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作家汐顏逃美 披露和中共國保最後「對決」

【2023年07月18日訊】(記者楊陽、馬尚恩洛杉磯報導)在中國大陸頗受讀者歡迎的自由女作家汐顏,幾個月前掙脫羅網,與女兒一起逃到了美國。汐顏的出逃,令一直盯著她的中共國保惱羞成怒,他們聯繫到汐顏,威脅她立即歸國,卻只能白費工夫。

初到美國,自由作家汐顏開始了自己的新生活。(汐顏提供)

汐顏7月13日接受大紀元採訪時,披露她被迫離開中國前發生的讓她忍無可忍的一系列事。

「不能待在廣東!」

今年3月,住在湖南衡陽老家的汐顏得知,在廣東佛山和她弟弟一起生活的母親病了。年邁的母親思女心切,想讓汐顏去陪陪她。汐顏立即趕往佛山。令人意想不到的是,母女見面,只相處了一晚,第二天,佛山當地的派出所就找上門來,詢問汐顏的弟弟:汐顏是不是來廣東了?為什麼過來?然後告訴她弟弟:汐顏必須立即離開,不能待在廣東!

凶神惡煞般的國保,把一家人從短暫的喜悅中帶回沉重的現實。親人們的失望與無奈,令汐顏感到窒息:「已經六年了,他們居然還不放過我。」如果不走,弟弟一家將遭到持續不斷的騷擾,無法正常生活。無奈之下,她只有依依不捨地離開病重的母親。

六年前,汐顏因為在廣東新會參加劉曉波祭奠活動,被當地國保以「擾亂社會秩序」為由逮捕;她被抄家,隨後在當地看守所被非法關押28天。獲釋後,國保不准汐顏在廣東省居住。但這件事畢竟發生在六年前,她沒料到,中共如此「記仇」,一直不放過她。

那次被捕前,汐顏在廣東還有自己經營的店鋪。等她從看守所出來, 原本經營良好的店鋪已然面目皆非:員工們都離開了,店鋪內滿目淒涼,生意也從此中斷。

2015年,汐顏還經歷過另一次逮捕。當年6月1日,她在自己的QQ群裡發帖,準備和朋友們一起在「六四」周年當晚穿上黑衣、點上蠟燭,紀念那些在天安門廣場失去生命的青年學子。第二天,一群便衣和國保闖到她的店內,當著員工的面,以「尋釁滋事」為由把她抓走。汐顏被審訊了二十多個小時,約在凌晨1、2點鐘時被關進看守所,監禁了二十多天。

汐顏還有多次被請「喝茶」的經歷。今年「兩會」前,國保找到她,警告她「老老實實待在家裡,不准去外地」。汐顏表示,自己只不過說了幾句話、發了一點信息,就被國保一次次逼迫著寫保證書、被威脅。

「我在自己的國家沒有遷徙自由,沒有行動自由,我連最基本的言論自由都沒有,什麼都沒有。」她悲憤地說,「我就像一隻籠中鳥。」

從廣東回來,她不再猶豫,立即啟動出逃計劃。

十幾個公眾號被封

中國有位文藝批評者說:「藝術的敵人其實只有一個,就是不自由。」對於自由作家,不讓他們自由發聲、彰顯個人的靈性,就等於掐斷了他們的藝術生命。汐顏對此有親身體會,而且,她們這些自由創作者所遭遇的扼殺往往比「不自由」更殘酷。

從廣東回到老家衡陽後,汐顏將更多時間投入寫作。但是,她痛苦地看到自己的微博、微信公眾號,一旦贏得讀者的喜愛後就會被封閉、清零,而她這些年來需靠這些帳號來維持生活。

出國前,汐顏被封閉了十幾個公眾號。很多讀者期待她的文章,有時文章貼出僅五六個小時,點擊率就達到十萬次。她為「潑墨女」董瓊瑤寫的文章,貼出不久就被封號,導致她失去七萬多名粉絲。

後來,中共越來越怕她的粉絲群做大。「但凡你積累了一些粉絲,可能有一兩萬個的時候,那個帳號就沒有了。」汐顏說,「它(中共)永遠不讓你做大。」

「這些公眾號全部被滅了之後,我一點生活來源都沒有了。」汐顏說,「它不會放過我,只會變本加厲。最後,你連行動、隨意走動的自由都沒有了。」

在國內,還有很多類似汐顏的自由作家,他們的作品很受歡迎,生存空間卻十分狹小。比如,汐顏的一位朋友叫「天佑胖子」,打開其微博,文章數為零。天佑胖子因為批評雲南的一篇時評,帳號被封閉,一天內失去了苦心培育多年的30萬粉絲。

汐顏和中共體制內那些作家完全不同。那些作家往往是「受命創作」,迴避嚴峻的社會現實。「我和他們根本就不合拍,連聊天都聊不來。」她說,「一味去唱讚歌、去擁護的話,我覺得就背離了寫作的初衷。」

汐顏發現,自己這幾年來長出很多白髮,「不是因為寫作,而是因為那種高壓,外部的那種高壓讓你的心情很鬱悶」。

汐顏出逃 國保暴跳如雷

一直等到在洛杉磯機場降落,汐顏才感到自己那根緊繃的神經放鬆下來。「終於安全了!」她高興地給一個朋友圈發消息,一直監視她的國保看到後惱羞成怒。

中國知名自由女作家汐顏在洛杉磯都市區開始了新的生活。(汐顏提供)
自由女作家汐顏在美國洛杉磯都市區社區公園遊玩。(汐顏提供)

國保聯繫到她,讓她立即回國。汐顏說:「我花了這麼多時間和代價,怎麼可能回去呢?」國保一看威脅不靈了,就找到她父母、兄弟甚至離婚多年的前夫,蠱惑他們仇恨汐顏,還挑撥母女之間的關係。汐顏不為所動。

「六四」前,國保又特意打電話警告她:不准「攻擊」、「抹黑」政府等。汐顏對國保說:「你不打電話來說『六四』,我都忘記了;明天我肯定會去參加活動!」國保用盡了威脅她的所有籌碼。

汐顏這樣評價中共:「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它非常邪惡,是集古今中外邪惡之大全的組織。」

自由作家汐顏來到美國後開始了輕鬆自由、沒有了中共政治高壓的生活。(汐顏提供)

「我在國內那個小區綠化很好,表面上看,挺舒服的,生活還不錯;但內心的恐懼一直存在,(因為)派出所的人時時刻刻盯著我。」對比國內外的生活,她表示:「現在,我不再恐懼了,這個很重要,也不會失眠了。我感覺整個人的狀態都好了很多。」◇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3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