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蘭訪談】

從市民到副市長 她是如何做到的

【2022年11月03日訊】(新唐人記者景雅蘭采訪報導)世界著名的蘋果公司,就在加州硅谷的庫柏蒂諾(Cupertino)市,而這個城市的現任副市長,是一位華人女性,她是怎樣從一個普通的市民,一步步當選成為副市長呢,當選上副市長之後,她的工作和生活又是如何的呢,每一屆市議員的工作年限是4年,她目前正在競選連任,我們來聽聽她的故事。

一、當選市議員四年後 為什麼要競選連任? 

趙良方:的確是花很多的時間,但是我發現在這個位置上面,能夠認識到很多的人,而且知道各種的機構,有提供各種各樣的服務,然後這樣有很多人來跟我們需要有一些需求的時候,我就能夠幫助別人。

譬如說,有人他們的租金提高了,他們就來尋求幫助。

以前的話,我也不知道怎麼辦,但現在我就知道有哨兵項目(Project Sentinel),有另外的韋斯特菲爾德社區中心(Westfield community center),可以給他們幫助,所以我就可以聯絡人,使得他們能夠服務,而且如果是講中文的話,他們還會幫忙專門找講中文的人,幫你服務,他們不止給租客服務,他們也給一些房東服務,因為房東跟租客有糾紛的話,他們兩邊人都幫助,然後希望找到一個對大家都最好的決定。

然後我發現有很多一般人不知道的這些社團,在提供服務。

在這個位置上,我可以幫助更多的人,所以很多年前開始會參加這些政治,就是因為要幫助一些家長,要幫助學生,然後慢慢現在發現,可能是最使我開心的一個愛好吧,就像有人喜歡種花,有人喜歡養狗,就我來說,參加市議會,能夠想怎麼樣幫大家解決問題,是我的一個愛好了。

庫柏蒂諾(Cupertino)副市長趙良方。(Lan Liu /大紀元)

二、如何從普通大眾市民做到副市長?

(一)先競選學區委員

趙良方:其實都是靠的是很多的義工,幫忙競選。2016年我選上的時候,那時候是選學區委員。那個學區委,那時候有兩個位子,兩個都是在位者,而且都是已經在位二三十年的很有經驗的學區委員。

但是那一年,我是最高票當選,把其中一個最有經驗的人選下去了,而且領先其他的候選人很多。

但是原因是什麼,其實我本身沒有做什麼,但是因為很多的義工,他們去走街,他們去發傳單,他們去跟其他的朋友們說,我們需要草根的人,幫我們自己說話的人選選上去。

當時因為學校的事情嘛,我一直以來,自從小孩開始上學,我就常常在學校裡做義工,那我兩個小孩上不同的學校,一個小孩上的是中文沉浸式教學,我就會去做義工,幫忙讀書啊,或者是幫忙他們的藝術課。

我每個月都會去做志願者,那另外一個小孩上的是美國式的那種。

家長每個星期要做四小時義工的那種,我很喜歡那個方法,因為你可以幫助老師教數學課、科學課,還有各種其他的課,而且真正可以看到,這些老師是怎麼樣啟發學生的,所以我一直是在學校參與很多。

但是真正涉及政策方面,是因為那個時候有數學和分班的問題,因為中國的家長都很關心孩子,是不是分到數學的快班,是不是有。

因為中國的小孩通常數學會花很多的時間去讀,那Cupertino那時候分班的方法不是很明確,所以我就代表了一些家長,去表達這些意見。然後那個時候,也是開始初中,每一個小孩發一個iPad,每天帶到學校,每天帶到回家做功課。

那時候覺得是很先進的,因為那個時候還沒有每個人都有手機呢,但是家長們就很擔心,小孩子花太多時間看熒幕,所以我就代表家長,表達一些很多家長關心的這些問題,還有很多其他的,所以到時候選的時候,很多家長就已經知道我了,已經知道我會幫他們發聲,所以很自然的就支持我的競選吧。

