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菁:曾經的我們,是神 ——觀《再次成為神》有感

【2023年11月30日訊】近來,在乾淨世界觀看了《再次成為神》這部電影,心中久久不能忘懷,寥寥數筆,記錄下自己的一點感想。

生命的來源與歸宿

一位親人說過這樣一件事,小時候,坐在堂屋裡,母親正在大門口掃地,他突然感到無限的悲傷,好希望回家,希望見到自己的家人。可是,自己不就在家裡坐著嗎?家人不就在眼前嗎?為什麼會如此呢? 小小年紀的他不懂得是何緣由,只是很多年很多年之後,得法了才明白那個時候的自己是想念自己天上的家天上的親人。

人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很多人終其一生都難以找到答案。這部電影,卻直觀的呈現出了答案。

世間的人形形色色,有宋光明這樣的找到人生真諦並為之堅守信念,面對迫害矢志不渝者;也有像白鳳這樣開始只希望過自己的美滿日子而與宋光明產生種種矛盾甚至希望宋光明放棄信仰,但最終選擇支持宋光明並與他一起走上了修煉道路者;還有像趙海峰這樣的,希望能出人頭地、追逐人世間的功名利祿,而不擇手段成為共產黨的忠實擁護者,最終走向自毀;還有像於教授以及宋光明的學生這樣的人,在大是大非面前,選擇保護良善,為善良的人發聲;也有像國保大隊長那樣迫害修煉人的人;也有與光明同監室等待救度的人……

然而,這些形形色色的人,扮演著各式各樣的角色,善的,惡的,平凡的,可是往前看,發現這些生命,都不是來源於我們這個地球,宋光明下世前是光明世界的王,而其他的人,下世前亦是光明世界的神,只因與創世主簽約下世救度眾生。

也就是說,曾經的他們是神,下世為完成與創世主的誓約後,再次成為神。然而,紅塵滾滾,迷住了一部分下世的神,有的等待被救度,有的已經作惡太多自毀了。當電影未結束之前,內心一直存有期冀,希望趙海峰能夠醒來,棄惡從善。因為在上界,他是與宋光明和白鳳一起下世的神,輪迴中亦多次結緣,對於這樣的生命,總覺得毀在人世中太可惜了。然而,電影前面亦揭示了這個生命毀滅的原因。不管是宋光明,還是白鳳,或是其他的神,下世為的是救度眾生,是為他的,而只有趙海峰,是為私的。這或許是這個生命最終沒能被救度的原因。

世間亂象的根本原因

常常聽人說,這個社會怎麼了,怎麼戾氣越來越重,尤其中國這個地方,就連普通人做的惡事都越來越沒底線。各行各業都在造假,食物安全問題越來越普遍,甚至一言不合就開打開殺,正是到了「天象大變 世人無善念 人心失控魔性顯 天災人禍憂怨 人人相見如敵 事事都難如意」(《洪吟》-(魔變))的地步。

是中國人本來就壞嗎?不是,中國曾被譽為禮儀之邦,人們曾被聖王教化,也曾有過「夜不閉戶,路不拾遺」的太平日子,也曾有過「萬邦來朝」的盛世。可是今天的中國人是怎麼回事呢?

影片開端就道出根本原因。上界有惡魔作亂,後逃到人間,以共產主義的形式禍亂人間。邪靈有目地的派它的人間代理人在世間宣揚 「無神論」、「進化論」、「鬥爭哲學」,迷惑世人,並在人間創立共產邪教,迷惑世人,讓世人發誓把生命獻給邪靈,以此來向諸神復仇。

為什麼選在中國呢?因為中國這地方「萬祖下世,千佛臨凡」,中國這地方的人,大多為神下世,與創世主有約,邪靈為了毀掉他們,欺騙他們把生命獻給邪靈,再操控他們把中國這地方變的道德低下、人心險惡從而達到背離神的目地。

聖緣,善緣,惡緣

有句話說:「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識」。只因千百年的輪迴中,人與人之間有著各式各樣的因緣,報仇的,報恩的,還債的,了怨的一一找來,分毫不差。常聽人抱怨我對他那麼好他怎麼對我這麼壞?我喜歡的人為什麼不喜歡我,喜歡我的人為什麼我不喜歡他?為什麼我一見到某個人就來氣?為什麼遇到那麼多不公?常人看不透人世間的因緣關係,只知道在現實中去爭鬥,結果身心疲憊,疾病纏身。

