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迫害賠半生積蓄 山東兔場老闆走線美國

【2024年01月10日訊】(記者馬尚恩洛杉磯報導)疫情三年中共的野蠻封控,迫使中國無數民營企業破產關門。近期從山東新泰市走線來美的李永和表示,他2013年投資近200萬元人民幣建立肉兔養殖場,疫情期間不但破產,他的一條腿也被警察打斷,妻子憤而上訪還被送進精神病院。

昔日李永和的兔子養殖場。(受訪者提供)
昔日李永和的兔子養殖場。(受訪者提供)

李永和是70年代生人,十七八歲就外出打工。到2010年,他積攢了上百萬元財富,回鄉後看到有人做兔子養殖生意不錯,就專門到青島一家大型養殖場觀摩學習;為了創業,又從親朋好友處借貸幾十萬元。他投資的兩座50米長、16米寬的大棚養殖了3,000隻雌兔,每年可繁殖上萬隻兔子。疫情之前,養殖場成為一家人的經濟支柱,年利潤近30萬元。

然而兔場經營也非一帆風順。利用權力刁難民營企業,似已成為中共各級政府部門的慣常;官員找各種藉口上門,每年都使李永和增加很多成本。「國土所去找我們,說這不合規那不合規,無非就是想向我們要點禮品嘛。」他說,一年兩次,一人要「孝敬」1,000元。

除了國土所,還有派出所、環保局等等。李永和說,「尤其是派出所,他們(警察)經常來,態度強硬,說你這個手續不全、那個有問題」,一年下來他要花2萬~3萬元打點。而且這些找碴的「公僕」每次拿錢都不轉帳、只要現金,不給收據。

李永和抱著「花錢消災」的想法,忍氣吞聲求一時平安。但他未料到,疫情起來後,他平時「供養」的官員,尤其是警察,竟然會如此凶狠。

門前被斷路 人禍連連

2020年初中共病毒疫情突然爆發,新泰市宣布封控一個月。李永和發現:養殖場門前的道路被挖斷了。車子進不來也出不去。而他每週都需要從外地運進來兩貨車飼料,每月至少需要賣出兩批兔子。交通被卡斷,養殖場頓時陷入了危機。

「三四天就不行了,兔子就死掉了。」李永和說,一個月內,兔子死了三成以上。每天早晨,李永和走進養殖場,看到兔子一批一批死掉,一車一車拉到外面,「那個心情,別提有多失望」。他說:「中間那個過道,每天扔出來的死兔子有好幾百斤。」

起初當地只封控了一個月,但災難並未結束:因為外地還在封控,飼料還是進不來,兔子也賣不出去。疫情之前兔子每斤8元,後來只能賣4元——他損失慘重。

2020年3月,李永和為了生存,不得不偷偷賣兔子,不幸被發現。他被叫到派出所,兩個警察圍著他毒打。他正解釋賣兔子實在是經濟所迫,一個手持橡膠棍的警察突然對著他的腿就是一棍子。一陣鑽心的劇痛襲來,他倒在地上,想爬起來,腿卻不聽使喚。他忍痛打電話叫妻子過來。

妻子把他送到醫院,醫生檢查後發現小腿脛骨骨折,給他打了石膏。在他臥床不起的六個月裡,派出所沒有承擔醫藥費,沒有問候,更沒有追責打人的警察。

他是養殖場的主要技術負責人,其他工人只能幫助他暫時維護運作。因為缺乏他親自照料,這段時間兔子又大量死亡、減產。到養殖場最終關閉時,他還欠著親朋好友幾十萬元貸款。

李永和的兔子養殖場因疫情封控而破產,被迫關閉。(受訪者提供)

妻子氣憤不過,看到當地派出所不講理,於2023年5月去泰安市上訪。結果信訪部門把他們所在地的派出所人員叫去,妻子被抓進精神病院,足足關了半個月。

搭半生積蓄 認清共產黨

「將近200萬元,全搭進去了。」李永和說,現在廠房還閒置著,兔子一隻都沒有了。

「那段時間,我躺在床上很傷心。」他說,「我想到我兔場經營得這麼好,卻被共產黨迫害得什麼都不剩,還給打傷了,又沒處講理。」

妻子也同樣傷心,經常暗自流淚。李永和說:「我們孩子也大了,上學需要花錢,沒有經濟來源,還欠下這麼多債,是非常痛心的。」

親朋好友看到他們夫妻倆的遭遇,私下裡都說:「共產黨不講人權,迫害人。」

看到中共官媒稱要支持民營企業發展,李永和就氣憤不過:「它們說的話太漂亮了,說的跟做的絕對不一樣。那都是一些口號,騙人的,都是洗腦用的。」

養兔場關閉,他失去了希望;因妻子上訪,他家還成了地方政府的「關注」對象。在他隻身走線赴美後,去年10月,和11月他去舊金山抗議黨魁訪美期間,老家的警察兩次到他家找他。他們似乎發現李永和人在國外,就要脅他妻子把他「弄回來」,還恐嚇說「他要是出國了,就是叛國罪」。

「我上半輩子辛辛苦苦賺的錢,基本上被共產黨糟蹋得一分都沒了,還欠下二三十萬。」李永和說,中共官官相護、利益勾連,沒有老百姓講話的地方。「有共產黨,日子真是沒法混。我對共產黨非常憎恨。」他說。◇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