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宇:政府不是公司,政策更不是商品

【2023年12月04日訊】政府對社會的管理與企業很多相似之處,在組織結構、成本和效率管理等方面也向成功的企業學習管理經驗。但是政府又和普通企業有根本性的區別:政府是社會上的壟斷性權力組織,企業大多有市場競爭;政府管理和服務的對象是全社會所有人群,而企業可以選擇自己的客戶對象和經營範圍,並且可以隨時拋售割除自己經營不良的業務;企業可以破產倒閉,但政府的失敗將對社會帶來巨大衝擊。由於這些區別,政府在構建自身組織結構和制定政策時必須慎之又慎,既要合理,又要完備,還得兼顧所有細節。

首先任何政策的制定都必須遵循公平公正的原則。儘管強調此原則看似多餘,但實踐中卻往往被忽視。政府作為社會管理職權的壟斷者,民眾並不能像挑選商品般對政府政策挑三揀四,只能被動接受。特別是中共這類獨裁政權,統治集團將自己置於凌駕於普通百姓之上的地位,在制定政策時更多強調自身利益,而絕少從百姓的角度著想。比如中國購買期房的貸款政策,從購房而非交房之日起就要還房貸,即使房屋爛尾也不可以斷供。交房手續之前爛尾樓業主並沒有所購房屋的所有權,不能自行入住,不能自行安排施工,更不能作為資產處置轉售。除了等待遙遙無期的政府保障處置,業主們既拿不到應得的房屋,又甩不掉纏身的債務。這樣不公平的政策製造了無數的悲劇。

其次政策還必須有可行性,一旦制定出來就應當貫徹執行。這看似也是一句廢話,難道政府會故意制定不能或不會被執行的政策嗎?可惜現實中這樣的例子比比皆是。今年9月,鄭州曾出台育兒補貼制度,一孩二孩三孩家庭分別可以獲得2,000元,5,000元,15,000元的補貼和假期。然而,兩個月後,家長們紛紛抱怨自己無法申請補貼,育兒假也無法落實。11月22日,鄭州市衛健委表示,目前沒有細則出台,所以補貼無法落實。那麼鄭州市政府為什麼會推出這個不能執行的政策呢?因為它的目地是通過政策宣傳來鼓勵生育。當市民把孩子生下來後才發現上當。政府的目地達到了,雖然是以消耗公信力為代價的。

這個例子很極端,可能存在政府部門間缺乏協調造成的失誤,但政策制定的初衷確是欺騙無疑。類似的例子還有很多,通常它們會用在執行細節上設置層層障礙和苛刻條件來實現實際上不執行的目地。大家耳熟能詳的無償獻血政策就是典型例證。中共政府長期大力宣傳的無償獻血政策表面看來非常美好,獻血者在自己需要時可以免費使用數倍於捐獻量的血液,或者讓親屬使用等量的血液。無數人在此號召下積極鮮血,並精心保存好鮮血證以備不時之需。可直到真正需要用血時才會失望的發現自己必須先付費,然後再去獻血所在地的血庫報銷。而且即使自費也可能被告知血庫庫存不足,需要安排「互助獻血」——即病人親友現場無償獻血,然後病人才可以從血庫拿到等量的用血,注意是有償的。這種情況下你有多少本獻血證都是沒有用的。

疫情過後很多人為住院治療欠下的高昂帳單發愁,這時武漢市居民得到了一個好消息——因新冠住院治療的費用可以報銷了!一位播主興沖沖地拿著帳單找到醫保部門,卻被告知該政策不適用於三甲醫院。失望之餘該播主調查了一下到底武漢哪些醫院符合報銷標準?結果發現只有社區小醫院和一些專科醫院,類似職業病醫院、眼科醫院那些。這些醫院真的接受過新冠病人住院治療嗎?