在唐朝那一世。宋光明救了白鳳,結下了善緣,可是也是因為救白鳳殺了士兵結下了惡緣,宋光明放了趙海峰結果被趙海峰刺了一劍結下了惡緣,而宋光明是創世主轉世的李世民帳下的士兵,與創世主結下了聖緣。

其實不管善緣也好,惡緣也罷,都是一根線,牽著他們到創世主正法那一世時能夠被創世主所救度。

趙海峰對白鳳選擇宋光明而沒選擇他而一直耿耿於懷,最終在妒嫉心的作用下舉報了宋光明而犯下了大罪。他不知道,白鳳之所以選擇宋光明,不是因為宋光明比他優秀,也不是宋光明比他幸運,而是為了報前世的救命之恩。另外白鳳在天上也與光明王約定幫助光明王。然而被無神論毒害的他,自始至終都沒明白這其中的因緣。倘若他能明白並放下那顆不平的心,說不定最終能被救度。

白鳳與宋光明的緣分亦非常巧妙,救命之恩的善緣,與天上有約定的聖緣,成就了白鳳與宋光明的夫妻之緣。影片的前半段並未看出白鳳對宋光明有幫助,反而是為了家庭的幸福美滿一直阻撓宋光明。直到宋光明被綁架判刑,在小羽的幫助下喚醒了真念,在宋光明正信動搖的關鍵之時,喚起了宋光明的正念。而小羽卻是白鳳下世之前為到關鍵之時喚醒自己真念所安排的。讓人不僅感嘆這其中安排的緣分之妙。

被殺的士兵與宋光明結下了惡緣,所以此世他成了迫害法輪功的大隊長,所以才會在審訊時想動搖光明的正信,所以才會用電棍電擊光明,表面上是他聽從了上級的命令迫害法輪功學員,實際這其中有要還的命債關係。然而,還債並非只有冤冤相報這一條路,尤其在正法時期,迫害大法弟子乃重罪,倘若能善解,就能被救度進入未來。然而被無神論毒害的他不相信報應,結果現世報了。

鎖心鏈

世人皆是天上來,然而放眼望去,除了有信仰者,大家都在世間的名利情中推波助瀾的拼搏著,爭鬥著。讓人看不到他們身上的神性,很難把他們和聖潔慈悲的神聯繫起來。原來,神下世時,真念被鎖心鏈鎖住了,使他們記不起自己來世的真正目地。那麼,鎖心鏈如何解呢?

法輪功遭迫害二十多年,海外大法弟子克服重重困難,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冒著被抓被殺被活摘器官的危險依然堅持向世人講清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勸世人認清共產邪靈,三退才能保平安。有些人不理解,這些人說的最多的是:「法輪功好你在家煉就可以了,為什麼要到處勸人退黨?」

他們不知道的是,加入共產黨組織的人,已經發誓把生命交給了魔鬼,只有認清中共退出曾經加入的黨團隊組織才能消除誓言,才能解開栓住自己真念的鎖心鏈,才能同化宇宙大法,解救自己所代表的那一方世界的眾生。

於教授和宋光明的學生,在法輪功被造謠,宋光明面臨被開除時,他們勇於站出來為宋光明說話,這時,栓住他們的鎖心鏈開了,他們的真我甦醒了。警務室裡的兩個保安,在宋光明的勸說下退出了曾經加入的共產黨組織,天上的他們的真我也甦醒了。趙海峰在宋光明和白鳳一次又一次的勸說下,堅持與邪惡為伍,他的真我在他說出「更要聽黨指揮」後銷毀了。拿電棍電擊宋光明的大隊長,在叫囂著不相信有報應時倒地身亡,他的真我也被銷毀了。

劇中的人物非常有代表性,他們是現實世界中人物的縮影,他們或者是法輪功學員,或者是法輪功學員的親朋好友,理解或者不理解法輪功學員的所為,或者是聽法輪功學員講真相的陌生人,選擇退出中共或者選擇與魔鬼為伍之人,或者是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者……各式各樣的角色組成了一台大戲在中原大地上演,然而能否得救就看劇中的人物如何選擇了。

最後借用劇中無迷尊者的一句台詞結尾「你們曾經是神,能否再次成為神,就看你的選擇了」。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