(二)最先參與市區議題活動

趙良方:我先當上學區委員,然後再競選的市議員。

不過我最早,我是先參加市議員的一些市裡面的一些議題活動,我們Cupertino原來有一個市內的商場,Cupertino唯一的Shopping mall就是室內的,有大概兩三層樓,有一個地下室,然後上面兩層樓,是我們唯一的商場,我小孩從小在那邊長大的,但是那個商場後來被一個開發商買了,要重蓋,重蓋也是一件好事,因為大家想著商場重蓋,你可以蓋成更漂亮更好的商場,對不對,像上海啊像台灣的那些商場,重蓋挺好的嘛,但是沒有想到,他提出來的重蓋項目,商場面積減半,然後要蓋很多的辦公樓,然後有一點的住房,這個住房根本不夠那個辦公樓職員的十分之一,所以就變成更多人要在Cupertino沒有住房了,所以我們就覺得這個項目太不適合Cupertino,而且他應該要蓋到十四層樓。

蘋果公司總部所在的庫柏蒂諾市。(KIMIHIRO HOSHINO/AFP/Getty Images)

在Cupertino我們這個小城,多半的樓是兩層,三層的都不多,所以對大家來說是不太適合Cupertino。那個是我一開始對政治才開始接觸。

以前根本都不知道市議員是做什麼的,也不知道學區委員是做什麼的。

一開始發現有這個,大家說要去跟市議會而發言的時候,有一群那時候也是一群學區的家長,因為在學區裡面大家互相轉告,才知道有這麼一件事。

有一個我們的商場要被改掉了,然後大家就很緊張去參加市議會,那時候第一次才知道市議會是什麼,什麼是三分鐘發言,然後就有比較有經驗的人就在那邊教我們,這個市議會什麼時候可以發言,然後他們談的這些項目,到底是什麼東西。

所以那時候很感謝很多比較有經驗的一些市民,他們就教我們這些新手,這些所有開會的規則,所以現在我們會了,所以我們也常常在教新的家長,你要怎麼樣發言。

(三)選上市議員 被推選成副市長

趙良方:2018年我選上市議員,2019年開始第一年嘛。

Cupertino因為是個小城市嘛,我們就是選市議員,所以當選就是當選市議員,那在這種小城市通常是每年市議員之間,互相推選一個市長,或者一個副市長,我是當選了市議員之後,五個市議員之間,推選我當副市長,我就自己創了一個組織,叫做美國青年政策倡導者(Young American Policy Advocates),簡明就叫YAPA ,YAPA主要就是想給我們的高中生,可以大家一起研究一些地方上的議題,跟切身相關的。為什麼呢?

因為我自己大概變成公民以後,那是二十幾年前了,變成公民以後,我從來沒有投過票,一直到我們城市裡有了商場的議題,又有這些學校的議題,才發現我必須投票,因為我不投票,別人就代表我了,因為以前就覺得,總有人管事嘛,才發現,如果我們不投票的話,管事的人,管得可能完全不是我們想像的那回事,然後所以我就想說,你光叫大家投票沒有用,必須要讓他先關心一個切身的利益議題。

他關心的一個議題之後,慢慢就會知道發聲有多重要了,然後他就會關心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議題。

所以我那時候就想著,因為我這幾年下來,我認識很多對議題很有研究的一些社區領袖,有人對環境很有研究,有人對住房問題很有研究,有人對精神健康很有研究,那我就找這些人當導師,然後跟著一群,帶一群高中生研究某一個議題,那這些高中生就可以學著如果為了議題,我要怎麼樣跟市議會、市議員寫信,怎麼樣到市議會發言,或者是到這個縣董事會發言,甚至怎麼樣去寫這些信給他們。

他們因為這個,很多人後來都去上大學修了政治啊,他們就對這些很有興趣。

但是也有很多人也跟我一樣,背景還是走技術,就是計算機科學,但是我都跟他們說,其實不管你,可能你是會計師,你是工程師,你有什麼樣的,你都要想著,你除了你的職業生涯之路,通常的專業,你還要想一個你應該有個公民之路,一個是你的職業,一個是你的公民道路,他們兩個是可以共進的,你在職業上很有成就的同時,你也可以跟很多的組織去做義工,也可以關心一些社會議題,然後你在這上面,也可以有一個職業生涯之路,可以越做越好。

更多精采故事,請觀看:雅蘭訪談 https://bit.ly/3N2mopH◇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