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清:保定洪災補償標準:2萬一條人命 災民失望

【2023年08月20日訊】近日,京津冀和黑龍江省等地相繼遭到颱風侵襲,中共為保北京、雄安等「重點地區」,在河北、東北等多地泄洪,導致泄洪區屋毀人亡,糧食主產區大片水稻絕收。而網上傳出的保定市救助政策顯示,補償標準非常低,一條人命只賠2萬(人民幣,下同);黑龍江省五常村民則透露,當地因泄洪遭災,全靠自救,去政府討補償無果。

一些中國大陸民眾表示,已從接連的旱災、疫情、水災、地震中認清中共視人命為草芥的殺人本質,鄭重聲明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又稱「三退」),與其劃清界限。

保定洪災補償標準:遇難者每人2萬 房塌賠4萬

8月初,中共為保北京和雄安,在河北多處泄洪,保定市下轄的涿州市、淶水縣、高碑店市、定州市等多地受災嚴重,但近期出台的救助政策,顯示補償標準非常低,引來網上一片罵聲。

8月16日,保定市災後重建辦公室11日發出的救助政策通知在網上傳出。這份蓋有保定市發改委公章的通知,要求各地官方要執行剛出台的《保定市自然災害應急救助相關政策》,為災民提供補償。

該《政策》規定,應急部門在所謂「應急期」,為受災人員提供每人每天30元的生活救助,最多提供15天。

在所謂「過渡期」,向「因災房屋倒塌或嚴重損壞無房可住、無生活來源、無自救能力」的災民提供生活救助。其中,「對啟動省級I級、II級自然災害救助應急響應的」,救助標準是每人每天30元、1斤糧,最多提供3個月救助。文件中沒有提到對於其它響應級別的災民,是否設定救助標準。

《政策》中還規定,按照每位遇難人員「不低於2萬元」的標準補助其家屬。

在「農房保險保障政策」部分,文件規定,每戶房屋保額為4萬元,亦即房屋倒塌也最多賠償4萬。另外,每戶室內財產保額最多5千。參保地區人員死亡的,每人賠償5萬。

文件沒有提到「未參保地區」的災民是否能獲得賠償,但根據官方公開報導,直到2023年8月,河北省還在「推動農房保險工作」。這說明很多河北農戶尚未購買農房保險。

這份保定市「救助政策」傳到海外推特上,引來罵聲一片。

有網友說,一條人命才2萬,是「打發叫花子」;有的則表示,2萬差不多是「買一頭驢」的錢。還有的說:「我記得給黑人留學生是一年十萬+一名伴讀」。也有網民反諷,說與中共哪裡有討價還價的餘地,「明明可以一分錢不給的」。

有網友認為,中共各級官員在執行民生政策方面,向來「層層打折扣」,保定當局規定的補償雖然很低,但最後能否按標準執行其實是未知數。這一觀點,也已得到災民的驗證。

上述救助政策中稱,「對房屋損壞的按損失價值進行賠償」,但一名保定災民15日上傳視頻爆料,自己家的房子牆壁多處開裂,已成危房,而官方的房屋評估人員堅稱「房子沒問題」,拒絕賠償。

網上一則「評估團進村」的視頻後,也有許多河北災民近日的留言,揭露中共官方實際的賠付金額:「前幾天不是有個房子裂了賠了200!」「一萬的空調賠你八百聽說」。還有當地災民表示,自己所在村子的莊稼淹水絕收,每畝地只賠償9塊錢。

此前網傳大量視頻顯示,北京、河北、黑龍江多地泄洪,損失慘重。有的村莊淹到屋頂,房子全部泡水毀壞,還有的山村房子全成廢墟,村民屍骨難尋。許多網民感嘆,對很多還活著的災民來說,洪水退了,真正的困難才剛剛開始。

黑龍江五常村民:泄洪釀災 全靠自救 尚無補償

除了京津冀地區,黑龍江省五常市也於8月初遭洪水侵襲。有當地村民對大紀元記者表示,此次洪災是水庫泄洪所致,老百姓損失慘重,但從撤離到回家收拾房子,全部都是村民自救。如今已過去十餘天,政府沒有派人來救援,也隻字不提如何補償。

據大陸媒體報導,五常市此次受災嚴重的地區主要是拉林河、牤牛河流域沿岸地區。當地防汛抗旱指揮部初步統計,五常市水稻種植面積約為250萬畝,其中超過100萬畝不同程度受災。

8月16日,五常市小山子鎮八一村的村民王軍(化名)對大紀元記者說,當地村民8月2日接到政府的撤離命令,說「晚上龍鳳山水庫放水,流量是在700到800立方米/秒」,需趕緊撤離,但實際是超量泄洪,他的父親和弟弟因沒能及時撤出,困在山上兩天兩夜。

