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克松研討會:伊朗的抗議活動和美國的政策

【2022年11月15日訊】(記者李梅綜合報導)尼克松研討會(The Nixon Seminar)11月1日就最近伊朗發生的持續性抗議進行了探討,議題包括抗議是否對伊朗共和國構成威脅、美國從長期戰略角度應如何應對伊朗可能發生的變化。

2022年10月14日總統拜登來加州爾灣市時,伊朗裔民眾舉行集會,要求不要支持伊朗政權。(李梅/大紀元)
2022年10月14日總統拜登來加州爾灣市時,伊朗裔民眾舉行集會,要求不要支持伊朗政權。(李梅/大紀元)

前國務卿蓬佩奧(Michael Pompeo)、前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Robert O’Brien Jr.)及6位嘉賓應邀參加線上討論,蓬佩奧的前高級顧問瑪麗·基塞爾(Mary Kissel)主持會議。

對伊朗抗議活動的回應

2022年9月13日,22歲的伊朗女孩瑪莎·阿米尼(Mahsa Amini)因未戴頭巾在高速路口被宗教道德警察指導巡邏隊逮捕,她在麵包車裡受到毒打和侮辱,兩個小時後送到醫院時已處於昏迷狀態,9月16日被宣布死亡。

阿米尼的死亡觸發了伊朗自2009年以來的最大規模抗議活動,伊朗政府對抗議活動的鎮壓導致更多居民的死亡和被捕。「與其它時代相比,這次抗議活動是廣泛和深入的,伊朗革命衛隊和官員們仍在維護著那個政權,但現在人們對那個政權看得更清楚了。」蓬佩奧說。

在美國,伊朗裔僑民在多地舉行集會,要求關注伊朗的人權問題和政治改革,要求美國政府不要支持伊朗政權,不要給它送錢。「那個政權是強大而殘酷的,它已失去了(存在的)合法性」,奧布萊恩表示,「令我驚訝的是,沒有看到美國的婦女團體走上街頭,一個女孩因為沒戴頭巾而被殺害,那些聲稱關心婦女權利的團體沒有憤怒」。

前美國財務部公共事務助理部長莫妮卡·克勞利博士(Monica Crowley)說:「對女性權益問題的沉默令人震驚。」從1979年開始,到2009年伊朗的反抗運動,「我們聲稱一直在等待這樣的時刻,到現在已經40年了,但奧巴馬和拜登兩位總統選擇不提供道義上的支持。」

克勞利說,當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時,美國及西方媒體進行了廣泛和持續的報導,但對伊朗大規模的抗議活動沒有報導,因為這些抗議不符合左派的敘述,「我認為僑民可以給美國民選官員施加壓力,讓媒體報導發生的事,讓國會討論它。」

蓬佩奧祈禱抗議者能夠獲得安全,並最後能看到一個完全不同的政權;美國對伊朗抗議活動是弱支持,並且繼續通過俄羅斯人和伊朗談判,為他們提供通向核武器的途徑。美國的資金讓那個政權得以繼續對人民實施暴政和在世界範圍內製造恐怖。

恐怖活動和威脅

「在世界石油危機嚴重的時候,那個政權正在威脅我們的盟友和朋友,沙特阿拉伯的煉油廠受到威脅,他們還攻擊伊拉克人和庫爾德人。」奧布萊恩還談到,今年8月份作家薩爾曼·拉什迪(Salman Rushdie)在紐約一個學院演講時被凶手刺中多處,已喪失一眼視力和一隻手的功能。

拉什迪因在1988年發表了小說《撒旦詩篇》,受到極端分子無數次的暗殺襲擊,包括伊朗最高領導人魯霍拉·霍梅尼(Ruhollah Khomeini)等人都對他發布了死亡命令並重金懸賞。

奧布萊恩說:「那個政權正在威脅我們的盟友…… 沙特阿拉伯人面臨煉油廠被襲擊的威脅,伊朗提供給俄羅斯的無人機摧毀了烏克蘭的大量基礎設施。」據華府智庫報告,無人機是中國公司生產的,並且盜取了外國公司的關鍵技術。

JCPOA談判和美國政策的變化

2020年簽署的《亞伯拉罕協議》促進了中東的和平,是對伊朗的打擊。蓬佩奧認為,現在高層把重點放在了與伊朗人的談判上,而把沙特阿拉伯、阿聯酋、阿曼、科威特等放在次要位置上,這是世界各國人民注意到的變化。

