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馬達人走線美國:看真相視頻 三年疫情零損失

【2023年10月21日訊】(大紀元俞元舊金山採訪報導)「我經常看海外真相節目,疫情一開始,我就租了十來畝土地,種蔬果、養牛馬,自給自足。我們家堅決不打疫苗,不做小白鼠,健健康康地走過疫情。」今年6月,走線到美國的成都養馬達人,李勇說。

1984年出生的李勇,與太太帶著兩個孩子,生活在遠離成都的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縣城。

他從事馬匹馴養與買賣工作,一年收入二十多萬人民幣,在當地算是高收入群體。

李勇起初養馬,出於一腔熱血,很多技術靠自己摸索,一直在繳學費,走了不少冤枉路。

2009年,他遇到了一位養馬經驗豐富的老人。

老人曾經住在城裡,1950年代土改時,他家的房子、土地被沒收充公,他父親也因為地主身分遭到迫害。

他自己也因身分問題輟學,被安排到李勇家附近的一個鄉鎮裡養馬。

老人見李勇厚道勤奮、樂於助人,就把自己半個世紀的養馬經驗,悉數教給了他。

老人傳授的,很多都是在馬術俱樂部或者書本上學不到的經驗絕活,李勇得到了「養馬真經」,逐漸在馬匹交易行業做得風生水起。

被員警兩次約見

2003年在一個偶然的機會,李勇接到了一個退黨電話,第一次知道中共政權那麼殘暴,殺害了幾千萬的中國同胞,他感到很震驚。

放下電話之後,李勇冷靜一想,覺得無風不起浪,電話裡邊說的,雖然以前從未聽過,但肯定是有一定的原因。

這個退黨電話,使他開始質疑中共執政的合法性。

後來,李勇從本質上認清了中共的邪惡,退出了中共的黨團隊組織。

李勇越來越熱衷於翻牆,看海外的大紀元網站,以及後來的滅共團隊節目。

2019年香港發生了反送中運動。李勇認為,香港是每一位愛好和平、愛好民主自由的人,心中的一座聖城,八九十年代的香港影視歌曲、文化,一直在影響著他們那一代人的精神,是自由民主生活的燈塔。

「我看到香港一步步被赤化,有一種脣亡齒寒的感覺,我就在微信群裡,為爭取自由的香港人發聲。」 李勇說。

他表示,2020年大年初一那天,他被當地員警叫到派出所去談話。

員警問他為什麼支持香港人鬧事?他平靜地解釋,說港人只是和平抗議,沒有違法。

可能當時正好趕上過年,員警敷衍了兩句,警告李勇以後不要再為香港人說話,這件事就這麼不了了之。

2020年8月,李勇向海外的一個真相視頻平臺捐款1,000美元,資訊被洩露了,成都員警、國保邀請他去茶樓。

李勇說:「當時我的身分證恰好丟了,我就告訴員警,不知道什麼人把我的身分證拿去幹了什麼事情。不管員警問我什麼問題,我一概不知,裝傻充愣。」

在李勇看來,如果他當時說出實情,肯定會坐牢。最後員警沒轍,沒證據,只好放了他。

看真相視頻 疫情三年零損失

「在大陸疫情爆發,大陸媒體極力用謊言掩蓋真相的時候,我已在鄉下租了一個農戶的房子,和十來畝土地;我在那兒種植蔬果、養馬養牛,過自給自足的生活。」經常看海外真相節目的李勇說。

李勇看見小區突然被封控時,很多人是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直接就被封掉了,與外界隔離,面臨著斷糧的危險。

他想,大陸人如果能多接觸海外真相節目或文章,就會減少很多損失。

在他看來,幾個月之內研究生產出來的疫苗,絕對不能打。因為按照正常程式,要先做小白鼠試驗,再做靈長類動物試驗,需要一個實驗過程。

如果沒有經過一個完整的實驗過程的檢驗,就把疫苗拿出來給人用,那就是拿人在做實驗。

「學校要打疫苗,我就在學校家長微信群裡說,如果孩子不打疫苗就不能上學,我馬上給我孩子退學。結果,我的孩子都沒有打疫苗,我們全家一直也沒打疫苗。」李勇自豪地說。

中共毫不在乎小孩的健康

「因之前的工作經歷,我很清楚學校午餐裡配送的肉,都是已死、染病,或使用大量抗生素、藥物未過半衰期的豬肉、牛肉烹製而成,機關食堂是不會吃這些東西的。」 養馬多年的李勇說。

李勇指出,當地教育局,領導親屬成立了壟斷學校食堂食材的公司,公司有專人收購病、死豬牛肉,屠宰加工後烹製成午餐,統一配送到學校。

他表示,在大陸,只要食品毒不死人就算安全,就算食品出現嚴重問題,也是不了了之。學生中毒事件時有發生,比如成都溫江七中食物中毒等。

李勇一家四口在美國吉爾羅伊 Costco停車場。(李勇提供)

李勇孩子所在學校,因學校師生較少,在2022年以前,都是在當地鄉鎮集市購買食材,後來也被迫接受「配送食材」,導致孩子在學校根本吃不飽。老師要求孩子儘量吃光碗裡的食物,不要浪費,但孩子每次都吃得幹嘔。

