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伯拉罕協議簽署兩周年 尼克松研討會談影響

【2022年09月12日訊】(記者李梅綜合編譯報導)9月6日,尼克松研討會(The Nixon Seminar)三位聯合主席中的兩位:前國務卿蓬佩奧(Michael Pompeo)和前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Robert O’Brien Jr.),在給中東地區帶來和平的「亞伯拉罕協議」(Abraham Accords)簽署兩周年之際,通過線上會議與嘉賓們反思了協議簽署後的形勢變化和對未來的影響,並認為這種模式可以應用到其它國家和地區,如東南亞和台灣。

蓬佩奧的前高級顧問瑪麗·基塞爾(Mary Kissel)主持會議,參與者包括尼克松研討會的6名會員:國會議員加拉格爾(Michael John Gallagher)和華爾茲(Michael George Glen Waltz),前美國進出口銀行的董事長兼行長、律師金伯利·里德(Kimberly Reed),美國安全事務AFPC高級研究員亞歷山大·格雷(Alexander Gray),馬拉松倡議(Marathon Initiative)的聯合創始人和負責人、前新美國安全中心國防項目主任埃爾布里奇·科爾比(Elbridge Colby),以及胡佛研究所David和Diane Steffy美國公共政策研究員、2022年加州主計長候選人陳仁宜(Lanhee Chen)。

亞伯拉罕協議

2020年8月13日,以色列、阿拉伯聯合酋長國 (UAE) 和美國發表聯合聲明;同年9月15日,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巴林外長阿勒扎亞尼、UAE外長阿勒納哈揚,和美國時任總統川普在白宮南草坪上簽署了亞伯拉罕協議。之後,蘇丹、摩洛哥、阿曼、約旦都與以色列實現了關係正常化。

協議中說:「我們認識到在相互理解和共存,以及在尊重人類尊嚴和自由包括宗教自由的基礎上,維護和加強中東地區和世界和平的重要性。」

以及,「應對挑戰的最佳方式是通過合作與對話,發展國家間友好關係以利於中東地區和世界的持久和平」等。

打破僵局

1974年尼克松總統從中東旅行歸來後說:「那裡沒有和平的希望」「那裡對美國懷有敵意而沒有友誼」。此後的幾十年裡,巴以衝突不斷,從1991年開始的中東和平進程不斷陷入僵局,直到川普政府採取了實際行動並在2020年促成了亞伯拉罕協議的簽署。

蓬佩奧回憶道,上任後迅速成立了一個委員會,全力以赴為巴勒斯坦人改善生活;擺脫束縛,改進了兩黨過去的做法;和其它國家接觸,扭轉了過去各國「消除以色列國」的核心信念,找到了能互相理解的合作夥伴。

奧布萊恩認為,通過私人關係彼此間建立了信任,解決了一些艱難問題;建立銀行信用系統,把錢存入銀行,為雙方建立了政治資本。成功事例包括:在解救在也門共和國被綁架的美國石油工人丹尼·伯奇(Danny Burch)時,美國得到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的幫助;把美國大使館從特拉維夫搬到耶路撒冷,實現了美國兩黨多年來的承諾;擊敗ISIS,減少了其對國家安全和家園的威脅。

「只有在我們自身強大並具有力量時,才能建立彼此間的深厚聯繫」,蓬佩奧強調,協議不僅讓以色列獲得支持;在要求其它國家做一些艱難決定時,美國也與他們站在一起。

亞伯拉罕協議為以色列和阿拉伯國家帶來了幾十億美元的經濟項目,促進了該地區的和平和合作。尼克松曾在其書中說,中東地區的和平,不是要讓阿拉伯人和以色列人學會互相喜歡,而在於讓他們學會在分歧中和平生活。

美國的撤退讓人們擔憂

蓬佩奧認為,伊朗是恐怖組織的最大贊助者,美國對伊朗的強硬看法,對伊朗二號人物蘇萊曼尼(Qasem Soleimani)的打擊給阿拉伯國家帶來勇氣,阻止了當地的恐怖活動,並促進了亞伯拉罕協議的簽署。

奧布萊恩表示,這屆政府的政策讓中東地區的人們擔憂,而新的聯合行動計畫JCPOA的談判結果意味著美國向伊朗的徹底投降,這將使伊朗將其產能提高10倍並帶來1,000億美元的制裁救濟(Sanctions relief),而伊朗不會把錢用在中產階級身上,只會讓彈道導彈和恐怖主義更強。

此外,美國在該地區的撤退讓阿拉伯國家不得不獨自面對伊朗的壓力,他們不再相信美國的承諾;中國(共)將會介入該地區的事務並大量投資,以色列和阿拉伯國家將別無選擇,只能與中共合作。

「當人們沒有準備好和以色列成為強大的盟友夥伴、反擊伊朗並確保遜尼派阿拉伯國家明白美國是良好的安全和政治夥伴時,每一種可能都會發生」,蓬佩奧說,人們也許還沒有了解亞伯拉罕協議涉及的事務的深度、廣度和範圍。

AFPC研究員格雷讚歎道,這段歷史包括數量驚人的幕後準備工作以及許多的無名英雄,證明了蓬佩奧、奧布萊恩和川普總統的領導力和毅力;「在如此高賭注的外交事務上,人為的錯誤會讓日常事務偏離軌道,但我們有一個堅定的戰略,即使遇到打擊和動盪,最終能到達目標。」

東南亞的重要性

「亞伯拉罕協議為中東國家間的數十億美元的貿易往來創造了條件,這種模式可以應用到東南亞國家和其它地區」,陳仁宜說,整個南太平洋地區有巨大的發展機會,但遺憾的是現政府未能真正理解東南亞地區在戰略和經濟上的重要性。」

2020年11月,在奧布萊恩和里德訪問越南期間,美國通用公司和一家越南公司簽署了10億美元的液化天然氣項目合同,那是美國公司在越南的同類項目中的第四個但最大的。

「越南不是一個民主國家,但他們希望保持獨立和主權,不被中共所左右」,奧布萊恩說,「美國在東南亞有很多的經濟機會,有與民主國家合作的機會,我們應該在該地區投入精力,建設經濟和外交的基礎。」

北京的好鬥、自大和霸道對東南亞國家造成了威脅,科爾比認為,「國家獨立和民族自決」實際上在那個地區是相當於「自由開放」的好詞,這會帶來彼此間的共鳴和合作,「美國應該更加關注台灣,從軍事角度上確保第一島鏈的安全,不論我們如何做,東南亞都將成為一個競爭的舞台。」◇#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評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