奧布萊恩提到,在2019年他們想和伊朗人談判,以在核武器上達成良好的協議。但伊朗人希望美國先付錢,然後他們纔會坐在談判桌上。

《聯合全面行動計畫》(The 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簡稱JCPOA)又稱為《伊朗核協議》,是2015年7月聯合國五個常任理事國加上歐盟和伊朗簽定了的核計畫協議,旨在限制伊朗的核設施,但同時減少對其進行的經濟制裁。

「我有幸與一個從未屈服於勒索的國務卿(蓬佩奧)合作,我們能把人質帶回家是因為和平但有力量的政策。他們知道扣押美國人質會帶來比任何事情都嚴重的後果,」奧布萊恩說「就短期威脅而言,伊朗名列前茅」,但現政府正努力讓JCPOA恢復,「它除了給伊朗輸錢外,還會讓他們在幾年內成為一個核大國,這是你所見過的最瘋狂的事情。」

「在抗議活動之前,JCPOA幾乎處於簽署的邊緣。他們(伊朗)知道我們這屆政府,想(通過談判)得到更多,」國會眾議員邁克爾·沃爾茲(Michael Waltz)說,「來自民主黨進步左派的聲音越來越強,他們正在背離我們在中東的盟友。」

沃爾茲是庫爾德核心小組的聯合主席,他剛剛會見了伊朗庫爾德黨的領導人;但他無法在國務院召開會議,沒有官員與伊朗的反對派團體會面。

東亞和太平洋事務局北朝鮮事務副助理國務卿亞歷克斯·王(Alex Wong)認為,拜登政府沒有把伊朗看作是「不穩定的根源」,「我希望抗議活動是一個警鐘,應重新思考伊朗的本質以及它是否適合做一個戰略合作夥伴。」

2021年3月,民主黨眾議員安東尼·布朗(Anthony Brown)和共和黨議員沃爾茲聯合致信總統拜登和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為解決伊朗核計畫和其它惡意行動提供解決方案,共有70名民主黨議員和70名共和黨議員簽字。沃爾茲說,該協議要求審查與伊朗的任何交易,包括人質劫持、檢查制度、彈道導彈和核武器計畫。

「我們希望將此納入國會法案,迫使政府證明在釋出更多資金或解除制裁之前,沒有美國官員受到伊朗政府的威脅,」沃爾茲說,「我們還希望依照川普總統行政命令實施的制裁成為法律,以使在政府交替時任何新政策都必須經過國會。」

沃爾茲認為,美國有石油和天然氣資源,不必向伊朗等國屈服,「本屆政府有缺陷的做法產生了許多連鎖的反應」,伊拉克政府正在將美國的石油和天然氣公司排擠出去,轉而傾向於和俄羅斯、中國做生意;烏克蘭已經發生的近1,000起伊朗支持的無人機襲擊事件;伊朗不僅壓制本國人民,還威脅消滅以色列和殺害美國人。

美國能做什麼?

蓬佩奧說,那種認為伊朗存在著溫和派的說法太天真了,那個政權被伊斯蘭神權主義控制著,「孤立伊朗是最好的辦法,這種孤立讓伊朗人民增加了活動空間和能力」,如果伊朗政府未擁有幾十億美元,如果他們的經濟不能快速增長,伊朗人民獲得的人權以及婦女的權利將遠遠大於今天。

「我們為什麼要讓步?我們應該做的一件事就是開放互聯網,」奧布萊恩說,「我們可以幫助埃隆·馬斯克運送星鏈設施(Starlink),讓伊朗人民可以互相交流;我們還可以用自由歐洲電臺進行廣播。截至2022年6月,星鏈已經為超過50萬名用戶提供了互聯網,覆蓋了40個國家和地區;星鏈還瞄準了全球移動電話服務。

「伊朗正在建立互聯網防火牆,我們需要把它(防火牆)拿掉,就像我們幫助烏克蘭人民一樣,幫他們獲得星鏈設施,讓抗議者能發出伊朗革命衛隊(效忠於現政權)和祕密警察的動向警告。」奧布萊恩說。

亞歷克斯·王說,伊朗是一個封閉的社會,但它是多孔洞的,許多人通過旅行或者世界各地的僑民了解或傳遞情況,「我認為不需羞澀地表達對抗議活動的支持,對伊朗施加壓力是我們的戰略工具。」

蓬佩奧說,伊朗通過出售能源賺錢,他們原油的價格低於市場價。如果伊朗政府無法出售,不論是在公開市場還是走私,都是對伊朗人民的巨大幫助。「我們在這會見那些伊朗裔團體,不是為在伊朗內部挑選下一批領導人。我們支持他們是因為他們的家人被困在可怕的地方。」他說,他們是國內抗議運動的重要聲音。◇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已經有 0 次投票 抢沙发
相關文章
文章評論區

发表评论