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羅馬時代碳化古卷被成功破譯

【2024年02月13日訊】(大紀元專題部記者吳瑞昌報導)許多科學家使用電腦破譯那些難以破解的古代文字或已經殘缺的文字,希望從中了解那些被遺忘的歷史。最近有3名來自不同地方的學生,利用程式成功破解古羅馬龐貝城(Pompeii)遺留的碳化古卷軸部分內容,贏得70萬美元獎金。

這次的比賽獎金,源自於肯塔基大學(University of Kentucky)電腦科學家布倫特‧西爾斯(Brent Seales)和軟體開發平台GitHub創辦人納特‧弗里德曼(Nat Friedman)於2023年3月15日發起「維蘇威挑戰」(Vesuvius Challenge)。

維蘇威挑戰」是為了解開古卷軸內容祭出獎金100萬美元的比賽,希望有人能夠破譯這些碳化古卷軸中的內容。贏得比賽的條件是,解讀4個至少140字的段落,且至少要復原85%的文字。

主辦單位在網站上表示,「赫庫蘭尼姆紙莎草」(Herculaneum papyri)大約由800個捲起的希臘古卷組成,並發布數千張關於卷軸的3D圖像,以及提供一個經過訓練可以讀取墨水留下痕跡和識別字母的程式,以便參賽者可以用程式去辨識卷軸的內容。

當時內布拉斯加州的大學生路克‧法利托(Luke Farritor)開發了一種解析裂紋圖案的演算法,贏得了獎項,該程式可以偵測捲起的紙莎草上幾行幾乎不可讀的希臘文字(觀看動畫),並解讀出希臘文中的紫色「ΠΟΡΦΥΡΑϹ」。這讓他贏得第一字母獎。隨後優素福‧納德(Youssef Nader)憑藉更清晰的文字影像贏得第一信件獎的第二名。

過程中有數百個團隊參與這項挑戰,而主辦單位在比賽的最後一週收到了18件參賽作品,並同時檢查參賽者的程式代碼。最終,他們篩選出12份材料提交給一個紙草學家委員會,讓該委員會轉錄文本和評估每個參賽作品的易讀性。

該委員會最終判定,只有一個材料完全符合獲獎標準,那就是來自德國柏林自由大學的埃及電腦科學博士生納德、內布拉斯加州大學生法利托、瑞士鑽研機器人技術的學生朱利安‧施利格(Julian Schilliger)組成的團隊。

他們共解讀出超過15例文本中的數百個單詞,而文本內容中有討論快樂的來源,包括音樂、刺山柑的味道和紫色,這些內容相當於整個捲軸的5%左右。

文中有一段內容表達了他們對商品(例如食物)的供應和需求是否會影響人們的樂趣的看法。古希臘文本寫道,「就像食物一樣,我們不會相信稀缺(缺少)的東西,會比豐富的東西更令人愉快。」

不過,這些破譯出來的內容並沒有顯現出作者的名字,只知道內容有指出一個名叫克諾芬圖斯的人物,因此一些人猜測他可能是古代作家塞內卡和普魯塔克提到的長笛演奏者。

這項成就也可能引發關於是否應該對赫庫蘭尼姆別墅進行進一步調查和挖掘的爭論。該別墅有許多地方未被挖掘過,因為科學家確信別墅之中的主圖書館未被發現,地下室還可能藏有數千張卷軸。

另外,弗里德曼宣布了2024年的維蘇威挑戰賽的一系列新獎項,目標是在年底前閱讀這些卷軸的90%內容。特斯拉的CEO馬斯克2月8日在弗里德曼X平台上的帖文上回應,「馬斯克基金會將會對此提供支持。」

該獎項的聯合創始人西爾斯對《自然》科學雜誌表示,「這場競賽讓質疑的人看到成果後應該不會再去懷疑(解析的結果)。」另外,那不勒斯費德里科二世大學的紙莎草學家、法官費德里卡‧尼科拉迪(Federica Nicolardi)表示,「我們都對他們展示的圖像感到非常驚訝。」目前她和同事們正在競相分析已披露的文本內容。

古典學者兼「赫庫蘭尼姆學會」(Herculaneum Society)主席羅伯特‧弗勒(Robert Fowler)認為,「這些解析出來的文本,可能存在徹底改寫世界歷史的內容。」

古卷的來源與歷史

公元79年維蘇威火山爆發,摧毀了古羅馬中的龐貝、赫庫蘭尼姆、托雷安農齊亞塔和斯塔比亞的定居點。當時整個龐貝城(Pompeii)及周圍被岩漿和火山灰掩埋,讓所有生命在短短15分鐘內就窒息而亡,赫庫蘭尼姆圖書館的大量文獻也隨之被火山灰和熱浪掩埋且最終碳化。

赫庫蘭尼姆圖書館許多由莎草紙做成的卷軸經一千多年的碳化後,於1752年在赫庫蘭尼姆那不勒斯灣附近一棟豪華的羅馬別墅中出土。當時這座別墅一度被認為屬於朱利葉斯‧凱撒(Julius Caesar)岳父所有。

這些古卷被發現後的幾個世紀裡,人們曾經試圖打開它們,結果毀了一些古卷,有些則化為碎片。不過,紙莎草學家仍在努力破解,並縫合支離破碎的文本以了解其內容。

先前打開的赫庫蘭尼姆古卷的內容,都與伊壁鳩魯哲學學派有關,該學派由生活在公元前341年至公元前270年的雅典哲學家伊壁鳩魯創立。

目前,這些古卷大部分藏於意大利的那不勒斯國家圖書館(National Library),少數藏於巴黎法蘭西學院(L’Institut de France)、倫敦和英國牛津。

不過,這些被燒焦最嚴重的古卷幾乎就是炭塊,只有少數是完整的。因此古卷已經無法使用尋常的方法去辨識其中內容,若硬是要展開卷軸會使其毀壞。因此,這20年來,西爾斯一直試圖尋找可以解讀這些隱藏文字的方法。

先前,他的團隊利用3D電腦斷層掃描(CT)影像「虛擬地展開」這些卷軸的表面。隨後,在2019年,他們將其中兩幅卷軸從法國巴黎法蘭西學院帶到牛津附近的鑽石光源粒子加速器,進行高解析度掃描。

不過,這種高解析度的掃描和繪製非常緩慢且耗時,再加上用於書寫卷軸的碳基墨水與紙莎草具有相似的密度,導致CT掃描無法正確區分它們。這使得西爾斯和他的同事萌生利用機器學習,去訓練一個可以「打開」紙張和「辨別」墨水與紙張的程式。

整個訓練工程對於這個小團隊來說是困難的,不過事情迎來轉機。原因是,硅谷企業家弗里德曼在網上觀看了西爾斯對赫庫蘭尼姆古卷的演講後,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為此,弗里德曼主動找到西爾斯,並建議西爾斯向外界開放這項挑戰和提供獎金,以吸引更多人來參加破譯的行動。過程中,弗里德曼主動資助12.5萬美元,並在X平台上籌集數十萬美元為整個比賽提供巨額獎金。◇

「三藩有話説」立足華人社區,服務華人朋友,堅守傳統媒體的良知與價值觀,向民眾傳遞真實的資訊。請關注我們的社媒主頁,及時獲取最新咨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