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圖:癱瘓人士愛心幫助他人 積極面對人生

【2023年05月28日訊】(記者Louise Chambers報導/趙孜濟編譯)傑羅德·尼德爾(Jerod Nieder)因脊髓損傷而癱瘓,他胸部以下沒有感覺。他的生活永遠改變了。但他在康復期間也遇到了靈魂伴侶,這對夫婦現在已成為幫助癱瘓人士的倡導者。

40歲的傑羅德和妻子漢娜·尼德住在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維爾。漢娜出生在韓國首爾的一個陸軍基地,現在是幫助她丈夫的基金會的導師。傑羅德既是基金會的研究參與者,也是倡導者。這對夫婦還通過他們的網站 PositivelyParalyzed.org 提供在線諮詢。

2011年,傑羅德在墨西哥普拉亞德爾卡門(Playa Del Carmen)與家人度假時遭受脊髓損傷,年僅29歲。

漢娜和傑羅德於2021年,12月18日在肯塔基州結婚,在傑羅德受傷10周年之後。(由Hanna和Jerod Nieder提供)
這對夫婦於2018年8月首次見面。他們相信,保持積極的態度並傳播愛能給人力量。(由Hanna和Jerod Nieder提供)

「我的傷勢是不可接受的」

「我當時只是沿著海灘跑步。我潛入了海浪,」傑羅德告訴《大紀元時報》。

「我不知道海浪下面有岩石或沙洲。我沒有失去知覺,但全身動不了。幸運的是,我能夠屏住呼吸,直到我哥哥把我拉到海灘上。」

海浪的撞擊粉碎了傑羅德脖子上的C5椎骨,使他立即癱瘓。普拉亞德爾卡門的醫院縫合了他的頭部傷口,然後他被送往坎昆進行脊柱融合手術,這是一項必須在受傷後72小時內進行的關鍵手術。

傑羅德·尼德爾和他的父母。(由Hanna和Jerod Nieder提供)

回到美國後,傑羅德在一家康復醫院呆了四個月,在那裡他植入了恥骨上導管。事故發生一年後,他更換了雙髖關節。

「我無法做以前所做的工作。我必須完全重新學習如何做所有事情。它完全改變了我的生活軌跡,絕對的,」傑羅德說。

「有醫生指出,我不想接受我的傷害。我直截了當地告訴他們,我覺得我的傷害是不可接受的。我花了好幾年才適應像四肢癱瘓者一樣生活。」

遇見靈魂伴侶

隨著傑羅德適應了輪椅上的生活,所以他繼續活躍於社交活動。八年後,2019年10月18 日,他在肯塔基州路易斯維爾的第四街的卡拉 OK 酒吧遇到了漢娜。他們因雞尾酒而結緣。

漢娜說:「我記得和他坐在桌子旁。我以前從未和坐在輪椅上的人有過交往。我也沒有癱瘓或脊髓損傷的經歷。我們只是被我們共同的朋友隨便介紹認識的。我們談到了我們喜歡的音樂。我告訴傑羅德我喜歡從鄉村音樂一直到安德里亞·波切利的一切(Andrea Bocelli)。令我感動的是,傑羅德記得我說過這句話。他帶我去的第一場音樂會就是安德里亞·波切利的。」

傑羅德同樣被漢娜打動了。

他說:「老實說,我覺得自己就像在電影裡。有點超現實,因為一個美麗的女孩像正常人一樣和我說話。談話結束後,我不覺得她將我當作癱瘓人士來對待。她看到的是一個坐在輪椅上的男人,但她不覺得我是一個殘疾人,我立刻感覺到了。」

漢娜說,在她獨自前往亞洲國家旅行時,傑羅德關切悉心的短信和電話讓她覺得「非常安心」。(由Hanna和Jerod Nieder提供)
(由Hanna和Jerod Nieder提供)

「距離讓心變得火熱」

兩人交換了電話號碼。剛從大學畢業並進入職場的漢娜對約會不感興趣,但她不知不覺地經常與傑羅德見面吃早午餐或去音樂會,他們越來越親密。

傑羅德要求漢娜做他的女朋友。但是,當擁有韓國和菲律賓血統的漢娜想實現她周遊世界的夢想而踏上長途旅行,所以她拒絕了。

「我一直拒絕他,只是因為我想旅行,」她說,「我獨自一人穿越馬來西亞、印度尼西亞和菲律賓,傑羅德讓我非常有安全感。我們每天都在發短信,一整天。他總是會發截圖,上面寫著我們之間的距離,真的很可愛。」

傑羅德要求在漢娜離開時照顧她的寵物狗,Belle,並定期發送更新。「距離使心變得更加火熱,」他說,「我必須通過她來生活,所以這對我們倆都有好處。」

(由Hanna和Jerod Nieder提供)

然而,漢娜在國外旅行三個月後筋疲力盡。傑羅德建議她回家過聖誕節,並給她買了一張單程票。漢娜再也沒有離開過他。

「我不覺得我放棄了任何東西,真的。只是我的夢想改變了,」她說。

這對夫婦一起搬到堪薩斯州,離傑羅德的家人更近,因為他的母親生病了。他們待了五個月,直到他的母親去世。為了陪伴他的父親,他們又呆了更長的時間。在意識到他們的紐帶越來越牢固後,這對夫婦搬回肯塔基州開始了他們的共同生活。隨著他們相互信任的增長,漢娜成為傑羅德的主要照顧者。