「(官方)說當天泄洪是700到800(立方米/秒,下同)的流量,實際上是放了1000的流量。後來第二天的時候,又(將泄洪流量)提到了1800。當時他們有在龍鳳山錄像的,說是1800,實際已經超出1800,大概每秒2400立方米,那麼大的量,」王軍說。

他透露,自己的家沒有被淹,被困的家人兩天後能回家,沒有挨餓。然而,許多村民的房子被沖塌,村民被困長達一週水才退下去。

另一位村民,民樂朝鮮族鄉振興村汗泡子屯村的李元(化名)對大紀元記者說,他們屯子是8月5日撤離,當天晚上水就漲了將近2米,8月6日凌晨2時許,村前面的河道堤壩決堤,沖開八十多米寬的口子,全村被淹。

「堤口是上面泄洪引起的。光下雨淹不了,水庫容量不行(所以就泄洪),沒想到水這麼大,沒漲過這麼大的水,泄的水太大了。」李元說。

他還表示,村民撤離基本上是投奔親朋好友,政府沒有通知村民去安置點。

兩位村民都對記者說,從撤離到回家,全程都是村民自救,沒看到政府方面的資助,政府也沒有派人來幫助他們做後續清理工作,只有一些民間愛心人士捐贈一些物資。

對於五常村民來說,最大的損失則是水稻種植,因為正值揚花授粉期的水稻,被洪水淹過(特別是被淹超過兩天)幾乎都會絕產。

王軍家裡有12畝地被淹,現在被淤泥掩埋,預估損失五六萬元。「這個損失是能看得到的,還有些看不到的,水稻淹完之後,水是下去了,後期能產多少糧食,肯定減產。」王軍說。

李軍透露,他們屯子的水稻基本上是90%絕產,而且民樂鄉是五常大米主要產區,他預估五常此次洪災水稻產量損失能達到三四千萬元。「一年全白幹了,一淹啥都沒有了,一年損失三年你才能掙回本來。」

據記者了解,當地村民曾在洪災初期去鄉政府或者鎮政府討補償,但是沒得到任何補償承諾。李元表示,有政府人員來自己家看過,也拍了照,但是沒人提到補償。

截至8月16日,當地政府沒出台任何補償政策,也沒給出任何說法。

覺醒民眾:災情是「天滅中共」的寫照 不給其陪葬

近日中國大陸接連出現疫情、水災、地震等天災人禍,一些大陸民眾目睹了中共當局如何不顧百姓死活,鄭重聲明「三退」。還有人表示,颱風地震等災情是「天滅中共」的寫照,不能給其陪葬。

大陸的蕭如意,8月8日鄭重聲明說:「我從這接連的旱災、疫情、水災、地震等等中,明白了共產邪黨視人命為草芥的殺人本質,決定立即退出加入過的少先隊組織,給自己一個美好未來。」

這一天,高級工程師恩啟說:「現在,我終於明白了真相,共產邪黨是中華民族的災星,迫害善良、殘害民眾,罄竹難書!現在,鄭重聲明退出共產邪黨及其被其操控的共青團、少先隊等一切邪教組織,當初所發誓言全部作廢,與共產邪黨徹底決裂!」

8月13日,聲明退團、退隊的鬍子惠說:「在天災人禍襲來的時候,連老百姓逃生都要領導批准,這還是一個正常的國家嗎?」

鬍子惠表示,在封建時代的中國還有「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先斬後奏」這樣的說法,實行天皇制的日本還有「下克上」的說法,而「中共國的人民已經被洗腦成了聽話的奴才」。

「領導算個什麼東西?都是一樣的人,為什麼我們就非得拿他們當神似的來看待,他們有做過一件人事嗎?這個邪惡腐敗的共產黨快些滅亡吧,它不滅亡,我們連人的尊嚴都沒有了!」

天津的張海君8月14日說,颱風杜蘇芮繞過民主台灣直撲大陸,席捲長城內外大江南北,重創匪都北京,是天滅中共的真實寫照。「被嚇破了膽的邪黨垂死掙扎,為了保雄安爛尾樓不惜水淹涿州變相屠殺百姓,其邪惡性質暴露無遺!在此本人聲明退出共青團和少先隊,祈願順利挺過紅朝末年的天災人禍,迎接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

8月15日,青島的田明明正式宣布退隊。田明明說:「最近地震明顯偏多,山東德州並不在地震帶上,但最近也發生了強震,證明共匪作惡連老天爺都看不下去了。連上天都在反共,我們人類又怎能繼續被黨文化荼毒?」

幾十年的老黨員張平8月13日說,中共的惡都被其看在眼裡,「天滅中共在即,我嚴正聲明,退出加入的黨、團、隊組織,不給它陪葬。」

(全球退黨服務中心供稿)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