定的安全限制。F-4的性能遠遠超過了最初的設想。

丹·佩德森。(左圖:丹·佩德森提供;右圖:棕櫚泉航空博物館Palm Springs Air Museum提供)

彼得森認為,「這架飛機的安全係數是相當大的,其能力比我們在那場戰爭的前五年所駕駛的飛機大得多。」

那麼,高層對他們打破安全協議有什麼看法?

彼得森表示,「成功不言而喻。當你贏得空戰,而且死亡率降至24比1時,沒有人會難為我們。我們實際上贏得了越南的空戰,誰還會和你爭論呢?在華盛頓也沒有人會提出爭議。」

現在又出了新影片「Top Gun: Maverick」(《捍衛戰士:獨行俠》)。也看到了飛機技術令人驚歎的新進展,包括F-35及其垂直起降和具有隱形能力的F-22猛禽(Raptor.)。在影片中,飛行員駕駛著現在備受尊敬的F-18超級大黃蜂(Super Hornet)。

F-18 「超級大黃蜂」。(Miguel Lagoa/Shutterstock 提供)

當被問及是否所有這些新的先進技術改變了空戰的規則時,佩德森誠實地表示,沒有。他說:「即使在今天,只需一顆子彈就能將你擊斃。給我一把槍和一些尋熱側衛導彈,我現在就可以和中國或俄羅斯的任何人較量。」

1980年,在創建Top Gun十年後,佩德森成為美國海軍遊俠號(USS Ranger)航空母艦的艦長,指揮5000名平均年齡為19.5歲的水兵。他表示,易於維修的噴氣式飛機的數量優勢遠遠超過難以維護的超昂貴武器的技術優勢。

他說。「有時,一架價值3億美元的飛機並非適宜。我個人喜歡有8到10架可維護的輕型戰鬥機,但必須有98%的可靠性。」

他說,「今天的『魔法導彈』(magic missiles)……有人靠這些武器賺了很多錢。我傾向於相信簡單性。在駕駛過老一輩的米格戰鬥機後,這些火炮98%的時間都能發揮作用。」

如今,Top Gun的遺產和它在越南時一樣重要。他們繼續培訓1%的最優秀的戰鬥機飛行員,他們滿懷信心地將自己的知識傳授給他們的中隊,其成果不言而喻。

佩德森自豪地說,「我們改寫了世界範圍內的航空戰術,它仍然是標準。」 他把功勞歸功於年輕的戰鬥機飛行員,他們都像馬弗里克一樣英勇善戰,就像今天的Top Gun一樣。「不只是我,還有我的八位戰友和一些資深人士,他們對我的信任和全力支持。這是一個相當冒險的嘗試,在60天內完成這樣的培訓。」

「當我們成功的時候,死亡率降至24比1,我想確保準確地再現當時的狀況。」

1969年的Top Gun教官,佩德森的早期8位教官為黑體字。(由美國海軍提供)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評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