婚禮

在離開堪薩斯州之前,傑羅德實現了自己的夢想:他在漢娜生日前夕,即2020年5月30 日向她求婚。傑羅德的母親沒有活著見證求婚的過程,但在去世前祝福了她的兒子:「她說,『我知道她是你的,』」傑羅德說。

這對幸福的夫婦於2021年12月18日在肯塔基州的家中喜結連理,這是傑羅德事故10周年的日子。「漢娜有個主意,」傑羅德說,「她說,讓我們改變這個日期的意義,讓我們讓它成為我們可以記住的積極的日子。」

這對夫婦在宣讀他們的婚禮誓言。(由Hanna和Jerod Nieder提供)
(由Hanna和Jerod Nieder提供)

傑羅德在脊柱中植入了一個硬膜外刺激器植入物,使他能夠站立和下蹲。在婚禮之前,他與他的專家,肯塔基州脊髓損傷研究中心的首席研究員蘇珊·哈克瑪(Susan Harkema)博士合作,讓他在大喜的日子向漢娜的父母鞠躬,這是韓國婚禮儀式的重要傳統。

這對夫婦淚流滿面地分享了他們的誓言,並在他們最親密的朋友和家人面前對彼此做出了終生的承諾。

這對夫婦在他們傳統的韓國婚禮上。(由Hanna和Jerod Nieder提供)

「我們一起處理所有問題,」漢娜說,「這就是我們結婚前的運作方式,但婚後所有的問題都放大了。我最喜歡的是他對生活的態度。」

傑羅德說:「我喜歡漢娜幫助別人的衝勁。她真的非常非常喜歡幫助別人,這就是她生活的方式。…漢娜總是試圖把我放在第一位,我也總是試圖把她放在第一位,我認為只要我們保持這種態度,事情就會好起來的。」

「愛總是會贏的,保持積極心態」

傑羅德和漢娜典型的一天是從傑羅德上廁所開始的。

「他的身體機能不正常,因為從胸部以下的一切都不正常,」漢娜說,「我每天早上幫他上廁所,然後幫他穿衣服,打掃衛生。我整天都在工作,然後傑羅德去醫院。他可以使用輪椅去醫院,因為他還無法開車。」

傑羅德說:「我正在做OT,PT,不同類型的刺激。我也參與研究。附近有一個無障礙健身房……那是我度過半天的地方。」

晚上,當他們一起回到家,他們就會打幾個電話或發短信,幫助一個家庭或癱瘓的人。「我們幾乎每天都是這樣度過的,」漢娜說。

(由Hanna和Jerod Nieder提供)

這對夫婦有完美的團隊合作:漢娜負責體力勞動,而傑羅德負責後勤和組織。為了減輕漢娜繁重的日常負擔,他們訂購預製的營養餐。他們一起管理Instagram和YouTube帳戶,以支持癱瘓人士及護理人員,並不斷預算與傑羅德病情相關的費用,但積極的心態使他們保持活力。

「我們的YouTube[頻道]被稱為「積極的癱瘓」(Positive Paralyzed)。這是一個幽默,我們喜歡這個反語,」 漢娜說,「但這很真實。他把每一個場景都記錄下來,他找到了一種方法讓它變得有趣!」

(由Hanna和Jerod Nieder提供)

傑羅德和漢娜感謝他們的父母樹立了牢固而幸福的婚姻的榜樣,儘管他們的成長方式不同。

「我的父母樹立了一個非常非常傳統的婚姻的榜樣,他們的婚姻非常偉大,所以這就是我所了解的婚姻方式,」傑羅德說,「他們在生活中的一切上都是完全的合作夥伴,我看到這就是我們的運作方式。」

漢娜說:「這很有趣,因為我們在這方面是截然相反的。我父親在駐紮在韓國的軍隊中服役,在韓國遇到了我的母親,她在三十多歲時搬到了美國。在成長過程中,我每兩年搬一次家,我很享受這種生活。這和他的父母是不同的。…傑羅德來自一個小鎮,他的祖父母也來自同一個小鎮,他們世代都居住在那裡。」

「所以我們都有很好的家庭生活,我們也愛我們的父母,但我們的童年和成長經歷完全相反。」

傑羅德和漢娜希望有一天能組建自己的小家庭,但由於他們都面臨生育困難,所以他們也「不著急」。與此同時,他們的感情紐帶與日俱增,他們繼續向前看,看看他們能如何幫助他人

(由Hanna和Jerod Nieder提供)

傑羅德的座右銘是:「愛總是會贏的,保持積極心態。」

他建議任何脊髓損傷或逆境的人努力工作,並保持積極的態度,因為「這是讓你擺脫困境的兩個途徑。」

「我也會建議他們找到一個群體,」他說,「找到經歷類似挑戰的其他人,看看他們是如何解決困難的,看看他們從哪裡獲得靈感……只要找到一個像你這樣的群體,你們就可以一起渡過難關。」

原文「『Love Wins』: Diving Accident That Left Man Paralyzed Also Led Him to the Love of His Life」刊於英文《大紀元時報》網站。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