李勇告訴女兒和兒子,在學校只吃飯、吃素菜,不要食堂阿姨盛肉,回家再吃肉。

李勇告訴學校一位老師,有關配送午餐背後的貓膩。老師當即告訴李勇,自從學校食材外包後,明顯感到肉類食物有異味、難吃,但是沒想到背後是這麼不堪和噁心。

沒多久,李勇聽孩子們說,老師現在都不吃學校的午餐了,而是選擇自費開小灶吃。

看不慣的事情太多

李勇告訴大紀元,中共治下的朝令夕改,令人難以適從。他印象最深的是,他的爺爺奶奶當時是貧下中農,加入了批鬥地主。搶土老財的隊伍行列。

爺爺奶奶把土地分到手後沒幾年,1958年就開始了大煉鋼鐵的運動,1959年他的爺爺奶奶同時被餓死了,他的爸爸成為一個孤兒。

2022年之前,成都政府花費四百多億,修建好了占地19萬畝土地的城市公園,大幅提升城市的綠化面積。但突然接到通知,要推倒已蓋的建築物和已經綠化好的植被,然後全部種上莊稼。

李勇表示,政府的這些荒唐行為,讓他覺得中國可能會缺糧。

他說:「由於缺乏有效的科學管理,玉米種下去,長到2-3尺高,就不長了;水稻栽下去都是倒伏的,沒有領導管這些事情。政府在隨意糟蹋人民的血汗錢和勞動,這個國家已不適合我們的生活,這是我想出國的一個原因。」

李勇對大陸的教育是徹頭徹尾的不感興趣。他認為大陸的教育,就是對孩子的洗腦,把孩子訓練成中共需要的沒有獨立思考能力、只會服從、而且黨與國不分的這種人,成為建設祖國的一個螺絲釘、機器零件。

李勇喜歡在微信群裡「普法」:到底是我們養活了國家,還是國家養活了我們?愛國是不是必須要愛黨等敏感問題。他也擔心哪一天,中共發動抓間諜、抓賣國賊的運動,自己可能就是首當其衝的受害者。

40天內輕鬆走線到達美國

今年3月份,李勇看到朋友圈的一個朋友,發了一條順利到達美國的信息。就和太太商量、考慮走線去美國,太太很支持他的想法。

不久,李勇夫婦變賣了幾十匹馬,清理了家中資產,告別了岳父岳母,帶著兩個孩子於2023年 5月10日,從中國成都出發,6月17日到達美國德州。

李勇透露說,他10歲的兒子和6歲的女兒,平時在家幫忙做農活,經常騎馬,身體素質很好,身體也很結實。

在走線的過程中,孩子們嘻嘻哈哈的,沒有感到多苦多累。而他看到別人,走得都很艱難。

李勇一家在哥倫比亞的邊界城市內科寇里,買了牛肉、牛肉乾、奶粉,以及米、麵、爐具,瓦斯罐都背上了。

一路上,他們一家不斷地接濟那些同行的華人,和非洲、海蒂過來的難民,把食物分享給他們。

李勇認為,走線過程中最危險的一次是,有一名員警駕駛一輛皮卡車,在高速公路上攔截他們乘坐的蛇頭開的汽車,當時汽車的時速在180-200公里。員警追逐了十幾分鐘,好幾次汽車都差一點翻車。最後,總算把員警甩掉了,順利到達了墨西哥邊境。

從墨西哥的蒙特雷前往德州邊境的途中,在安排「安全屋」的時候,有一個墨西哥蛇頭,假裝像同性戀一樣,拍一下這個中國人的頭,摸一下那個人的腰,羞辱中國人取樂。

李勇立刻走上前去制止蛇頭的行為,嚴厲地說:「你不要這樣對待中國人。當你知道中國人經歷了什麼之後,你就不會再恨他們了。」蛇頭說:「我討厭你們這群中國人。」

在李勇看來,很多中國人沒有像南美洲或其它國家的男子那樣,關心、幫助婦女和孩子,怕被別人拖累,表現得比較自私,這可能是導致蛇頭反感的原因之一。

也有不少中國人,在蛇頭面前表現得比較懦弱膽怯。他們給蛇頭錢去買食物、飲料、香菸,蛇頭經常買了東西後,找回的零錢也不還他們,他們一聲不吭。蛇頭覺得中國人很好欺負。

一天,蛇頭要李勇給他們錢買水喝。李勇說:「我不可能給你錢,我們在你這裡失去了行動的自由,按理說,你應該保證我們的吃喝,對不對?你的這種做法,有點像敲詐、訛詐。」

蛇頭起初有點生氣。李勇不停地用手機翻譯,跟他保持溝通。

蛇頭突然對李勇說:「你勇敢,說話得體,跟他們不一樣,我們喜歡你。」隨後,李勇跟蛇頭聊了幾個小時,談論家庭,談論中國的文化傳統,或者一些時事問題。蛇頭很開心,把他孩子的照片給李勇看,還強烈要求李勇與他們合影。李勇感嘆地說:「不論在哪裡,人格、尊嚴都不能放棄,要時常保持一顆善心,樂於助人的心。」

李勇表示,到了美國,自己的事業、朋友圈都要從新開始,這是值得的。

他認為現在的大陸人,被中共的各種愚民文化洗腦,教育的結果就是,誰的權力大,誰說的就對,政府都是為了百姓好,他覺得很可悲。

他說:「現在很多人說,中國是奴隸制國家,我覺得不恰當。如果是奴隸的話,屬於個人財產,奴隸主肯定會擔心奴隸生病!吃不飽啊!中國老百姓有這個待遇嗎?」

李勇希望,大家一定要把黨、統治者、既得利益者、人民和這裡的山山水水區分開。所謂的國家,是由以上部分組成的,而不是愛國就是愛黨、愛國就是愛官。最後他說:「我相信沒有共產黨的中國,一定會像香港、澳門、新加坡和臺灣一樣繁榮和自由的!」 ◇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