對福利性政策設置極高的執行門檻是中共各級政府的慣用伎倆。對外它可以宣傳自己的政策多麼完善,多為老百姓著想,賺取一個愛民的好名聲;對內它設置的苛刻條件和複雜程序讓受惠群眾的實際數量極少,成本幾乎為零。一本萬利的政策,本質是欺騙。

與裝門面但不執行的福利政策相對應的,中共還有很多明明不具備可行性卻偏要強制執行的政策。為了讓人們放棄對其合理性的思考和質疑,中共還給起了一個專有名詞——政治任務。在中共的話語體系中,講「政治」說白了就是對黨的絕對服從,就是不講道理了。在寡頭獨裁的統治模式下,中央的方針往往忽視各地區的實際情況和困難而難以執行。但最高領袖是不會有心情去聽取地方上訴苦的,何況中國這麼大各地差異如此多它也聽不過來。指示的傳遞總是從上往下單向的,下面有條件要執行,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執行。

最典型的就是疫情期間的各項政策。大城市說封就封,完全不考慮民生保障和對供應鏈的破壞;開放時又一蹴而就,沒有計劃不分批次,也不管醫療系統是否準備好接收數量劇增的病人,甚至普通的退燒藥都完全沒有準備好。全民核酸檢測,各地方艙建設,也不管地方有沒有錢,東挪西湊也必須完成政治任務。結果病例依舊飆升,很多地方方艙建到一半又突然被要求開放,錢財全部打了水漂。除此之外中國近期的各項經濟外交政策也是大開大合翻雲覆雨。拍腦袋做決策,扔骰子下大棋。翻跟頭般的政策凸顯了決策者缺乏理性的調研和可行性分析,意氣用事,愚昧專行。

除了公平性和可行性,政府在制定政策時還得考慮到對所有人群的利益保障。這一點往往是最難的,因為對少數人群的特殊照顧可能導致行政成本的巨大增加。比如說殘疾人出行不便,公共設施的無障礙化需要大大筆開銷。花這麼多錢就僅僅為了這個少數群體的便利,很多政府就覺得划不來了。而且這個弱勢群體很難在社會上發出自己的聲音,可能政府在做基建規劃時根本就想不到他們。在中國城市的街道上很少見到殘疾人,不少人出國後對西方社會殘疾人(包括使用輔助行動設備的老人)在公共場所隨處可見感到不可思議。中國幾乎沒有一個城市有完善的盲道,大城市的地鐵站也很少有升降式電梯。甚至很多商場的出入口還立著間隔緊密的石墩子,可能是為了阻止超市推車離開商場,但同樣也限制了輪椅的使用。根據中國官方數據,截至2022年全國殘疾人數量已達8,500萬,占人口總數超過6%。雖然是少數,但也是相當龐大的群體!他們就這樣被政府和社會給忽視了。

當然這樣的事情並不是中國獨有的,一些欠發達的民主國家也存在類似的問題。在民主制度下政府由多數選民決定,容易忽略少數人群的聲音。但是只要尊重言論自由,他們還是有通過媒體發聲的渠道,有途徑在一定程度上影響選舉和左右政府的政策。同時只要在社會教育系統中強調普世價值和對他人的關愛,培養出來的公民也會主動去關心弱勢群體的權益,並在政府和社會層面為他們努力。這正是我們在經濟和教育發達國家所看到的景象。

然而對於中國這樣非民主又不自由的國家,即使經濟迅猛發展,國民受教育程度普遍提高,但對弱勢群體的關心並沒有顯著增加。非民選的獨裁政府不但不主動為各類弱勢群體提供幫助,反而故意忽視甚至欺凌,造成了許多獨具中國特色的社會悲劇。比如萬惡的戶口制度就故意對沒有本地戶口的城市打工者進行政策歧視,剝奪了他們大量的社會福利和對公共資源和設施的使用權,特別是子女的上學問題。甚至在北京低收入打工者居然被稱為低端人口,在寒冬臘月被強行驅離。中國公民在自己國家首都的待遇居然還不如走線到美國的偷渡者。

在中國社會相當多弱勢群體正是被中共惡政創造出來的。爛尾樓業主、被拐賣的婦女兒童、失獨老人、被不遵守勞動法的公司企業拖欠薪資非法開除的打工人……他們的聲音不是沒有被中共聽到,而是被政府刻意壓制。更不用說那些追求民主政治、普世價值、言論自由和信仰自由的政治犯、良心犯及他們的親友家屬,難道還能指望中共去維護他們最基本的憲法權利?

