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後的忠告:別指望在中共治下有「歲月靜好」

【2023年02月11日訊】(記者馬尚恩洛杉磯報導)很多人可能想不到,每次到洛杉磯中共領館門前抗議的人群中,很多人曾是國內的精英:有億萬富翁,有大公司部門負責人,有名校留學生,有大學老師,還有律師等等。他們在國內曾擁有令人羨慕的職業和收入,但最後他們卻不得不離開那塊傷心地。

王宇航就是其中一員。2月上旬,在紀念中共病毒(COVID-19)「吹哨人」李文亮醫生的集會上,他和大家一起吹響哨子,藉以表達對中共迫害良知人士的憤怒。活動當天,他的表情始終很凝重。如果時光倒回到幾年前,他根本無法想像,自己竟然站到了洛杉磯中共領館門前抗議中共。

「歲月靜好」夢想隨時會破裂

在疫情之前,80後的王宇航曾是深圳一家大公司的部門負責人,年薪幾十萬、有房有車,過著「歲月靜好一族」的生活。但爆發的疫情改變了一切,他突然發現,深圳這個他生活了十幾年的一線大城市,突然變得面目猙獰,似乎要無情地吞噬掉在當地打拼的每一個人。

「深圳可說是領頭羊,」王宇航認為,在中國的整個經濟發展中深圳是最前沿。疫情之前,深圳「所有人關注的只有一點:如何使自己的生活更好,每天努力地去賺錢。」

但疫情後一切都變了,他突然發現:不能上班了。不只是他,他發現,過去街邊的商店突然全部關門、不被允許營業。他不知道這些人是如何生活的。

不准上班、不准開門營業,但很多人是有巨額房貸的;王宇航也是,每月還要還6千元房貸。當時,深圳市出台一個政策,說是如果因為疫情無法上班,可以申請推遲幾個月再還房貸。他看到後不太相信,但還是試了一試。

他打了電話過去,對方問他:「你是中共黨員嗎?」王宇航說:「不是。」對方又問:「你是防疫工作人員嗎?」王宇航也回答不是。對方說:「不好意思,你不符合規定。」

他震驚了。這意味著,黨的政策在這場巨大的災難面前只會照顧它認定的「趙家人」。

在深圳發生的另一件事,讓他和太太更加氣憤。

一位產婦因當天的核酸檢測結果沒出來,等在醫院門口卻無法入院,最後冒著生命危險在醫院門口自己產子。王宇航和妻子說到這件事的時候,氣得渾身發抖,「這完全就沒有人性了!這就不能被稱為人了!」王宇航說。

他看到那些基層黨棍在執行共產黨的政策時,只關心權力有沒有用到位,根本不關心人的死活。

從疫情開始的2020年,他看到深圳街頭到處被封鎖。他當時住在福田區的上沙,到處都是兩米多高的紅色水碼擋住道路;人們不能自由活動,出門都須通過手機的出行碼,出示24小時內的核酸檢測證明。沒有這個出行碼,誰也出不去、進不來。

有一天晚上,他看到大街邊睡了很多居民。人們有家難歸,只要行程碼變了色,你就進不了家門。

「我們開始了一個新時代,一種被圈養起來,沒有任何發展、看不到任何前景的時代。」王宇航說,背負著巨額債務,卻無法賺錢養家。那時候,朋友之間流行說的一句話是:疫情的死亡率不知道多少,但是,如果你不工作,死亡率是100%。

他沈重地發現:在中共荒誕的政策下,他們這些曾經年薪幾十萬、每天踏踏實實工作的中層管理人員,突然面臨著經濟上的生死存亡。

看清中共的「權力遊戲」

其實,一直到大學畢業前,王宇航就像其他中國人一樣,認為飯碗是共產黨賞賜的,對共產黨感恩戴德。直到他自己親身經歷了一系列事情,才讓他跳出來,看清了共產黨的「真正賞賜」。

第一次開始清醒一點地認識共產黨,是在他第一個孩子出生前。他去街道的計生辦辦理准生證,結果對方不給他辦理,理由是他的妻子沒有定期做孕檢。原來,每個育齡婦女每個季度都被強制去街道做孕前檢查;否則,你懷孕了就刁難你,不給你准生證,你的孩子就不准生出來。

「這是我對中共特別感到噁心的一件事。」王宇航說。之後,他開始上網了解中共的暗黑歷史。

他看到「八九六四」期間坦克壓向集會的學生,到「文化大革命」,再到餓死了幾千萬人的所謂「三年大饑荒」……他看到了一個又一個驚心動魄的歷史事件;他看到中共為了權力、為了獨裁,多少年來一直在玩「權力的遊戲」。而每一場「遊戲」結束後,總是有無數中國人成為中共「遊戲」下的冤魂。

「為了自己的權力,中共一點不考慮人民,人民的死活對它們來說,一文不值。」王宇航說。

不要指望在中共治下有人生的成功

在去年1月出國後,他在美國又陸續看到中共做出的一系列荒唐事。去年11月新疆那場大火,居民因被中共疫情工作人員鎖在樓內無法逃生而被燒死。

「這真是畜生才能幹出來的事情。」王宇航說,他看到國內的人被逼到了底線,退無可退。隨後,學生和年輕人中爆發出「白紙運動」;緊接著,過年期間又爆發了「煙花革命」。民眾的接連反抗讓他看到了未來的希望。

他在國內是靠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走上管理崗位,但最後只能夢碎「封控」。他對國內那些還想「複製」他過去人生路的年輕人說:「在中共的統治下,就算你像我一樣在深圳買了房子,收入能達到幾十萬元,也是沒有用的。」因為疫情一來,所有收入全部中斷、所有努力功虧一簣,「把你不光打回原型,還讓你背負鉅債」。

他去年6月4日在洛杉磯加入了中國民主黨,他說,「我專門挑6月4日,就是為了噁心共產黨。」

來到國外後,他說有幸參加了一次法輪功學員的集會。在集會現場,他看到法輪功學員們彬彬有禮,舉手投足間展現出的祥和美好,跟中共宣傳的完全不同。他在現場還了解到,中共早就在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

他認為,失蹤少年胡鑫宇也是如此遭遇,中共已不是第一次這樣做。他表示,胡鑫宇身在封閉式管理的寄宿學校;加上中共在疫情管理期間實行嚴格的防疫政策,未經許可不可能走出校門。這名年僅15歲的男孩是怎麼走出校門的呢?

「除了是被中共有組織、有預謀的摘取器官致死,別無其它解釋了。」他說。

他總結自己對中共執政的看法:中共完全把人民當傻子,每天每時每刻都在任意地愚弄中國人;做什麼事情,總是打著冠冕堂皇的旗號,「什麼熔斷,什麼計劃生育,都是騙人的,不把人當人。」

他呼籲國內更多的人站出來,去影響周圍的人,一起對中共說「不」。◇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