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專欄】加州民主黨人會保證川普勝選

【2023年09月29日訊】(英文大紀元專欄作家John Seiler撰文/姜琳達編譯)這真的很滑稽。加州民主黨人正在策劃一項陰謀,欲將前總統唐納德·川普(Donald Trump)從明年加州的選票中剔除。但這可能會適得其反,反而確保川普獲選。

美國新聞網「政客」(Politico)一篇報導的標題為:「加州民主黨人正在考慮採取獨特的方法,將川普從選票中剔除:加州立法者正在敦促總檢察長邦塔(Rob Bonta)加快對前總統的法庭訴訟。」

報導的內容是這樣寫的:「九名加州議員於週末致信總檢察長邦塔,認為川普在2021年1月6日煽動暴亂,其支持者襲擊了美國國會大廈,因此沒有資格登上選票。」

報導還說:「此舉的獨特之處在於,邦塔可以利用其作為加州最高執法官員的身分,加快州法院對此事的裁決。如果這項努力取得成功,即使裁決最終被推翻,加州也有可能成為第一個將川普排除在選票之外的州。」

對於這種觀點,全美各地民眾都在根據美國憲法第14修正案第3條的規定在辯論。第3條的規定如下(請原諒我引用了幾段較長的引文,以解釋上下文):「任何人,凡是曾以國會議員,或美國官員,或任何州立法機構成員,或任何州行政或司法官員的身分宣誓維護美國憲法,但後來又參與針對美國的叛亂,或向其敵人提供援助或安慰,都不能成為美國參議員或眾議員或總統和副總統選舉人,或在美國任何州擔任任何文職或軍事職務。但國會可通過參眾兩院三分之二以上的票數取消這種限制。」

川普因2021年1月6日的事件被貼上了「叛亂領導人」的標籤。但前美國司法部長穆卡塞(Michael Mukasey)在《華爾街日報》上提出了反對這一觀點的最佳論點:「在其它憲法條款中『美國官員』一詞的使用表明,這個詞僅僅指的是被任命官員,而不是民選官員。在《美國訴穆阿特》(U.S. v. Mouat,1888)一案中,最高法院裁定『除非為政府服務的人⋯⋯是通過任命而任職⋯⋯否則嚴格來說,他不是美國的官員』。首席大法官約翰‧羅伯茨(John Roberts)在『自由企業基金起訴美國上市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2010 年)一案中重申了這一點,即『人民不需要給美國官員投票』。」

若他們可以取消川普的資格怎麼辦?

現在,這就是有趣的地方。假設一下,如果穆卡塞先生的論點在法庭上站不住腳怎麼辦? 那麼加州和其它州的總檢察長和州長,或政治團體的訴訟,都可能會將川普先生從選票中剔除。尤其關鍵的是在那些擁有民主黨州長的搖擺州,包括威斯康星州州長托尼‧埃弗斯(Tony Evers)、賓州州長喬希·夏皮羅(Josh Shapiro)、密歇根州州長格雷琴·惠特默(Gretchen Whitmer)、肯塔基州州長貝謝爾(Andy Beshear)和北卡州州長羅伊·庫珀(Roy Cooper )都可能這樣做。況且喬治亞州富爾頓(Fulton)縣地方檢察官法妮‧威利斯(Fani Willis)已經在起訴川普涉嫌干預2020年大選。

但同樣的,共和黨人也可以在搖擺州這麼做——將喬·拜登(Joe Biden)總統從選票中剔除。他們可以說,根據第14條修正案第3條中關於「對敵人給予幫助或安慰」的規定,他涉嫌接受中國共產黨的行賄,因此失去參選資格。援引這一條款的共和黨州長可能包括弗吉尼亞州州長格倫‧揚金(Glenn Youngkin)、喬治亞州州長布萊恩˙坎普(Brian Kemp)、愛荷華州州長金‧雷諾茲(Kim Reynolds)、內華達州州長喬·龍巴多(Joe Lombardo)和新罕布什爾州州長蘇努努(Chris Sununu)。

圖為2020年10月22日唐納德·川普總統(左)和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在田納西州納什維爾貝爾蒙特大學舉行的最後一場總統辯論中。(Brendan Smialowski and Jim Watson/AFP via Getty Images,大紀元合成)

這在軍事術語中被稱為「確保相互毀滅」。如果發生這種情況,川普先生和拜登先生都無法在選舉人團中獲得贏得總統職位所需的270張選舉人票。那麼結果是什麼呢?

「權變選舉」

那麼我們就會有第四次所謂的「權變選舉」(即臨時選舉),儘管憲法中並沒有這個詞。這就意味著總統人選由眾議院決定,副總統則由參議院決定。這種選舉迄今為止已發生過三次:1800年,托馬斯‧傑斐遜(Thomas Jefferson)擊敗了亞倫‧伯爾(Aaron Burr);1825年,約翰·昆西·亞當斯(John Quincy Adams)擊敗了安德魯·傑克遜(Andrew Jackson);1837 年,理查德·門托·約翰遜(Richard Mentor Johnson)擊敗弗朗西斯·格蘭傑(Francis Granger)當選副總統。

根據眾議院的「權變選舉」規定,435名議員不能投票。相反,每個州代表團會有一票,共50票。

9月18日,加拿大政治作家斯蒂芬·馬爾凱(Stephen Marche)為左翼媒體《衛報》撰寫了一篇文章,題為「這就是川普在沒有選舉人票或普選的情況下獲勝的可怕方式」,文中寫道:「在『權變選舉』中,他可能會輸掉普選、選舉人團和所有法律案件,但最終仍能成為合法的美國總統。」

他在文章中這樣計算道:「眾議院的各州代表團理所當然會傾向於支持共和黨。在國會代表的爭奪中,共和黨將保守擁有19個眾議院代表團,而民主黨將擁有14個,就目前情況而言,傾向於共和黨的州多於傾向於民主黨的州。」

因此,加州若將川普先生從選票中剔除,反而能確保他成為總統。不過這一切都不太可能發生。如果任何州試圖將他排除在選票之外,法院幾乎肯定會讓他重回選票,理由可能與穆卡塞先生詳述的大致相同。

這整個離譜的事件告訴我們一件事:加州的許多政客蔑視憲法、民主以及他們所聲稱代表的加州民眾。在這個一塌糊塗的州裡,住房、遊民、毒癮、學校教育、預算和無數其它問題都在不斷惡化,難道這些政客就沒有更需要的事情要做嗎?

作者簡介:約翰‧塞勒(John Seiler),加州資深的評論家,為《橙縣紀事報》(The Orange County Register)撰寫社論近三十年。退伍軍人,曾任加州參議員約翰‧穆拉赫(John Moorlach)的新聞祕書,博客:JohnSeiler.Substack.com。約翰‧塞勒的電子郵件:writejohnseiler@gmail.com。

原文:California Democrats Could Guarantee Trump 2024 Win刊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的觀點,不一定反映《大紀元時報》的立場。◇#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