正常的國家雖然也不可避免的會有殘疾人、無家可歸者等弱勢群體,但整個社會會對他們保持同情的態度。即使政府由於資源或能力的限制無法對其提供足夠的支持,也會鼓勵民間團體、慈善組織、非營利機構提供額外的幫助。可是在中國中共政府不但忽視傳統弱勢者,批量製造中國特色弱勢者,還對民間的慈善組織和海外援助機構百般阻撓,更試圖通過言論控制在輿論中掩蓋和抹殺弱勢群體的存在。這是向善還是向惡的最根本的區別。

這裡我還想關注一下一個現代社會出現的特殊弱勢群體,就是由於社會規則和市場制度的愈發複雜和嚴苛,底層民眾的兜底謀生之道正在消失。試想一個普通人失業後若是長期無法找到工作該怎麼辦?開網約車,送餐,送快遞?但是這樣的崗位也是有限的,在經濟下行的環境下中國的許多大城市已經出現快遞員滿員的情形。如果連這樣的臨時工作也找不到怎麼辦?做生意?且不說成本和風險,光是找店鋪和進貨渠道,辦理各種執照和工商稅務手續都需要很專業的知識,沒有經驗很難辦成。那就做小本生意,擺個地攤?可是哪兒允許擺地攤呢?中國城管可是世界聞名的。即使有可用的攤位,做小本生意就沒有風險了嗎?前不久河南駐馬店的一位老人為了生計從批發市場進購蔬菜販賣,被市場監督局抽查發現茼蒿菜農藥殘留超標,罰款5.5萬元!可老人賣這些菜才僅僅得利12元,拿什麼交罰款?老人不服,認為菜是他販來的而不是自產的,要罰也應該罰貨源商家而不是他。老人把市監局告上了法庭,可結果卻敗訴!所以在中國小本生意也沒法做。那實在沒有收入就只能流落街頭乞討為生了吧?可是中國城市哪裡有無家可歸者容身之處,何處又允許沿街乞討呢?低端人群都要被趕出城市,農村也沒有他們的財產田地啊?到底哪裡還有活路?

目前中國的經濟形勢明眼人都看出來了,凜冬將至。隨著失業人群劇增,在中國的環境下這個愈發變為不算少數的弱勢群體將面臨嚴峻的生存危機。早先李克強提出發展地攤經濟,還算是黨內高層為底層人群謀求一線生機的正面努力。可如今這點努力也隨著這位前總理的生命一同從世間消逝了,只剩下如河南市監局這般邪惡機構還在對貧寒百姓敲骨吸髓。共產政權是從不關心百姓死活的,我真心希望三年饑荒時期民兵持槍圍困村莊不讓饑民逃荒的悲劇不要再度上演。

近現代歷史上只有共產國家發生過嚴重的饑荒,正常的國家都對國民的生活有基本的社會保底機制。失業保險、有償職業培訓(指接受培訓者可以領取收入)、社會救助收容機構、各類慈善組織和非營利機構對特定人群提供的定向幫助、免費的食物銀行等等。這些機制基本保障了弱勢者不會出現人道危機。一些欠發達國家可能沒有如此充分的社會資源,但也會在政策上留一些灰色空間讓弱勢者有喘息的空間。比如默許貧民窟的存在,在城市貧民集中的區域允許無證擺攤流動售貨甚至乞討,在特定的公園等公共場所默許無家可歸者露宿等等。給弱勢者留一條活路,這也是基本的人性。

其實中共政府各類機構配置表面看起來也是十分完善的。有勞動局、社保局等功能機構,也有救濟站、紅十字會福利慈善機構,還有媒體、信訪局等監督糾錯單位……該有的都有,可問題是它們發揮了正常的社會職能嗎?這是理念的問題,執政的根本目地到底是什麼?真的以民為本、執政為民,那自然會主動關懷全民的福祉,讓各相關部門盡職盡責去為民謀利。可現實中的中共政府更像一家公司,制定出的政策是其兜售的商品。還不是那種遵紀守法的企業,而是馬克思筆下那種以追逐利潤為最高目標,為高額利潤無惡不作的奸商和剝削者。紅色政策商品假冒偽劣坑蒙拐騙,盡顯其吃人的血色本質。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推薦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